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为何选择传位四阿哥胤禛?六下江南揭开残酷秘密

康熙晚年,宫城之中的氛围愈发压抑,而促成这种变化的,绝非仅仅是夺嫡之争。在《雍正王朝》中,暮年的康熙在热河狩猎时,曾因皇孙弘历当众历数平三藩等开疆拓土之功而大喜不已,弘历所述,皆是康熙早年功绩,是他一生最为浓墨重彩的篇章,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康熙康熙,吃糠喝稀”。复立太子胤礽之后,康熙立刻带张廷玉开始了第六次下江南,在葱郁的麦田旁,康熙嗅到了金秋的丰收,他随口问田垄上的农夫,“长得这么好,明年总能吃饱饭了吧”

老农的回答,立刻让康熙的脸凝重起来,“我可没那个指望,但求每顿有碗稀饭吃,也就心满意足了”,康熙听完很疑惑,老农又道“交了租子,交了税,剩下的谷子,最多凑活吃半年”。一声叹息,康熙再无言以对,只能借故离开,老农不知道,他的话,实实正中康熙的痛处。从江南赈灾户部亏空起,康熙已然察觉到了种种弊病,他也想重新丈量土地,改革制度,刷新吏治,让贫苦的农人少交些赋税,让他们不至吃糠喝稀。

然而,牵一发而动全身,整饬谈何容易。从追缴户部欠银之时,一大帮老臣到畅春园找康熙哭诉就能看出,借钱尚且可以如此厚颜不还,更别提夺了他们的蛋糕,康熙不想触及名门士绅的利益,不想千秋之后伤及圣贤之名。所以,他一直犹犹豫豫拖拖拉拉,就是想把这一难题,只能交给日后即位之人,而这位人选,也就是一直被灌输“孤臣”理念的四阿哥胤禛(雍正)。追缴户部欠银时,专靠笼络人心起家的老八胤禩,提前就躲了,他坚决不接烫手山芋。

而太子胤礽更加难堪大用,为了收拢人心打压兄弟们,也是一味搅局和稀泥。只有冷面冷心的老四胤禛,能狠下心与天下士绅角力,能推行“摊丁入亩”,能充实库银,能实现康熙想做却又没有做到的事,正所谓“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哪管他“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故而,康熙生前的最后一次下江南,所遇到的问题,基本也就暗示了储位的最佳人选,否则大清难以焕发盛世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