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府的中秋节,事事藏着不详,处处透着悲凉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红楼梦》里的抄检大观园行动向来被视作贾府被抄的预演,是贾府大厦将倾、大树欲倒的深切昭示。

正如抄检中,探春痛心疾首的悲语: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抄检之前,贾府最大的官场盟友江南甄家被查抄了。抄检过后,中秋前夜,异兆来袭,本是阖家团圆、欢乐美好的中秋节却是状况频发,一切都是雨欲来、城将摧的危险昭示......

一、异兆的宁国府。因为贾敬丧期未过,宁府为孝家,中秋之夜是不能进行节日庆贺的,十四的晚上贾珍便在“会芳园丛绿堂中,屏开孔雀,褥设芙蓉,带领妻子姬妾,先饭后酒,开怀赏月作乐”。

在三更时分,“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继而“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槅扇开阖之声”。吓得众人毛发倒竖,贾珍的的酒也被唬醒了一半,众人惊魂未定,兴致全无,匆匆撤席散场。

在这风清月朗、上下如银的中秋前夜,是谁在墙根儿低下悲叹呢?显然是贾氏的祖宗。贾氏宗族祠堂设在宁府,贾珍设宴之处紧靠着祠堂,那长叹之声发于墙根处,寂于祠堂窗户开阖之后。由此,我们也不仅想起了焦大的那句罪骂:

“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贾氏祠堂中发出的这悲叹之声,满含了凄凉和失望。他们九死一生挣下的家业,却要毁在这些不务正业、不思进取的不肖子孙手里。

远的不提,贾珍作为贾氏族长,在居丧期间,因为不得“游顽旷荡、观优闻乐”,便以习射为由,纠集了一大群纨绔下流之人吃酒赌钱、狎昵娈童,持续数月之久。

人常说败家的不肖子孙让祖宗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贾氏祠堂内的列祖列宗,面对这样的“一代不如一代”的子孙们,内心无比的煎熬和崩溃,在祠堂内如坐针毡。

月夜下看到子孙们还在饮酒作乐,实在难捺心中的不满和失望,发出了悲怆一叹。连祖宗都看不下去了,不得不从祠堂的窗户中跳出来,以“叹”示警,可见贾府之颓、贾府之危!

宁府异兆之后,荣府的十五之夜过的也是那么不平静,处处透出不祥之兆。

、冷清的团圆宴。宁府的中秋团圆宴设在了大观园的凸碧山庄内。宴会上“凡桌椅形式皆是圆的,特取团圆之意”。但却是桌圆人不圆的尴尬,“只坐了半壁,下面还有半壁余空”。

凤姐和李纨都抱病在床,宝钗一家搬出了大观园,七零八落、缺三少四,场面冷清,气氛沉闷。平素爱热闹的贾母心中很是不快,“......偏又把凤丫头病了,有他一人来说说笑笑,还抵得十个人的空儿。可见天下事总难十全”,不由的发出了长叹。

古代历来盼望多子多福、人丁兴旺,贾府不仅在质量上“一代不如一代”的弱化,在数量上也是“一代不如一代”的递减,团圆宴却不团圆,连脂砚斋也在此批注“将散之兆”。

三、尴尬的冷笑话。为了打破中秋家宴的尴尬沉闷的气氛,席上开始进行击鼓传花讲笑话。传到了贾赦手里,贾赦讲了一个关于偏心的笑话:

“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甚远,怎么就好?’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

贾赦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一直对贾母把管家大权交给自己的弟弟贾政心生怨恨,近来更不满贾母拒绝自己纳其丫鬟鸳鸯为妾的请求,这个“偏心”的笑话明显的带着借机发泄情绪之意,引得贾母说“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

本来是承欢之举,却成了堵心之言,家宴的尴尬沉闷的气氛不但没被打破,反而又加重了一层。

四、败兴的吹笛曲。贾赦的“偏心”笑话之后,贾母不悦,便以“自然外头还有相公们候着,也不可轻忽了他们”为由,让贾赦、贾政等一干老爷公子们离席了。

本来人就少了,老爷公子们离去使场面显得更加冷清,贾母竭力想化解尴尬,提议让十番上女孩子在近处的山坡上吹笛助兴。明月清风,天空地净,笛声始起,悠悠扬扬,众人也是觉得“烦心顿解,万虑齐除,都肃然危坐,默默相赏”。

一曲未了,贾母觉得笛音节奏快了,要听“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笛声再起,呜呜咽咽,袅袅悠悠,悲悲怨怨,众人彼此都不禁有凄凉寂寞之意,贾母更是“禁不住堕下泪来”,助兴的笛音成了败兴的悲音。

既然是要活跃气氛,必是欢快的旋律为妙,贾母为何要听慢的呢?此处应是一个巧妙的暗示,那笛音莫若是贾府溃败的进程,身居高位、饱经世事的贾母早已心如明镜、洞察一切,当然希望它不要那么快,越慢越好了!

五、绊倒的袭爵者。出言冒撞了母亲的贾赦讪讪离席之后,祸不单行,竟然被石头绊了一下崴伤了脚,如果与其一等将军得到身份放在一起做个“贾府新闻快报”的话,标题莫若“一等将军马失前蹄”为最妙了,一个将军却“马失前蹄”简直是对贾赦不学无术、能力庸常的莫大讽刺。

一行众人属贾赦年龄高、辈分最大,必定是前呼后拥、左搀右扶的,且年高之人应是持重之人,同行的毛躁小辈们没有发生意外,偏是贾赦中了这个“头彩”呢?在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中,贾府被查抄的“头彩”也是落在了贾赦身上----“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这与贾赦比较有代表性“违法犯罪”行为----强夺石呆子古扇的事件有莫大的关系。

《红楼梦》止于八十回,但是贾府最终被查抄的结局是劫数已定,这也为后世读者公认共知。凡事总有由头、要有切入点,比如奸臣秦桧要加害岳飞,还要捏造个“莫须有”的罪名。如果皇上要把贾府治罪抄家也不能随心所欲、凭空而行,必要寻出了由头来。

贾赦昏庸荒唐、徇私枉法、恃强凌弱的恶劣品性,导致其成为皇帝查抄贾府的导火索的可能性极大。在这个团圆的中秋之夜,同行之人均无恙,独有其绊了石头、崴伤了脚,曹公是否是在暗示贾府的祸事是从贾赦身上起矣?

中秋之后,贾府更是诸事不顺。大病的凤姐要配调经养荣丸时,荣府是“卖油的娘子水梳头”,竟然找不到一支可以入药的人参。

迎春屋里的司棋、宝玉屋里的晴雯、四儿、芳官都被撵出了大观园,其他像芳官一样唱戏的女孩子“一概不许留在园里,都令其各人干娘带出,自行聘嫁”。

就连贾兰长得有些“妖乔”的奶妈也被解雇了。迎春被父亲逼着嫁给了“中山狼”孙绍祖;宝玉内中悲凄,外感风寒,卧床不起......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大观园一派轩窗寂寞,屏帐翛然,寥落凄惨之景,真正到了“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的盛筵必散之时了!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