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专正”军旅题材,如何迎合年轻审美?

迎接着2019年“改革开放40周年”以及“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时间节点,近两年,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创作风潮成为了影视行业的风向标。

以最近的作品来说,前有《都挺好》,后有《小欢喜》。而进入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优秀电视剧的“百日展播”后,随着《陆战之王》《空降利刃》等剧集的相继播出,这种趋势更为显著。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可谓是《陆战之王》。作为迎接建国70周年的首部献礼剧,同时也是86部献礼剧目中,广电总局重点推荐15部剧目之一,不得不说是此前万众瞩目的一部作品。

不过,与其高期待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随着该剧的播出,因剧情bug而导致的豆瓣低口碑却也让该部作品在献礼大潮中“身先士卒”地摔了个跟头。

一时间,“当代军旅题材到底应该怎样拍?”成为了许多业者探讨的话题。同时,也有很多业内人士表示,从《陆战之王》的市场反馈来看,着实为后续献礼的作品捏了一把汗。

究竟是当下的观众口味太刁钻?还是“红专正”的军旅题材太难被市场所接受?军旅剧应如何更好地迎合年轻人的口味?或许从《陆战之王》中,还是能够捕捉到一些讯息。

“现代”与“传统” 双线叙事立意深远,切忌剧情硬伤

正在热播的《陆战之王》主要讲述了95后新兵张能量和黄晓萌进入部队后遇到老兵班长牛努力和特种兵杨俊宇,新兵和老兵在一次次的观念碰撞中,不断经受磨砺、收获成长,最终成为新时代坦克兵的故事。

从剧情的故事主线上看,“95新兵”和“老兵班长”的设定就已经点明了该剧一个主要剧情走向,简而言之,“现代化”与“传统”的碰撞和融合。而事实上,该部剧最大的亮点也的确是通过陈晓饰演的新兵张能量和王雷饰演的牛努力两条叙事线的交集所产生的。

比如作为新兵中的“混世魔王”,张能量屡次挑战权威和原则。不仅不服从军队命令,任性地躲藏起来,害得全队被迫实施搜寻。在新兵训练过程中,更常常不按照套路出牌,初来乍到便抗议新兵不应该被没收手机,越级上报旅长投诉等等。

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张能量是倔强而执着的,虽然有体育天赋和军事才能,但年轻人自我、冲动的性格特点也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地放大。对比一向以纪律和服从为第一宗旨的军队来说,这个人物无疑是“离经叛道”的,但同时,这也是当代年轻人的一个“现代化”缩影。

因此张能量常常令身边的人头痛不已。当然,这其中就包括了他的班长牛努力。

身为扎根军营10年的沙场老兵,对部队的感情是深厚的。但当10年还未提干的事实摆在眼前,面对老父亲的期盼,和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退伍复原还是继续投身军旅,这是个问题。

身为“兵王”,牛努力是一名带有传统观念的老兵。他刻骨努力,坚信汗水与努力会有回报的信仰,是连里树立的典型人物。可从他的身上,也能够看出许多在传统闭塞思想中成长起来的人身上的一些“传统”问题,古板、内心矛盾,对于新事物有着焦虑感。

《陆战之王》便是以两个视角为展开,在相互穿插叙事下,交代了张能量从叛逆男孩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人、牛努力与自己的军旅情怀达成和解的过程。在军旅大戏等剧情的裹挟之下,“新”“旧”两派军人从思想到行为方式的不同,使得该剧擦出了不少“鸡同鸭讲”有趣故事火花。

可见,从创作角度来说,双线叙事《陆战之王》的立意是深远的。

不过虽然立意不错,但不得不承认,立足该剧在剧情扎实度方面所下的功夫,作为军旅题材,《陆战之王》专业度不足、部分剧情略显悬浮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比如在剧中备受吐槽的“空投40多吨坦克”的戏码,不说以当下的科技水平下是否可以顺利实现就曾引起一阵不小地争论,牛努力在坦克高空坠落时爬出坦克仓,更被许多观众指出完全无视物理常识。也因此,《陆战之王》在刚刚开播之时便遭到了一些军事博主的点名批评。

相对的,该剧的感情线同样有些故意为之的刻意感。以牛努力与叶晓俊的恋爱线为例,初相遇时的“民用车撞坦克”虽然经证实真的发生过类似事件,但放在剧中依然有些出戏。

同时,为了推进两人的感情进程,叶晓俊把车开进了军事实弹训练场与牛努力邂逅、投身军队当上了军报驻地记者千里追爱,也同样不符合逻辑,令军旅剧顷刻间变成了偶像剧。

着力刻画新时代军人群像,人设标签化现象不可取

尽管许多对该剧翘首以盼的观众对《陆战之王》部分粗糙的剧情深表遗憾,但从该剧的整体的剧作表达来看,《陆战之王》也并非没有创新之处,该剧以着力刻画了一批新时代军人群像的用意就很明显。

比如在剧中,除了张能量和牛努力之外,坦克一班一群朴实可爱的“新兵蛋子”形象也相当突出。以总是一口流利的湖南长沙方言出现的王晓旺为例,不论在什么场合,王晓旺一出口便是笑点,口头禅“我碰到你的鬼呦!”为该剧制造了许多笑料。

而腊强东、于大雷、梁杉等新兵身上,也有着不同程度的萌点,或憨厚,或耿直,引发了观众不少的反响。

当然,除了男兵们,女兵们的人物形象主要是依托新兵黄晓萌来展现的。剧中,“假小子”性格的黄晓萌虽然性格大大咧咧内心却很柔软,面对挫折有着不服输的精神,同时也是队内“开心果”般的存在。

同样地,不止是新兵们,老兵班长牛努力、坦克修理班张班长,以及剧中的各级连长、旅长等也相当鲜活,有人情味。不同于传统的军旅题材对硬汉角色的塑造,在《陆战之王》中,揭秘的还有军人群体温情和可爱的隐形属性。

坦克兵们吐槽互怼的日常既给观众展现了新时代军人更生活化的另一面,也让每一个角色显得都有血有肉,共同将整体剧集风格调和地偏喜剧和下饭。可以说,在《陆战之王》中,通过人物线的相互交错所展现出来的剧情内容是有笑点也有燃点的。

不过,尽管《陆战之王》在人物群像的不遗余力是有目共睹的,但客观来看,在一部分对人设的构架上也存在过于标签化的问题。

比如剧中的张能量,为了突出其张扬的个性和自我原则,坚持与救了自己的班长争功、与旅长自由搏击意外偷袭、与于大雷受罚站军姿却赌气跑到靶场……努力上进的黄晓萌,在揭发牛努力殴打张能量一事上显得有些不可理喻。

诸如此类的致命短板均切实地反映到了剧集弹幕和豆瓣评论中,“在部队早就被揍死了。”的斥责声不绝于耳,而这也是该剧之所以深陷口碑泥潭的一个关键因素。

结语

为了表现出军旅生活的味道,导演张寒冰层确立了三七开的剧本创作原则:30%为艺术加工创作,70%的剧情源于部队真实细节。但如今看来,该剧30%的艺术加工创作恰巧成为了该剧赶客的原因,令人有些惋惜。

但不得不承认,该剧的野心是很大的。立足于军改大背景,包括军队老兵未来出路、军人在家庭和部队之间的抉择、军人婚恋问题等等,《陆战之王》中关于军人工作、生活的描述均是真实接地气的。同时,剧中紧凑连贯的剧情推进以及军事演习等“真枪实弹”场面的打造同样也是令人热血沸腾的。

平心而论,《陆战之王》虽在故事创作层面存在短板,但在故事叙事方式和人物塑造等方面˙正试图摆脱 “红专正”主旋律标签,力图更加靠近年轻观众,从这个层面来看,其创作主题还是很值得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