《红楼梦》里荣国府的中秋节,曹雪芹埋了个大伏笔

红楼梦里写到许多节日,开篇就写中秋节,这个节日在红楼梦里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第一回里脂砚斋曾批: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

除了第一回里的中秋节,前八十回里,曹雪芹或明或暗或详或略地写到了贾府的几次中秋节,尤其是七十五回里的描写,看似阖家团圆的中秋佳节,却处处隐藏着悲兆,埋藏着伏笔,预示着贾府的败落。

中秋节伏笔之一:贾珍无耻败业

曹雪芹写贾府中秋,最早在第十一回里,贾敬生辰,秦可卿却忽然病倒,原文有一段王夫人和尤氏之间的对话,透露了宁府某种隐秘。

王夫人道:“前日听见你大妹妹说,蓉哥儿媳妇儿身上有些不大好,到底是怎么样?”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

单独看这段话,没什么,甚至我们都会跟邢夫人一样,以为这是秦可卿怀孕的喜兆,但联系上下文可知,秦可卿之病可能跟贾珍有关。因为此前有焦大醉骂,脂批:伏可卿之病至死。后文秦可卿果然自缢身亡。

这段话还有一句脂批:此书总是一幅《云龙图》。《云龙图》为南宋画家陈容作品,陈容善画龙,这幅画描绘一条巨龙腾跃云天……以泼墨写意的笔调表现周围的云气,龙身在云雾中或隐或现,显得灵动非凡,气势恢宏。

脂砚斋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是在说曹雪芹写秦可卿之病,是有所暗示的,并非生病那么简单。这件事无疑指向了恨不得把宁府翻过来的贾珍。

到了七十五回里,曹公如椽大笔,再次通过贾敬写贾珍,此时贾敬已死,贾珍本该守孝,但他却以习射为名,“公然斗叶掷骰,放头开局,夜赌起来。家下人借此各有些进益,巴不得的如此,所以竟成了势了。”

我们知道,贾珍不仅是宁府家长,更是贾府族长,他的无耻败业行径,害的不仅仅是宁府,而是暗示整个贾府百年基业的消亡。因此脂批道:贾珍居长,不能承先启后丕震家风,兄弟问柳寻花,父子呼幺喝六,贾氏宗风,其坠地矣。

曹雪芹写贾珍与秦可卿,写贾珍不守孝,却招人聚赌,这些恶迹昭著的荒唐行为和不能承继家业的麻木与享乐,正是贾府败落的根源。

中秋节伏笔之二:贾府祠堂异兆

宁荣二公是贾府先祖,正是他们兄弟二人九死一生创下家业,才有了贾府赫赫扬扬近百年的富贵荣华,才能开枝散叶,有了贾府子孙靠着世袭的爵位就能传承三四代的恩宠。

但到了贾府的玉字辈,家族却已成颓势。因此,早在第五回里,宁荣二公之灵就曾委托警幻仙子引宝玉入梦,以警其痴顽,让其归于正途。他们之所以选定贾宝玉,正是因为“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

遗憾的是,宁荣二府的苦心,贾宝玉未能领会,贾珍之流就更不可能懂得,所以在中秋之夜,宁荣二公终于对子孙发出了一声声绝望的叹息,即七十五回里的“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大家正添衣饮茶,换盏更酌之际,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大家明明听见,都悚然疑畏起来。贾珍忙厉声叱吒,问:“谁在那里?”连问几声,没有人答应。尤氏道:“必是墙外边家里人也未可知。”贾珍道:“胡说。这墙四面皆无下人的房子,况且那边又紧靠着祠堂,焉得有人。”一语未了,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槅扇开阖之声。只觉得风气森森,比先更觉凉飒起来,月色惨淡,也不似先明朗。

这段看似诡异的描写,其实是曹公的又一伏笔,宁荣二公守护贾府多年,暗中观察子孙可继业者,略望可成的宝玉让他们失望了,在祠堂被供养多年,他们看到太多子孙坑家败业,坐吃山空,无耻丑陋的嘴脸,终于在发出一生叹息后,彻底放手。

这也预示着贾府的必然败落,脂砚斋于此有一段长长的批语:未写荣府庆中秋,却先写宁府开夜宴,未写荣府数尽,先写宁府异道。盖宁乃家宅,凡有关于吉凶者,故必先示之。且列祖祠在此,岂无得而警乎?凡人先人虽远,然气运相关,必有之理也。非宁府之祖独有感应也。可见,贾府气数已尽,任是神仙鬼灵也无力回天。

中秋节伏笔之三:贾赦忽然绊倒

贾赦是贾母长子,身上袭着荣国府的爵位,但身为长房的他,却不得贾母喜欢,所以中秋节,才失口说了一个偏心的笑话,这不仅暗刺贾母偏心,更透露了他对贾母的不满,以及两房之间的明争暗斗。

也因此,贾赦才会在中秋之夜夸贾环做的诗好,而不是诗词才情明显高于贾环的贾宝玉。物伤其类,贾环是庶出之子,在贾府不得势,过街老鼠一般,这与贾赦的现状何其相似?所以他会当着弟弟贾政的面赏赐贾环许多玩物,并说“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因为贾母跟前不讨好,所以贾赦等人早早便离了席,这之后,曹公忽然插入一段贾赦绊倒崴了腿的情节,乍看没什么,细思之下,却似乎别有深意。

说毕,刚才去吹时,只见跟邢夫人的媳妇走来向邢夫人前说了两句话。贾母便问:“说什么事?”那媳妇便回说:“方才大老爷出去,被石头绊了一下,崴了腿。”贾母听说,忙命两个婆子快看去,又命邢夫人快去。邢夫人遂告辞起身。

这段话透露两个重要信息:一则说明贾赦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二则也暗示贾母之前说的,他不好好做官,整日只搂着小老婆喝酒,放着好好的身体不保养,所以才有今日。

从贾母的反应也可知,她并非真的偏心,毕竟荣国府的爵位在大儿子身上,只是贾赦的种种行径,太令人生厌。

再深一层,便是曹公埋下的伏笔。贾赦身上袭着荣国府爵位,贾赦绊倒似乎寓意后文他在官场栽了跟头,甚至于爵位被夺,荣国府因此受到很大影响,也是其真正败落的开始。且贾赦是被石头扳倒,谐音扳倒,即贾赦极可能后来因为做过的坏事太多,因此被政敌所参,把他扳倒了,这样,贾府才真正开始败落。

中秋节伏笔之四:甄家获罪被抄

七十五回中,贾府的这个中秋节,处处透着伤感和哀情,人人心中不快,贾母尤甚,不为别的,因为素来跟贾府关系极好的江南甄家,前不久刚刚获罪被抄了。

此时的贾府也早已日薄西山,败相初现,此前发生了抄检大观园事件,贾母查赌事件,住在大观园中的一群姊妹们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且王熙凤也病倒了,宫里的元春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贾母歪在榻上,王夫人说甄家因何获罪,如今抄没了家产,回京治罪等语。贾母听了正不自在,恰好见他姊妹来了,因问:“从那里来的?可知凤姐妯娌两个的病今日怎样?”尤氏等忙回道:“今日都好些。”贾母点头叹道:“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且商量咱们八月十五日赏月是正经。”

这段情节里可以看出,甄家获罪被抄,对贾府之人的震慑不可谓不大,探春在抄检大观园一回就曾发出警醒之语: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

兔死狐悲,虽然贾母嘴上说着不关心,焉知她的内心就不悲伤?脂砚斋批语透露贾母内心活动:贾母已看破狐悲兔死,故不改正,聊来自遣耳。

以贾母历经大半个世纪风雨的睿智,她自然看得出甄家被抄家问罪背后的深意,也许离贾府被抄家治罪已经不远了,不过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但此时贾母年事已高,又刚失去了亲侄子,贾府唯一科考出身的进士贾敬,她早已无力回天,所以乐得一日是一日。

红楼梦里第一回甄士隐梦境、第五回贾宝玉梦境,曹雪芹都写到太虚幻境的一副门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甄家被抄家问罪,其实正是日后贾府被抄没的真实幻象。

贾母深知贾府必不久矣,祖宗百年基业可能毁于一旦,所以这个中秋,一向喜欢热闹凑趣的贾母,却处处伤感,乃至落泪,尤其闻笛一回,“夜静月明,且笛声悲怨,贾母年老带酒之人,听此声音,不免有触于心,禁不住堕下泪来。”这些都是曹公伏笔,写贾府的末日景象,通过甄家被抄,暗示贾府日后被抄。

中秋节伏笔之五:黛玉湘云联诗

贾府中秋节的悲声,贾府的败落,曹公还通过黛玉、湘云和妙玉三人的联诗作了交代和伏笔。

黛玉和湘云都是自幼失去父母的孤儿,两人此时都寄居在贾府,但不同的性格,却让两人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生活态度。湘云更乐观开朗,没有在悲苦的生活中自怨自艾,怨天尤人,而是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黛玉却因体弱多病,常年吃药,却多伤春悲秋之态。

中秋本是家人团圆的佳节,两人却再无亲人,相似的人生命运,让姊妹二人的心越走越近,最终两人一起去凹晶馆赏月联诗。

黛玉和湘云的中秋联诗,一开始还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如: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撒天箕斗灿,匝地管弦繁。几处狂飞盏,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良夜景暄暄。争饼嘲黄发,分瓜笑绿嫒。香新荣玉桂,色健茂金萱。……

但到了后面,随着情感的自然流露,二人联诗的基调从一开始的轻快热闹,逐渐转向了悲愁寂寥,直到二人各自吟出了“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句子,充满颓丧和悲凉,再到后来妙玉续上的十三韵,细读更是透露大关节,一句“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隐藏曹公关于贾府败落,贾兰高中的大伏笔。

三人的联诗,不仅写贾府败落,也是群芳流散的伏笔,因为从贾母查赌,王熙凤抄检大观园开始,从晴雯、芳官、四儿、司棋等人被逐开始,群芳已开始流散,到后文迎春出嫁以至死亡、探春远嫁、惜春出家等事件,曹公不再伏笔,则是放开写贾府之败。

综上,贾府的这个中秋节,不是团圆,而是离散,不是欢庆,而是悲鸣,处处透着败相,事事隐着荒凉,从甄家被抄到贾母之泪,从祠堂异兆到贾赦绊倒,从黛湘联诗到妙玉续题,每一事,每一物,都笼罩着一层悲凉色彩,无不预示着贾府末日的到来。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