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马斯克都避之不及的美国工会,政客们为什么趋之若鹜?

要知道,正是依赖于汽车工人等美国白人蓝领阶层的支持,特朗普才能在2016年大选中险胜对手。因此,这些即将因工厂关闭而下岗的工人正是特朗普的大票仓,对他2020年竞选连任至关重要。

周日午夜过后不久,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组织了美国通用汽车公司(GM)的4.8万名小时工举行罢工。

这是2007年以来美国汽车工会举行的最大规模罢工。

9月15日,通用装配厂外,一名汽车工人在路边手持罢工标志

看过近期热播纪录片《美国工厂》的读者,或许对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对于工会的强硬态度记忆犹新:“工会进来,我们就关门不做了。”

在纪录片中曹德旺所与之角力的,正是组织了这次通用大罢工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

那么,美国的工会制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对美国的政治经济产生着怎样的影响?或许,从这次通用的罢工事件中可以窥得一斑。

要工厂还是要市场?

在周日的谈判陷入僵局后,全美汽车工会开始呼吁工人们在通用汽车公司举行12年来的首次全国性罢工。

“这是我们最后的办法。”

工会负责与通用汽车关系的副总裁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周日在底特律市中心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不会对此掉以轻心。”

特里·迪特斯在新闻发布会上

通用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在谈判期间向汽车工会提出的协商方案包括增加70多亿美元的新投资、5400个工作岗位(其中大部分将被加薪)、改善福利,以及8000美元的合同奖金。

“我们本着诚意和紧迫感进行了谈判。”这家汽车制造商表示。

谈判中,全美汽车工会致力于阻止通用汽车关闭其在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的汽车装配厂,并认为工人们应该得到更高的工资,理由是通用汽车多年来在北美收获了创纪录的利润。

但通用汽车认为,关闭工厂是对市场变化的必要反应,而且与美国南部各州的非工会汽车厂相比,有工会进入的工厂,工人的工资和福利都更高。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作为关闭过时的配件厂的解决方案,通用公司向工会提出的方案包括未来可能在密西根州底特律生产电动汽车,以及可能将俄亥俄州洛德斯敦的一家工厂改造成电动汽车电池厂,或将工厂出售给一家与电动汽车初创企业Workhorse group Inc.有关联的集团。

一个新的电池厂可能会给洛斯敦的一些工会工人留在通用汽车的机会。

泰德·克拉姆在新闻发布会上

不过,汽车工会并未就此妥协。工会认为,通用关闭工厂是对工人的背叛,这些工人曾在2009年做出让步,帮助通用汽车度过政府主导的破产。

那一年,通用汽车以“工会造成的高工资、高福利使其丧失竞争力”为由申请破产保护,美国政府不得不用纳税人的钱对该公司实施紧急救助,此后,工会成为了众矢之的。

“通用需要明白,当公司需要我们时,我们会挺身而出。”与通用谈判的工会谈判委员会主席泰德·克拉姆(Ted Krumm)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但是现在是盈利期……我们应该得到一份公平的合同。”

周五,汽车工会宣布暂时延长与福特汽车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的合同,以便于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与通用的“斗争”中。

罢工将如何影响美国经济

突如其来的大规模罢工将对汽车工会和通用汽车两方都产生考验。

目前,美国汽车行业正面临销售放缓、推出电动汽车成本上升,以及减排的压力。

罢工将很快对通用汽车在北美的业务产生影响,尽管通用汽车部分高利润车型保持了健康的库存,短期内所受影响不大。

但密西根州安娜堡汽车研究中心负责工业、劳工和经济的副总裁克里斯汀·德兹齐克(Kristin Dziczek)指出,美国工厂的罢工还将很快促使通用关闭其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工厂。

“这将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她说。

一名汽车工人手举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旗帜

通用汽车工人上一次举行大罢工是在2007年的合同谈判期间,为期两天。1998年,密西根州弗林特市发生了一次更具伤害性的罢工,持续了54天,使这家美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损失了20多亿美元。

也许正因为此,在汽车工会周日呼吁罢工后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坐不住了,第一时间发推特敦促工会和通用“团结起来,共商协议!”

随后,通用汽车发言人托尼·维奥尼(Tony Cervone)表示,该公司“完全同意”特朗普的呼吁。

据悉,工会与通用的谈判美国东部时间周一(15日)上午恢复。

不过,工会方面称,双方在工资、医疗保健福利、临时雇员、工作保障和利润分享等方面仍然存在重大分歧。

工会走向衰弱不可避免?

除了经济领域,这场蔓延全美的罢工如果长时间持续,还可能对即将到来的2020年美国大选选情产生影响。

要知道,正是依赖于汽车工人等美国白人蓝领阶层的支持,特朗普才能在2016年大选中险胜对手。因此,这些即将因工厂关闭而下岗的工人正是特朗普的大票仓,对他2020年竞选连任至关重要。

在通用决定关闭俄亥俄州洛德斯敦的工厂后,特朗普在9月5日会见了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

9月15日,通用装配厂外,参与罢工的汽车工人

另一方面,特朗普潜在的竞争对手,包括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前副总统乔·拜登在内的民主党热门总统候选人也纷纷借机声援工会、拉拢工人选民。

桑德斯直接拿通用汽车十年前从美国政府纳税人基金会获得的500亿美元紧急救助资金说事:“我们向通用汽车传达的信息很简单:结束贪婪,与汽车工会坐下来,达成一项协议,以他们应得的尊重和尊严对待你们的工人。”

拜登在推特上说,他支持工会的要求,为其成员提供公平的工资和福利。“美国的工人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总统和总统参选人们忙不迭地向工会“示好”,看中的,无非是工会工人手中的选票。虽然近些年来,随着工人阶级的缩量,美国工会的影响力不复往昔,但是在传统的制造业、航空业,尚有一定的影响力,能够在联邦和州的层面进行政治游说,支持对自己有利的议员乃至于总统候选人。

然而,就在政客们对工会趋之若鹜的同时,真正的企业主却对工会所带来的支出增加、效率降低和企业内部的不稳定等问题避之唯恐不及。

2016年在美建厂之初就坚决拒绝工会的曹德旺,近日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再次强调了美国工会制度的弊病——变相保护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形成“大锅饭”,已不适合制造业发展。“可以说,美国制造业的衰败就是这样引起的。”

美国汽车企业特斯拉的CEO埃隆-马斯克也持同样的立场,认为全美汽车工会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汽车制造业,他无法容忍工会进入特斯拉的工厂。

9月15日,装有新车的运输车辆从通用底特律工厂开出

如今,美国新兴的科技企业、互联网公司中,不再存在传统工会的影子。雇主与员工的“斗争”转移到了社交媒体等更多新渠道上。可以想见的是,无论政客们如何“示好”,美国的工会恐怕再也难以恢复往昔光彩。

(文/张丽琴,图/网络,DAILY MEDIA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