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透露上海迪士尼被诉案调解细节:要求先公布新规再签字

调解之后,洁莹(小王)跟我说对方先把这个细则发布出去,等发布了之后再签笔录。后来,迪士尼公布了修改过后的细则。第二天,双方签署了调解笔录,上海迪士尼当庭赔偿洁莹50元,案件就结案了。

文|每日人物徐杭燕 编辑王辉

大学生王洁莹花了六个月,了结与上海迪士尼之间的纠纷。9月12日,上海迪士尼与王洁莹达成调解,并当庭赔偿50元人民币。

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发布调解信息

今年1月30日,王洁莹因携带食物入园遭拒。后于3月15日将上海迪士尼乐园诉至浦东法院,请求判定禁带食物的条款无效,以及赔偿丢弃食物的损失46.3元。

就在达成调解前一天的9月11日,上海迪士尼公布并正式实施食品和安检新规,游客可携带食物饮料入园,除了榴莲、臭豆腐等。这是其自2016年开园以来第二次修改游客须知。

这也意味着,实施两年的禁止游客携带食品入园的规定,因这起诉讼而得以调整。

修改过后的上海迪士尼乐园游客须知

不过,在距该案审限到期还有一个月,如何结案依旧不甚明朗。8月中旬,多家媒体相继跟踪报道,引发诸多讨论,话题从“禁止自带食品”延展至“安检方式侵犯隐私”。上海迪士尼也因此成为舆论焦点。

代理律师袁丽告诉每日人物,8月19日,浦东法院组织双方谈话。她作为王洁莹代理律师出席,迪士尼方派出的是两名律师和一名法务。

袁丽透露,谈话中法官曾询问双方的调解意向,迪士尼方没有拒绝调解,答复要回去问一下领导。袁丽说,原告主观方面一直有调解意向,只要方案好就可以进行,“但迪士尼并没有给出一个方案”。

但调解过程并不顺畅。期间,上海迪士尼曾回应媒体,称禁止自带食品是一项“惯例”,而这一安检行为则合法合规。这也是迪士尼在该事件中发布的首次声明,但此举并未赢得外界的认可,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直至9月6日,迪士尼态度出现转变。人民日报消息称,上海迪士尼乐园将优化人工包检,游客也可携带自用食品进入。

这给了双方继续调解的契机。自此,“调解方案大致有了一个雏形,调解也就可以进行下去了。”袁丽告诉每日人物。

9月11日,在原告方的提议下,上海迪士尼向公众公布了新修订的游客须知。次日,双方在浦东法院的组织下,签署调解笔录,该案调解结案。

对目前的结果,袁丽律师称,小王和三位同学都比较满意,诉状中的两点诉求已经达成,公益诉讼的目的也达到了。她们目前正在准备10月13日的第二次司法考试。

9月13日中秋节这一天,袁丽律师向每日人物讲述了代理这起诉迪士尼案背后的调解过程。

以下是每日人物与律师袁丽的对话:

每日人物:对于目前这个结果,你们的态度是?

袁丽:挺满意的,因为规则也改了,赔偿也赔了,我们公益诉讼的目的也达到了。

每日人物:你和小王对于调解的态度是怎样的?

袁丽:我们主观方面一直都有调解意向的,法官也曾多次询问过。4月23日开庭时也有询问,双方如果没有调解意愿就正常开庭,但当时那个庭不是针对调解的,所以也就没再多说。8月19日,法院组织了一次谈话,当时也询问了调解意向,迪士尼方的回答是要回去问一下领导,他们做不了主。

每日人物:9月份这次的调解是如何开展的?

袁丽:9月初的,迪士尼出了一条新闻,将扩大可携带食品的类型、优化安检等。迪士尼这边的压力比较大,方案也有了雏形,我们跟法院核实了信息,法院开始组织双方调解。

调解当天是小王和另外两位同学一起过去,这两名同学作为公民委托代理人,学校开具了证明,法官也同意了。

我那天没有去,我跟洁莹她们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调解书虽然是基于双方自愿,但是法院也要进行审核,我提醒她有一些内容不一定能写进去。如果第一项诉求,更改游客须知的诉求没有办法写进调解书,那就先不要调,让他们向公众公布更改的细则之后,才能放弃这个诉求。

每日人物:之前的调解为什么没有进行下去?

袁丽:专门的调解实际上就是9月份的这两次。我们一直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如果方案好的话是可以调解的。迪士尼方也没有明确表达坚决不调解。最主要的问题是,迪士尼之前并没有提供方案。我们也一直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准备自己的调解方案,另一方面准备诉讼。

每日人物:第一项诉求最后没有写进去调解笔录中?

袁丽:对,调解原则上是自愿,双方协商的内容是可以写进调解书,但要符合法律规定。这涉及到一个执行问题。而修改条款,在写作上有一个自主权的,同样一个意思可以有不同的表达方式,这没有办法申请执行,可操作性比较低。除此,游园的规则是企业和游客之间的格式条款,规则写在法院的文书中也不是很恰当。

那天调解之后,洁莹(小王)跟我说对方先把这个细则发布出去,等发布了之后再签笔录。后来,迪士尼公布了修改过后的细则。第二天,双方签署了调解笔录,上海迪士尼当庭赔偿洁莹50元,案件就结案了。

每日人物:目前更改的规则里面有一部分是关于“安检”的内容,在调解的时候,这是主要的诉求之一吗?

袁丽:安检的问题我们之前也考虑到了,但安检的问题是侵犯隐私权,而我们的案由是服务纠纷,两者是不一样的,不能放在一起。我们是没有主张(该权利),但是我们提到了你(迪士尼)安检这么严,搜得这么仔细,里面的东西又卖这么贵,其实侵犯了一个公平交易的权利。

其实在八月份之前,迪士尼这边来过一次松江,和松江司法局在沟通这个案件,司法局也询问了我们的想法,我们提到搜包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坚决要改的。

每日人物:之前有没有考虑过撤诉?

袁丽:洁莹她们是坚持不同意撤诉的。因为一旦撤诉,法院就不管了,也不会出具相应的法律文书。当第一诉求已经达成的情况下,第二项诉求虽然金额不高,不考虑撤诉的话一定要保留下来,让法院出具一份文书,所以最后是象征性地赔偿了50元。

每日人物:这起案件中,法院和迪士尼方的态度是怎样的?

袁丽:之前一直没有和法院直接接触过,直到8月19日以代理律师的身份参与那次谈话。可以感受到法官尽职尽责,很有耐心。对方律师也很专业、负责。

4月份那次开庭,她们(小王及其同学)跟我说对方蛮重视这件事情,来了两个律师和几个法务。我们这边就坐着小王一个小姑娘,但法官给了她充分阐释的时间。她跟我说她感觉有时候都说偏了,法官也没有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