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不见佛 那些年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创业风口(下)

世界遵循能量最低原理,只有在谷底才会稳定。

作者:二生三

━━━━━━

在2019年即将过去大半的时候,回首过往对于很多创业者及投资人来讲,这是一段悲欣交集的记忆。

然而,温故方能知新。

让我们在一起回顾经历的那些风口,感叹创业的不易,面对这个残酷的商业世界。

2018年7月 曾经的团购第一拉手网面临倒闭

龟兔赛跑:兔子输了,是因为睡觉;乌龟赢了,是因为有个爱好挺好?

面对必输的局面,是顽固坚持,还是果断换一条赛道?

重赛一次,乌龟还来吗?

2018年7月11日,隶属于北京拉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拉手网)、北京天下拉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天下拉手)、北京拉手科技有限公司(拉手科技)的100多位员工即将失业,许多人几乎一夜无眠,他们与三胞集团派来的领导在会议室“谈判”到第二天凌晨。

深陷清退风波,拖欠工资数月,运营情况十分糟糕,2018年7月,拉手网面临倒闭的威胁当中。

据悉,拉手网成立于2010年3月18日,在中国的团购大潮当中脱颖而出——据悉,从2008年团购模式在美国诞生之后,截至2013年底,在五年的时间内,中国共诞生团购网站6246家,而到了2014年1月,全国团购网站数量仅为213家,接近九成的网站宣告倒闭。

拉手之所以脱颖而出跟其巨额融资密不可分。

2010年6月,拉手网完成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公司估值1亿元人民币,投资机构分别为泰山天使基金、欧洲团购网站Daily Deal创始人的天使投资及金沙江投资。

2010年12月,拉手网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的B轮风险投资,投资方为Tenaya Venture及Norwest Venture Partners等美国风险投资公司,以及第一轮融资中的金沙江创投和Rebate Network,当时估值超过数亿美元。

2011年4月,拉手网宣布获得1.11亿美元的C轮风险投资,本轮融资由Milestone Capital(麦顿投资)、Richemont(历峰集团)旗下的Reinet Fund SCA FIS和Remgro Limited、金沙江创投以及其他两家基金共同投资,当时的拉手估值11亿美元。

不过,虽然融资数亿美元,在千团大战当中活了下来,然而最终,上市失败的拉手网还是在2014年10月被三胞集团收购,而且还让拉手网失去互联网企业的战斗力。

曾经何等风光,如今距离倒闭似乎只剩下一纸公告。

2018年8月 新零售的无奈 邻家便利店倒闭

乱枪打鸟的前提是鸟的数量比子弹数量高几个数量级,鸟太少的话还是一枪一枪打吧,咱不是在放烟花。

2018年7月31日晚,邻家发布消息称,其母公司邻里家(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将于2018年8月1日起停止总部各项业务,并将陆续停止店铺营业。

在一张“邻家便利店发给供应商的告知函”里,邻家透露了停止业务的原因——由于公司背后唯一出资方善林金融受到上海警方调查,导致公司银户账户被冻结。处于发展阶段的邻家便利店尚未真正实现盈利,依旧需要投资方注资经营,靠店铺自身销售收入仍然入不敷出,且目前公司账户已被部分供应商诉讼至法院进行了财产保全,账户资金已被冻结,公司账户内已无可支配资金。

这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对于邻家员工来讲,他们实在无奈,前一天晚上还在上班、进货、记考勤,第二天早上就被通知到总部办离职手续,对于很多供应商来讲,他们不得不进入讨债的行列。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5年5月的邻家便利店,由原7-11便利店员工王紫领头,与田翀、杨威、周萌等10人创立。

他们赶上了新零售的大潮——伴随着大数据、生物识别、移动支付等技术的成熟,以及人们生活节奏的提升,工作压力的加大,便利店行业也开始了新零售的变革。

然而,由于短时间内资本疯狂进入,这让邻家便利店等新零售遭遇了挫折,最终以倒闭而结束。

2018年9月 中国首家分销链价值整合服务商赛富科技倒闭

“疯狂的欢乐总有疯狂的结局,就像火和火焰的亲吻,在最得意的一刻突然毁灭”。

赛富科技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2018年9月,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下发通知书,申请人浦发银行苏州分行以被申请人苏州赛富科技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本院申请对赛富科技进行破产清算。

赛富科技的传奇一生结束了。

公开信息显示,赛富科技2008年由高胜涛、苏州创投集团等发起设立,江苏悦达集团、海澜集团等参与投资,是中国首家分销链价值整合服务商,专注于为消费品分销链上企业提供“渠道倍增、服务外包、金融嫁接”等一站式分销链价值整合服务。

赛富科技的创始人高胜涛有着近乎传奇的人生。

据公开信息,高胜涛先在中学任数学教师,后改行做程序员,2003年到一家合资公司任总经理,2008年创办赛富科技,2010年用一句“普通风投不理解我的模式”加一顿晚餐完成2000万B轮融资,同年赛富科技GMV超20亿、利润达2000万元。

高胜涛微信剩下一句签名:“历经磨难,方知生命广阔”。

或许,一语中的。

2018年10月 长租公寓的烦恼

如果说什么事情最能牵动中国人的心,那只能是房事了吧,然而,寓见公寓的死和房子无关,它死于金融。

2018年10月15日,上海华瑞银行的一纸告知函将“寓见公寓”的问题浮出水面。

告知函的主要内容为:寓见公寓用于装修房屋的资金系华瑞银行所贷,该行监测到寓见公寓欠房东房租,导致部分房东换锁收回房屋的传闻,寓见公寓有义务保障装修资产的安全。该告知函一出,便迅速在网络上扩散。

公开资料显示,寓见公寓成立于2014年,作为品牌长租服务式公寓提供从售前咨询、预约看房、审核咨询、签约到售后的维修、保洁、换房等一一站式服务。

在融资方面,寓见公寓曾在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先后获得三轮融资:其中的明星投资方为雷军旗下顺为资本,其余包括险峰华兴、联创策源等。2015年末,寓见公寓迎来B轮融资,投资方为西安高新投和上海中城联盟。

客观而言,品牌公寓可以看作是国内租赁市场的一次消费升级,正好契合当代人群追求更高品质租住体验的消费需求,市场潜力巨大。

不过,如果纯做品牌公寓还好,然而后期寓见公寓开始了类REITs运作方式为——首先寓见公寓寻找价值被低估、值得被投资的一栋资产,开发商以原始权益人身份购买该资产;然后,寓见通过对资产的运营,在产生一定现金流后,将资产打包成类REITs产品;最后将产品放在金融市场上销售。

而且,他们还利用租客个人信息搞了个小额贷款由租客分期还贷,然后把从第三方网贷平台贷出来的钱直接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这让寓见公寓遭遇了资金危机,在新融资还未到位的时候不得不宣告倒闭。

当然,品牌公寓经过了风口,也开始迎来了倒闭潮。

2018年11月 人人网卖身 再见前任

“虽得其主,不得其时,惜哉!”,这是水镜先生感慨孔明命运的话,如今,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人人网。

2018年11月14日,人人公司宣布其子公司北京千橡网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同意将其所从事业务中的人人网社交平台业务相关资产以2000万美元的现金对价出售给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一代人人网走到今天,令人唏嘘不已。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8月,人人网诞生,前身为“校内网”,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实名校园社交网络。

后来人人公司的社交标签越来越弱,取而代之的是游戏、直播、金融、二手车、区块链等的轮番上场。财报显示,截至2011年6月,人人网月独立登陆人数约为3440万,2016年12月,这一数据约为3500万,6年时间,几乎是在原地打转。

2018年8月,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在人人网发布了一篇名为《人人网的明天,由你定!》的日志,如今看来,这篇日志早已预示了人人网被卖身的结局。

斯时已去,斯人已老,陈一舟坦言,“我已经不再适合做年青人的社交产品了。”这是把责任背到了自己身上。

赤壁之战前,鲁肃对孙权说,“今肃可迎操耳,如将军,不可也。”

显然,卖身不是死了,但一朝天子一朝臣,管理层一定滋味复杂。

再见前任,一路走好。

2018年12月 深圳法院裁定金立破产

诺基亚手机死而复生的案例在金立手机再一次上演了。

2018年12月,金立手机这家国产手机品牌企业还因资金链断裂问题身处破产阶段,公司所属资产及相关专利被公开拍卖,公司官网也一度处于停顿和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