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12亿债券回售压顶,这家公司却先把董事长“炒了”

虽然天广中茂董事会罢免了高恒远的董事长之位,但12亿债券的回售危机,又该如何化解?

作为曾经的“中国消防行业第一股”,天广中茂(002509.SZ)最近的麻烦事挺多。刚刚将自家董事长罢免没几天,12亿债券的回售就到了眼前。资金链紧绷的情况下,这家业绩变脸、高层动荡的上市公司,只能祈祷债券持有人给面子了吗?

1、 债务压顶

据小债了解,2016年10月,天广中茂发行总金额为12亿元的五年期债券“16天广01”(112467),前三年的票面利率为5%,后两年为6%。而在附带的投资者回售选择权条款中,投资者有权在回售登记期内进行申报,将其持有的“16天广01”全部或部分按100元/张的价格回售给发行人。

如今,回售登记期(9月10日至9月17日)即将结束。

而早在几个月前的6月17日,在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司债券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中,天广中茂的长期信用等级就被从“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16天广01”的债项信用等级也被从“A”下调到了“BBB+”。

之所以被下调评级,与天广中茂的财务状况持续恶化不无关系。

公开信息显示,截止到8月31日,天广中茂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6794万元。而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天广中茂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8672万元,且长期处于负值。而2018年报显示,天广中茂业绩变脸,亏损高达4.52亿元,

不难发现,回售登记期满后,如果选择回售给发行人的债券金额超过了天广中茂的资金实力,它将面临极为不利的情况。

其实,刚刚被罢免董事长之位的高恒远在7个月前上任时,本就带着化解当前债务危机的期许。结果,却是让投资者失望了。

2、不靠谱的“救兵”

公开资料显示,天广中茂成立于1986年,原本以消防产品制造销售为主业,陈秀玉为公司创始人之一,长期担任公司董事长。

但是,自从2015年以来,天广中茂通过发行股份方式,并购了中茂园林、中茂生物两家公司的全部资产,主营业务扩大为园林工程、食用菌产品研发及产生、消防器材。

而随着并购,陈秀玉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权被不断稀释,且2016年5月之后,陈秀玉不断减持套现,公司股权越来越分散。最终,中茂园林、中茂生物原实控人邱茂国取而代之,成为天广中茂董事长。

但是,邱茂国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并未待多久。2018年2月,天广中茂发布公告称,四大股东陈秀玉、邱茂国、邱茂期以及陈文团拟将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第三方,且将其未转让的公司股份的投票权全部委托给该第三方行使。

“抱团卖壳”,这样的举动当时让市场颇感意外。

其实,天广中茂众股东们之所以这么做,与公司面临的境况不无关系。截至9月11日,天广中茂名下的31个建设项目已经由于资金紧张而停工,总计涉及账面价值24.61亿元。目前,天广中茂多数项目或已由于资金紧张而停工。

而因为资金紧张影响工程进展,从而影响未来的收入确认,2019年4月,福建证监局还对天广中茂出具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时任董事长邱茂期、时任财务总监苏介全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而在2018年年报中,会计事务所还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如此境况下,天广中茂众股东的“抱团卖壳”就变得容易理解了。

2018年11月,这位接盘的“第三方”的身份被揭开,即深圳市东方盛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盛来”),其法人代表,正是高恒远。

从牵手到反目,天广中茂原股东们与东方盛来的“蜜月”实在有点短。而双方之所以反目,是因为东方盛来迟迟不能兑现承诺,对天广中茂进行资金援助。

彼时东方盛来承诺,将给天广中茂提供不超过2亿资金支持,以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但是,在天广中茂众多高管开始纷纷请辞,为东方盛来的人马腾出位置后,承诺中的2个“小目标”却迟迟不见踪影。

6月12日,福建省证监局对东方盛来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责令东方盛来在 2019年6月30日前完成承诺履行,并将这次违法承诺的行为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但是,东方盛来一拖再拖,最终等来了一纸处罚决定。8月29日,福建证监局对东方盛来的主要责任人高恒远做出处罚,其一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所以,即便高恒远不被董事会罢免,他也不能再担任天广中茂的董事长。而东方盛来之所以迟迟不履行承诺,理由是对天广中茂2018年业绩变脸,巨亏4.52亿的风险毫不知情。

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但不管怎么样,天广中茂原股东们与请来的“救兵”已经闹翻,而12亿的债券回售期限已到。债券持有人会对公司网开一面?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