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热搜也救不了这新片了,彭昱畅内心:我太难了

谁能想到,一部电影会把所有的动荡经历得如此齐全——

提档、定档后改名、因“制作问题”撤档、重剪、再定档……

别说电影本身了,光这串经历就够看的了

此时,肉叔的心路历程还是:太不容易了,我一定要去电影院支持它!以及……

支持彭彭!

没想到,影片首映后,一天上了四个热搜,无关片子本身,而是“彭昱畅被降番”一事。

此前一年多的宣发阶段,演员番位顺序彭昱畅一直是一番,但在正片片头,彭昱畅的姓名却滑到第二,王大陆成了第一。

这件事持续发酵,制片方、王大陆工作室、彭昱畅都纷纷出来表态,甚至连王思聪也发博给彭昱畅撑腰。

无论后续如何,片方这种“两头抓”的鸡贼做法已经劝退了一部分观众。

但影片是无辜的,抛开这些不谈,它到底值不值得看?

王大陆、彭昱畅的表现又如何?

今天就来好好聊一聊——

小小的愿望

导演是拍出爆款《前任》系列的田羽生。

在电影里插入接地气的 低俗 段子、抖机灵的 网络 金句是他的拿手戏。

至少不会差。

再加上电影翻拍自韩国电影《伟大的愿望》,原版口碑良好,是部玩屎尿屁玩出温情的青春性喜剧,贼敢玩,贼带劲。

两者一结合,就衍生出了不少本土化的、网络用语耍得贼溜的搞笑段子——

渣男锡纸烫;

记者误以为男主被父母遗弃,报道称“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

配合剧情食用效果更佳。

你以为肉叔要帮它吹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达鸭都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肉叔不否认《小小的愿望》有些地方的确不错,但在整体框架和情节处理上,与原版相比,几乎是按了Ctrl C+V。

1笑到飙泪

高远(彭昱畅 饰)是一名身患肌肉萎缩(渐冻症)的少年,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能动,在病床上已经躺了两年。

随着一次小便失禁,医生发现高远的病情逐渐恶化,剩下的时日无多。

爸妈和兄弟们得知这消息后,轮番过来问高远有什么愿望,想在高远临走前帮他圆梦。

(???你们是多想让高远意识到自己快死了啊!!!)

爸爸观察到高远常盯着晨跑的姑娘看(其实只是在看姑娘),认定在高远的遗愿清单里,一定有跑马拉松这一项!

为了带着高远跑完全程,爸爸开始了琦玉老师式的硬核锻炼,其中包括但不限于:

一天一杯生鸡蛋液(不要模仿哦);

晨跑时顺便和大爷晨练;

晨跑时顺便和打太极的大爷过招……

就这样,爸爸变强了,他信心满满地拉上高远参赛。

坐在轮椅上被裹成粽子的高远已放弃抵抗。

这还没完,爸爸推着高远跑着跑着,就把高远送进了山边一小水沟,卡了一天一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远的兄弟徐浩(王大陆 饰)和张正阳(魏大勋 饰)一拍脑袋,笃定高远的愿望和平常少年一样:去海边。

于是他们神秘兮兮地策划了一场逃亡行动。

半夜潜进医院,一个负责扛轮椅,一个负责偷高远,再加上一辆小电驴,走你:

(路途中遇到的交警是导演本人客串哦)

当肉叔以为,接下来将是兄弟三齐聚一堂,畅聊梦想与青春,谈到动情之处抱在一起痛哭,度过这段温馨欢乐的海滩之旅时。

就看到了高远被这样:

或者这样:

甚至,还这样……

(这里浮动着的高远是彭昱畅本人,重拍了很多条)

你们是在带兄弟一起玩吗?

不说话的话,老子就当你们是在玩兄弟喔!

终于,不想死得更快的高远,向兄弟坦白了自己最原始又真诚的愿望——

“我想谈恋爱。”

(在预告片里的台词是“我想破处”,和原版一样,被撤档后应该是给一些片段重新配了音,“伟大的愿望”也确实成了“小小的愿望”)

徐浩和张正阳,为实现高远的愿望,就此走上一条颇为曲折离奇,事故频生的成长之路。

显然,这是部散发着荷尔蒙气息,非常搞笑耍宝的喜剧片。

与两性有关的主题也是导演田羽生最擅长的,影片的喜剧效果属于让人会心一笑,但不觉得低俗的程度。

比如这段,徐浩和张正阳给高远找女孩屡屡碰壁,徐浩鬼使神差地打上了张正阳姐姐的主意。

张正阳是拒绝的,并暴打了一顿徐浩。

结果镜头一转,就是张正阳憨憨地、弱弱地向姐问出这个耻度爆表的问题。

然后换来亲爹一顿暴打。

笑到头掉。

《小小的愿望》能足够好笑,不少功劳得归于魏大勋。

他意外地合适张正阳这个角色,中二蠢萌的表演方式消解了不少容易过火的油腻感,有些稍微尴尬的笑点,也让魏大勋硬生生演自然了。

看看这一幕,张正阳被爹打到鼻青脸肿,眼球充血后,咧着嘴傻fufu地笑,台词放慢了半拍,愣是念出了诗朗诵的感觉。

逗得连监视器前的导演都绷不住,笑疯了。

2笑中带泪?

但这部电影有个非常大的问题——

悲剧部分的火候太猛,又烧得不够均匀,以至于成品的表面是干巴巴的一层皮,内里却完全没熟。

是的,虽然《小小的愿望》是喜剧,但它的底色是悲的。韩版有不少人评价“笑中带泪”。

而这一版……

反正肉叔挺哭不出来的。

神来一手的蜜汁滤镜+美图秀秀漏光效果是最直观的原因,让人非常出戏。

电影结尾,是高远对于家人、兄弟的一段独白,感谢所有帮过他的人,画面也在一幕幕地回溯。

肉叔正感动着呢,结果突然来了几缕假到不行的漏光,质感如同用胶片相机app随便p了p。

大概效果如下,你们都好好品一品:

那感觉就像你正准备哭呢,突然给你整一个吃彩虹的长颈鹿肚子底下有个拎着通嘎嘎乐的牙买加大叔在那挤奶的广告一样。

老子哭不出来啊!

这种小学鸡般的骚操作出现了很多次,其中最接受无能的属女主去医院看高远这一场。

女主一出场,镜头咔咔地给了多个特写,滤镜肉眼可见地从冷淡的蓝绿色,一秒切换成梦幻阳光的暖黄滤镜。

甚至,还有一束大光晕的圣光打到了女主头上。

这可是在封闭的医院,哪来的光源啊喂!突出女主的特别也不是这么个简单粗暴的搞法吧。

看到这种圣光,作为炉石老玩家,肉叔真的很担心这姐们儿一张嘴,就是圣骑士沧桑的大叔音:荣耀赐与我力量,接受正义的制裁吧!

抛开画面不谈,只谈内容本身,田羽生写插科打诨的段子得心应手,但落到沉重,感伤的文戏戏码时,就露了短板,台词流于表面,苍白无力。

输出全靠吼。

徐浩在雨夜里感慨高远命苦的内心独白,嚎得肉叔只想摁快进。

类似的煽情戏,在不变动原版情节和分镜的基础上塞了很多,这种生硬添加的做法,造成了影片最大的缺陷——悲喜部分比重失衡。

原版的定位很明确,是很纯粹的青春轻喜剧片,即使搭上沉重的题材,有关绝症主题的纯煽情,也只有两分钟。

它在你笑得开怀时,不经意地挠了下你心坎,力道不重,却够有记忆点。

但《小小的愿望》又想让你爆笑,又想足够好哭,这两种很强且互斥的情感力量在短时间内正面交锋,就都被冲散了。

在影片临近结尾处,高远向来满足他愿望的女主坦白一切:他的无可奈何,他的平静接受,他的感激。

搭配上彭昱畅克制深沉的表演,空气里都流动着一丝感伤。

然后下个镜头,突然就给到了病房外:高远妈妈临时过来看高远,怕她坏事的爸爸从画面角落窜出,给了妈妈一记狠厉的重拳,妈妈被打飞到病床上,昏迷。

爸爸在一旁与高远的兄弟欢呼雀跃。

我:???

此刻,连空气中都溢满了尴尬。

影片后半部分对于悲喜转换的处理都如上般非常生硬割裂,把情绪在极与极之间来回拉扯。

肉叔觉得还挺可惜,因为这部影片本身的出发点挺好,关注渐冻症人人群体,又大胆地选择性喜剧的方式呈献,是国内鲜少的题材。

可是剧本的种种受限,导演的懒惰式改编,致使最终呈现的故事效果大打折扣,影片质量堪堪及格。

3谁演得更好哭?

在剧本被限制的情况下,彭昱畅的戏份不可避免地删减了很多。王大陆承担了比重最大的戏份,其中包括极具情感爆发力的重头戏。

但……

他没承担起应有的演技。

徐浩打装病的乞丐这场戏,本应最能激发观众情感泪腺,宣泄情绪。

而王大陆的处理方法,是将“你能站着为什么要躺着”这句台词重复五遍以上,还口齿不清。并且每一句的表情、语气、动作都是单一的,没有递进的变化。

不是说王大陆演得不用力,他非常用力地把愤怒表现在了脸上,五官变形扭曲,很夸张,却唤不起观众的一点共情,甚至能把人看笑。

韩版的相对应情节,演员是怎么表演的呢?

他揍了一顿嘲笑渐冻症患者的同学,起身后的表情是看似平静却紧绷的,鼻孔微微扩张,下巴不受控制地颤抖。

那一瞬间,对同学的愤怒,对兄弟患病的绝望,对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奈,种种情绪都交替浮现。

高下立显。

王大陆从《我的少女时代》被熟知到如今,接大陆戏也有好几年了,仍然台词不过关,演什么角色都有徐太宇的影子。

同样,彭昱畅也从青春片《闪光少女》出来,而且很巧合地接了多个高中生角色,但你完全不会觉得是同一个人。

他是《闪光少女》中青涩懵懂的男闺蜜。

也可以是《大象席地而坐》里叛逆阴暗的少年。

到《小小的愿望》,他成了骚动乐观的绝症患者。

演脖子以下都不能动的角色并不容易,就像演盲人,不是眼睛目不斜视或眺望远方,就能让观众信服你的身份。

而经由彭昱畅诠释出来的高远,就是个低迷虚弱,身体软绵绵地使不上一点力的病人。

他动得最多的部位,是眼睛。

看到美女时眯着眼,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坏心思。

被爹推着跑马拉松,眼神放空,生无可恋。

向兄弟袒露真情时,释然、感激,然后把头转了过去,流了滴眼泪,归于平静。

彭昱畅的状态其实是非常松弛的,但他看似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就能四两拨千斤,捅到人心窝子去。

说回开头,其实番位之争在电影里已成定局,再怎么气也无法改变。

但这并不代表着谁戏份多,谁就能在观众心里占据足够的分量。

演技的好坏,可不是靠加戏,靠呐喊就能被轻易左右的。

观众手中的这把标尺,自会做出不被干预的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