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用汽车迎来12年来最大规模罢工,曹德旺一语成谶?

罢工而来的高福利固然可以给予一时安逸,却给不了长久安稳。随着智能制造的发展,制造业的最大功能已经不再是提供就业岗位,而是通过创新转化,形成更多尖端、畅销的产品。执着于高福利的产业工人和工会,是否能经受起人工智能带来的冲击,时间会给出答案。

罢工而来的高福利固然可以给予一时安逸,却给不了长久安稳。美国工人面临的竞争来自其他国家,更来自越来越多的机器人。

曹德旺“一语成谶”,通用汽车“祸起工会”。

据媒体报道,通用汽车公司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之间未能就薪水、医疗福利、临时工、就业保障等问题达成初步协议,UAW组织全美4.8万名工人罢工,这是12年来通用汽车工人最大规模的罢工。初步估计,罢工造成通用在美国9个州的33个制造厂以及22个零件配送仓库关闭。这让特朗普也急了,他在推特上发声,呼吁双方继续进行谈判。

最新进展是,当地时间16日上午10点,两方谈判代表恢复谈判,以解决罢工问题。16日,通用汽车股价收跌4.25%。

这则新闻,似乎让曹德旺这两天刷屏的金句“曹德旺:美国工会制度已不适合制造业发展 变相保护不努力的工人”有了注脚。毫无疑问,曹德旺并非导火索,此番大罢工因通用公司关闭四家工厂的决定而起。

UAW是美国汽车产业工人的代言人,是非常具有战斗力的工会组织,也代表着美国汽车业的传统与光荣。但是罢工背后汽车公司与产业工人之间的权益博弈,更是美国制造业困境的真实写照。

通用等汽车公司都领教过罢工带来的杀伤力,即便在罢工的压力之下,通用也没有与UAW达成妥协。原因很简单:通用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美国车市不振,通用的销量下滑,新车囤积,关闭工厂、裁员或者减薪,是企业迫不得已的自救。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通用接受了联邦政府大量救助和补贴才维持了生存,关闭了不少装配厂。纪录片《美国工厂》中,曹德旺在俄亥俄州收购的工厂,就是当初通用关闭的装配厂。

工人争取自己的权益对不对?当然没错。但企业和工人之间并不是对立的,而是利益的共同体。美国的汽车产业历史悠久,汽车工人曾经是非常令人羡慕的职业。

畅销书《简斯威尔》记录了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汽车小城衰败的境况,其中大多数通用汽车工人在装配厂关闭之后,再也找不到时薪28美元的工作了——这就是市场给出的答案。

进一步说,通用汽车工人尤其是工会的领导者,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人,而是工人中的“贵族”了。美国制造业成本中45%是人工费用,福利一再被推高的背后,是骑虎难下的企业经营者。

岁月静好时,你好我好大家好;出现危机后,企业压缩成本和维持工人福利的矛盾就再难调和。曹德旺经历了在美国设厂的过程,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有工会,那就要撤出来。他认为,工会已经成为一个自上而下的封闭系统,分蛋糕的冲动超过了做大蛋糕的努力,这是美国制造业衰落的重要原因。

是否认可这句话,或许立场不同观点也不同。但受制于工会的美国制造业,的确在这个时代有些格格不入。特朗普高喊“制造业回流”,可此时的制造业格局早已不同以往,美国产业工人的竞争者不再是美国工人,而是其他国家的工人,以及越来越多的机器人。

罢工而来的高福利固然可以给予一时安逸,却给不了长久安稳。随着智能制造的发展,制造业的最大功能已经不再是提供就业岗位,而是通过创新转化,形成更多尖端、畅销的产品。执着于高福利的产业工人和工会,是否能经受起人工智能带来的冲击,时间会给出答案。

孙兴杰(国际关系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