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幕后故事:《终结者》的续集为什么会失败?

《终结者2018》卖得太糟,算起来,终结者在华纳影业过得并不好。

单看美国票房,《终结者3》1.5亿美金、而《终结者2018》1.2亿美金。都破亿耶,应该算很不错吧!并非如此,这两部电影的成本都高达2亿美金。

华纳投资甚巨,却真心换绝情。这两部电影还相距6 年,已经给了观众一段很长的冷静期,但看来观众就是不买单,最终导致了《终结者2018》制片公司太平影业(Halcyon) 的破产,终结者版权正式出售,只要3 千万美金就能带回家。

1、《终结者》令人又怕又想要的宝贵IP

终结者仍然是每家电影公司希望拥有的宝贵IP,虽然从詹姆斯卡梅隆离开之后没人拍得好。这次出脱版权引起了一阵厮杀,狮门影业与索尼影业,迫不及待想要抢下终结者──

「这会是场该死的血战。」

狮门影业内部消息指出。

但是没想到,半路杀出程咬金,甲骨文(Oracle) 创始人、亿万富翁拉瑞艾利森的女儿梅根艾利森,与她多半制作剧情文艺电影的安纳普纳影业(Annapurna pictures),在2011 年赢得了这场竞标大战。

梅根的哥哥大卫艾利森,同时也是天舞媒体(Skydance Media)的创始人兼CEO,担任了2015年新终结者电影《终结者:创世纪》的监制。

有趣的是,不管是狮门影业、索尼影业还是安纳普纳影业,所有人都很清楚,到了2019 年,因为版权法的因素,终结者的版权就会回到詹姆斯卡梅隆手上。

也就是说,任一方抢下终结者权利的电影公司,只剩下8 年的时间可以压榨终结者。这种好像在买土地地上使用权的生意,似乎不太划算,但问题是,这可是终结者啊,是可以发大财的好生意啊,不抢不行。

2、大影迷大卫艾利森的大大理想

大卫艾利森有不同的想法,他从小就是《终结者》的粉丝,因此除了从投资角度之外,他还希望这部电影能重温莎拉康纳、凯尔瑞斯与T- 800的故事,也就是说,他希望《终结者:创世纪》是一部《终结者》加上《终结者2:审判日》的复刻版电影──他当然是卡梅隆的大影迷。

因此,艾利森的想法其实就是,先与卡梅隆打好关系,试图让他能在2019年之后,继续与天舞媒体合作,这样他们在2011年抢下的版权才能长长久久。

身为詹姆斯卡梅隆的大影迷,大卫艾利森在成为电影《终结者:创世纪》监制时,希望可以让彼此合作超过合约期限,长久经营。

看起来大卫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至少他一心想要光耀T1+T2的想法打动了卡梅隆,而对卡梅隆来说,即便2019年终结者终于回到他手上,他仍然要去处理后续制片公司与发行公司的种种琐事,而如果透过天舞媒体,这些麻烦都可以快速被解决──天舞过往的发行伙伴都是派拉蒙影业。

毕竟卡梅隆还有永远搞不完的《阿凡达》续集需要处理,他只想专心做电影导演,而无意成为幕后制作发行一手包的电影大亨。

因此,尽管《终结者:创世纪》与卡梅隆没有任何关联,他仍然看在未来与天舞媒体的合作综效下,愿意为其代言。

另一方面,卡梅隆坚持《终结者:创世纪》一定要出现阿诺,因为他非常坚持,《终结者2018》的失败就是因为没有阿诺。在基于与阿诺30 年来的交情之下,卡梅隆终于录了这段日后争议很大的《终结者2018》推销广告。

3、终结者的黑暗宿命,是否终能迎来曙光

现在一切回归原点,大卫艾利森虽然承认《终结者:创世纪》失败,但他想要延续《终结者2:审判日》传奇的心念不变,于是他向卡梅隆提议,希望让《终结者2:审判日》的原班人马能够回归。

这种做法已经在派拉蒙手上正名成功过一次:派拉蒙影业最成功的科幻电影系列《星际迷航》,在2009年的新版电影里,同时出现了新旧两版的史波克,并因此引起了话题。

而看来卡梅隆对这个想法龙心大悦:

「因为我没有参与过《终结者》3、4、5 集制作,我想一个空降的局外人突然希望让原版主角们回归的想法,是有点不寻常。但是我跟艾利森谈过他的想法,他希望回归《终结者2:审判日》,并且讲述接下来的故事,只因为《终结者2:审判日》是他最喜爱的一部电影。

他永远相信终结者的潜力,但他真的搞砸过一次(《终结者:创世纪》),不过他很诚实地告诉我他们做错了什么,像是缺乏终结者电影的特质,或是没有真正把他们想表达的内容呈现出来等等。

所以,他告诉我:『让我们打掉重来吧!就回到《终结者2:审判日》吧!』我感觉他的想法是蛮有意思的。」

大卫艾利森也许遗传了父亲科技人的柔软思考能力,这位年轻的制片人也搞砸过不少计划。但他总是能很快地转换立场,再次出击。

如同他制作过票房惨烈的《一触即发》,但在眼看续集无望之后,他随即转向Amazon Prime Video提出了一触即发(杰克莱恩)的美剧版计划,随后2018年由约翰卡拉辛斯基主演的美剧《杰克莱恩》(Jack Ryan),就反而收到了更好的评价。

大卫艾利森汲取电影版的失策,再度推出的影集版《杰克莱恩》回响热烈,看的出营运好胆识与好手腕。

艾利森的加入,的确让老抠抠的终结者系列加入了年轻的动力,不过,卡梅隆自身在这十数年间,也对制片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他已经学会当一位成熟的爸爸,放手才能让孩子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