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明星们开始暴露没文化,场面一度失控…

(方便边听边看)

昨天提了一嘴董又霖在GQ直播中因嘴瓢尬出圈的事,今天我们来展开好好说说。

在GQ年度盛典上,作为主持人的董又霖,可谓因自身表现,一夜成名。此等主持现场,在娱乐圈历史上,实在少见。

到底有多难得一见?看图解

陈伟霆出场,董又霖捧着台本介绍:“舞台是他始终魅力无……无……舞台是……舞台……”

直到陈伟霆站到台上,那一句介绍语都没说完,董又霖安慰自己:没事!

emmmm,你没事,陈伟霆有事……

不仅结巴,还烫嘴。

李易峰出场,旁白响起:“我国第一部火juan……火箭军题材的电视剧。”

李易峰的新作品啊,人家想来好好安利一把的啊。

但比李易峰惨的,还有井柏然。

《风中有朵云做的云》,没听过吧?没听过就对了,董又霖刚刚创造的。后面“首次”也说成了“首chi”。

哦,还有李宇春。

介绍她的时候,那简直是大型车祸现场。

“春春在七月发行了她……担当……si……shu……那个……全新……cuang……创作专辑。”

一句完整的话,活像是被机关枪给打的七零八落。

你以为这就是高潮了吗?不,这才刚刚开始。后面与嘉宾面对面的采访,才是真大型车祸现场。

比如和陈飞宇聊起了自己的表哥(董又霖表哥是房祖名),聊的陈飞宇一脸懵。

或许,大概,当时陈飞宇内心OS:你表哥是谁?

再说了,殿堂级的导演,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你想表达什么??

还有采访嘉宾的时候,突然台本缺了一页,董又霖站在台上问:诶?下一张没给我啊!

他甚至把台本拿过去给嘉宾看,力证真的是台本的问题,不是自己的问题。

后来还是嘉宾给他圆场了。

嘉宾内心:新的一年,新的体验和挑战。

碰到好说话的嘉宾,可能就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过去了,但真碰上认真的嘉宾,那就是尴尬到窒息。

董又霖采访王景春,“提到时尚大片,功不了……功力了得。”

王景春送了他一句话:我觉得你要做多点功课了。

结巴、卡壳、念错台本、还让嘉宾看台本,最后甚至尬到嘉宾建议多做功课,可想而知,这场主持,真的是史无前例的罕见。

主持结束后,董又霖毫无疑问的受到了批评。

但是呢,也有另一种声音,说这个傻白甜富二代,真的尴尬又可爱。

emmmmm,熟悉不熟悉?粉丝的用词不得不让人想起,许凯也曾这样受粉丝宠爱。

许凯曾给粉丝签名,你们看看这字啊,“麻辣烫”三个字,写错了两个。

现在人看手机多,写字少,有时候会忘了怎么写,写错了,也情有可原。但粉丝怎么说呢?

这是什么天才啊!

许凯是个憨憨,许凯真的可爱呀!

咦,字写错了,劝自家爱豆回去多练几遍还可以理解,可要说他把字写错了,是可爱,是天才,这就要好好辩辩了。

咋地?

平常总把没素质说成是真性情,把尴尬说成是可爱,现在还能把无知当成有趣,把没文化说成是萌萌哒,真当人人都有“粉丝滤镜”?

要是人人都能把没文化,堂而皇之的夸成可爱,夸成天才,那如此来看,这些年,娱乐圈出来的天才还真不少。

来,我们来看看“天才”们聚在一块,是什么样的大型壮观场面。

非科班出身的赵丽颖,曾言“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对你温文尔雅;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对你不骄不燥,那说明你,离我越来越远了”。

她也曾形容“心有余悸,不可放下”。

几个成语,是完全赋予了一种新的用法,不知道语文老师看到了,会不会要打120。

成语新用,在娱乐圈还是少见的,常见的是艺人们给成语创造新的读法。

比如我们的老戏骨陈道明,曾把否(pi)极泰来念成否(fou)极泰来;也曾在《康熙王朝》里,把“恃才傲物”的“恃(shi)”念成“chi”。

看在陈道明这一手的好字,就算啦算啦。

杨幂呢,也曾犯过低级错误,把“莘莘学子”读成了“辛辛学子”。

这是寓意学子们都很辛勤吗?

和杨幂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朱一龙,曾和洪晃的对谈中,把“纨绔子弟”读成“kuakua子弟”。

粉丝解释,这是朱一龙特意放的小彩蛋,是他为了节省采访时间,缩略的读法。

so,新的成语出来了,“夸夸子弟”指“夸夸其谈的纨绔子弟”。

好吧,新的时代,新的玩法,期待朱一龙的粉丝们日后带来新的惊喜。

对了,还有号称才女的伊能静,曾经在歌曲《念奴娇》里,把“羽扇纶(guan)巾”唱成“羽扇lun巾”。

后来经查,“纶”确实有两种读音,读“guan”时,是指青丝带做的头巾;读“lun”时,是动词,指整理丝线。

所以,伊能静其实还是读错了。

不过,有可能湾湾接受的教育和我们不一样,《念奴娇》不是他们必学的课,而且有一些发音也确确实实不一样。

像吴克羣在《先生你哪位》里面就把“尴尬”,唱成“监介”。

后来吴克羣发博客解释,身边人很多都把“尴尬”读成“监介”,于是他就来了点不一样。

而在湾湾的词典上,关于“尴尬”还真的有“jianjie”这一发音。

嗯,也算是知道,这个表情包的由来了。

有些错误勉强可以解释,但有些低级的错误,就真的说不过去。

比如杨洋,在快本上把“驾驭”读成“驾quan”。

张含韵曾把“憧憬”说成“撞憬”。

刘诗诗曾在《步步惊情》中,把“沮丧”念成了“且丧”。后来,她多了一个外号,人称“且丧姐”。

陈坤也在综艺节目中,把“鸟瞰(kan)”读成“鸟fu”。

而刘翔的前妻葛天,就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把“闰土”读成“闺土”,后面朱亚文的表情,如同看见新世界。

小朋友们,为了避免犯同样的错误,科普一下,闰土之所以叫闰土,是因为他是闰月生的,五行缺土,所以他的父亲叫他闰土。

用错成语,读错字,很常见,更常见的一种,是写错字。

看张馨予在改字方面的造诣,丝毫不比上面几位创新达人低。

在快本游戏环节,“蓬荜生辉”的“蓬”不会写,最后张馨予写了个“盆”出来。

这一盆的光辉啊,一般人还真是无法消受。

要说张馨予还尽量往谐音上靠,马苏在这个环节的表现,才是超人想象。

“心有灵犀”的“犀”,她能给你写成“屎”。

什么时候“屎”这个字,还能读成“xi”了?

易烊千玺上《康熙来了》的时候,也把“蔡康永”的“康”写错了,写成病字旁“疒”。

后来易烊千玺老实承认,平时用手机打字太多,然后他自罚了一百遍。

但,让我无法理解的是老实人王一博,2017年写“大话西游”,“游”字不会写。

到了2019年,时隔两年,“到此一游”的“游”依旧不会写。

后来王一博发博解释,是脑袋空白了,他还用手机打出8个游字。

为了避免再犯同样错误,建议王一博手写一百遍,杜绝后患。

娱乐圈里,总能长江后浪推前浪,从前那些因为没文化犯过的错,正在成为过往,新的替补依次到来。

“火箭少女”吴宣仪,跳舞时bulingbuling,眼睛亮晶晶。做游戏时,也让人大开眼界。

她,不知山西产煤。

她,也不知山西名片是醋。

她,甚至连8*7等于多少,都需要向场外求助。

而她的好姐妹杨超越,就更“不甘落后”。

随意举出8个省份的简称,她,不知道。

“修仙录”这三个字,她,能写错两个。

就连过年的“福”,这种看烂的、熟记于心的字,她,也能写错。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任你不得不服输”。

没文化的人,被动暴露的时候,大家当做一种笑料来看。那有点文化,但总喜欢掉书袋,半罐子响叮当的人,主动暴露会怎么样呢?

那就叫“献丑”,俗称“出洋相”。

素来有文青女之称的马思纯,就把张爱玲读成伤痛文学,被张爱玲的粉丝“张迷客厅”直接开怼。

这两句,张爱玲没说过。

这些话,张爱玲就更是没有说过。

撕的马思纯,短时间内是再也不敢掉书袋,老老实实认认真真演戏就好。

要说圈内女有马思纯,那就不得不提——男有靳东。

平常偶尔读读医学专业丛书,或者再看看诺贝尔数学奖得主的小文章。

再有空的时候也会读读伪梵高语录,然后抬头45度角看天,忧伤的用繁体字打出郭敬明体的忧伤语句。

靳东老师的魅力,一时间怕是放之宇宙,也无生物可敌。

总之啊,看来看去,有文化的明星,在娱乐圈是凤毛麟角,没文化的明星,是一抓一大把。

要真正说起来,不怕明星没文化,就怕粉丝说大话。

文化不够,可以慢慢补,可以慢慢提高修养,对今后看台词看剧本,理解人物角色都大有益处。

但粉丝闭着眼睛瞎吹,我们爱豆真可爱,我们爱豆萌萌哒,我们爱豆是天才,这就真把爱豆搞成了一个笑话。

多看点书,学点字,没什么不好,强行挽尊,会越挽越监介呢。娱乐圈看学历没太大意义,就好像学了十年的数学可能在生活里都用不上,但暴露出了学识的短板,就会沦为笑话。

(PS:如有漏掉的,欢迎在评论区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