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愿望》哪里不行了?不要让戏外风波,扼杀一部电影

在华语电影市场,青春片是不可或缺的类型,但过去的青春片往往把镜头对准了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这次《小小的愿望》,却把男生的友谊放在了剧情的中心。

或许是因为青春意味着命运有无限的可能,所以才让张爱玲有了“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便是一生一世”的感慨。

青春期的变数,今年又投射到了青春片《小小的愿望》身上。

不少没看过电影的观众,因为改名、删改、调档、番位等一场场风波,在评分网站上先入为主地先打了一星。而许多看过电影的观众,则不吝啬自己的好评,说它还是一部2019年最好的喜剧电影、有笑有泪的好电影。

虽然是翻拍但是有了更高的超越,虽然那个“大愿望”被阉割、被改名经历了很多坎坷,会对电影的叙事和情感表达有所伤害,但在现在的大环境中,《小小的愿望》是戴着脚镣跳舞,创作者已经尽力了,这是尝试的过程,也是一种成长。

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部电影实际上是一部伤感的喜剧电影,用笑来面对死亡。兄弟间的感情不仅是中二、更多的是一种体面的告别仪式,用了诙谐的包装手法来表达对生命的敬畏与尊重,更升华的主题。

《小小的愿望》讲述三个刚成年的高中毕业生,探索成长的故事。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三个青春期的中二男生聚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

一、男人之间的情感比爱情还浪漫,谁的青春不疯狂

在华语电影市场,青春片是不可或缺的类型,但过去的青春片往往把镜头对准了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这次《小小的愿望》,却把男生的友谊放在了剧情的中心。

彭昱畅饰演的高远,因为患上肌肉萎缩症时日无多。王大陆、魏大勋饰演的死党徐浩、张正阳,一心想帮他实现人生的愿望。

两人以为他会想去看一看大海,便把他从医院偷出来,带他去看“白浪逐沙滩”。

三人行必有乐事。马路上的搞笑袭警、推车在沙滩上的事故频发、大海里的刺激游水,让这次“圆梦”之旅暗淡收场。

大概怕两兄弟再出幺蛾子,高远直接说自己的愿望是谈恋爱,成为大人。

替重病的兄弟找女朋友,这难度可比去海滩大了N次方,但两兄弟却煞有介事地开始张罗这件事。

从刚分开不久的高中同学,到多年没见的初中同学,虽然每次向女孩直白的发出邀请都以一巴掌收场,但即使被打得眼冒金星,也依旧要找下一个。

两人和女孩们之间的沟通艺术,让不少人在电影院一面笑得前仰后合,一面为他们“不抛弃、不放弃”的兄弟情偷偷掉下眼泪,希望赶紧出现一个女生来拯救三兄弟。

男生之间的情感不浪漫,但一旦认真起来比爱情还好嗑。

《小小的愿望》让不少人在观剧后,想起了那些年一起疯、一起狂的兄弟。

人到中年,生活总是在应酬中变得粗粝和油腻,正如《水手》中唱到的:“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但神奇的是,只要遇到少时的挚友,所有人都会放弃表演,做回最真实的自己:敢疯、敢笑,也敢哭。而这就是,青春期的友谊,真挚而没有保质期。

二、虎妈猫爸从不是“反派”,这样的爸妈来一打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叫“家庭沉默症”。是说孩子在家与学校判若两人,在同学面前热情开朗,在家长面前却沉默寡言。

《小小的愿望》中,高远在父母和朋友面前就是“两幅面孔”。朋友面前可以一起疯一起笑,大声喊出自己“难言”的愿望。在爸妈的柔声询问中,他依旧选择沉默,不肯对爸妈说出真实的想法。

爸妈也像王大陆他们那样,猜测高远的愿望,并用自己的方式帮忙实现。

高远爸爸以为儿子渴望运动,在电视上看到一位父亲推着残疾的儿子跑了马拉松,自己也开始锻炼身体推着高远在赛道奔跑。结果却是他被救护车到医院,儿子被丢弃在野外一整晚。

母亲觉得高远喜欢篮球,费尽心思请来了篮球明星巴特尔看他,但高远却在比赛日,看起了女团热舞。

高远不愿意告诉父母自己想恋爱的愿望,无非是担忧父母会生气他小小年纪胡思乱想。但电影的走向,完全超出了观众的预料。

高远的爸爸从徐浩处得知真相后,不仅没有生气,还主动帮他们替高远找“女朋友”,最终寻得了善良性感的小姐姐。

在高远和小姐姐约会的时候,老妈突然来探视。老爸和徐浩、张正阳他们还联手上演了一场阻扰老妈进病房的好戏,惊险又爆笑,看得人直发笑。

《小小的愿望》里的高远一家,让不少观众感触:父母在太多的时候,都是把自己的主观意愿加给孩子。

在孩子的眼中,父母代表着权威。虽然很爱爸妈,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沟通,心里的很多想法都羞于表达。面对许多事情,因为不想让父母担心,所以掩盖起自己的不愉快。

《小小的愿望》里藏着父母的苦心,虽然高远爸爸跑马拉松的姿势很拙劣,但告诉了观众:父母可能有时候不太懂我们,但是他们的爱毫无保留。

三、三位“老”男孩各显神通,不要再次错过美好的青春

《小小的愿望》剧情设定在2000年前后,刚刚高中毕业的三位小伙子爱篮球、爱《灌篮高手》、爱帅气的球鞋。

行走在年代感十足的老式电视机、灌篮高手海报间,彭昱畅、王大陆、魏大勋三位大男孩,在剧中奉献了少年感十足的表演。

高远的大部分戏份都要在病床和轮椅上完成,彭昱畅则要靠眼神传达出角色的各种情绪。在他的眼神中,我们看到了高远在绝症中的颓废、圆梦后的欣喜,少了肢体语言的辅助,彭昱畅依旧灵动十足。

30岁的魏大勋,初入荧屏的演技略显青涩,虽不是科班出身却也能让观众眼前一亮。他给剧中这个骗老爸钱、剪心爱球鞋只为兄弟的傻男孩,赋予了呆萌的气质,成为了全剧的笑点担当。

历经《我的少女时代》等多部经典青春片的锤炼,王大陆在《小小的愿望》中延续了他最擅长的“帅酷”表演,但曾经的把妹高手却变成了不懂风情的傻小子,问几个女孩是否愿意做高远女朋友的几场戏,让人看得哭笑不得。

此外,导演田羽生客串的交警,曾出演《前任3》的曾梦雪此次扮演的小姐姐,也颇为亮眼。

铁打的死党情、深藏的父母情,还有即使面临死亡,也依旧躁动的青春,让《小小的愿望》不再是简单的青春片。

另类的青春容易受到非议,别样的青春片也是。虽然《小小的愿望》命运多舛,但如今依旧保持着不错的上座率和排片。每一个拥有友情和亲情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深切的感动和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