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的掌上明“猪”

来源 |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作者| 唐雪萍

编辑| 杨一枝

“只要站在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雷军或许不会想到,自己当年说这句话之后,小米借着移动互联网的快车道,几年时间浴血拼杀才勉强跻身互联网公司头部阵营,而本尊猪兄弟什么也没干,躺着就成了时代焦点。

2019年,猪兄弟的确是火了一把,价格奇高不说,还时常缺货。

现在的猪市行情是“八月份有猪,立马买路虎,十月份有货,年底迈巴赫,冬至的猪毛,根根换金条”

宁吃唐僧肉,不惹二师兄。唐三藏大概也没想到,这个好吃懒做的二徒弟能够在有生之年身价上超越自己。

8月19日,深交所正式发布公告终止雏鹰农牧上市,这个曾被业界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的现代化农牧企业,并没有像它的名字那般鹰击长空。

如果事先知道二师兄会起飞,估计侯建芳当初打死都不会带着雏鹰农牧迈向多元化扩张道路,从而风雨飘摇。

这些年,雏鹰农牧投资的对象包括地产、电竞、互联网、金融、电商等领域,转型看似搞得风风火火,实际上并未给集团带去多大收益,资金链断链、买不起猪饲料等舆论经常盘旋于其头顶。

适逢如今猪价牛市,“侯家猪”还没被端上餐桌,自己却先被饿死了。

从创办雏鹰农牧到实现A股上市,侯建芳用了22年,而跌落神坛只用了8年。

压死骆驼的从来不是稻草,而是放稻草的那个人。

企业多元化转型一直都是伪命题,也从来不缺套路,对于企业来说,具体该怎么做、普通人能不能听懂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人愿意为此买单就足够了。雨润祝义才比侯建芳的路子还野,所以他的下场也更惨,自己都被浸过“猪笼”。

雨润不养猪、只杀猪,凭借着猪肉市场搬运工的角色,祝义才在2001年闯进了《福布斯》百富榜,也是从此刻开始,其多元化扩张脚步正式迈开。

之后的剧情与雏鹰农牧如出一辙,雨润深陷债务和亏损泥潭不能自拔,祝义才本人于2015年被羁押。

今年一月,被关1400多天的祝义才重获自由,面对千疮百孔的雨润,不知他是否还记得多年前那句话:多元发展是个陷阱,也是机会,关键在人。只要主业稳固,多元化决不是吃人的老虎。

多元化虽然不是吃人的老虎,但是轻易去摸老虎的屁股肯定是要付出代价,不论大小。

靠猪起家,侯建芳和祝义才都未能在猪年迎来事业上的第二春,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只有在今年“养猪、杀猪”一词才更具讽刺意味,2019年究竟是猪事不顺,还是整个行业的诸事不顺?

数年前,北大才子陆步轩当屠夫的新闻曾一度引发是否浪费人才的大讨论,在北大的讲台上,陆步轩曾羞愧地说,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归根结底,这不是学术较量,而是中国知识分子和成功人士对自身阶层的抗争。因此,侯建芳和祝义才着急转型,或许并不是受猪周期寒冬影响,而是他们起家后压根就不想再养猪。

当然,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除了今年这样的牛市,养猪利润不高,资金回笼周期较慢,转型无疑是来钱最快的路径。

转型成功可以挣快钱,不成功至少也可以顶着光鲜亮丽的头衔、手里拿着锋利的镰刀去资本市场收割一把。

只是,到最后它们自己却成了最大的那一把韭菜。

养猪是个累活、脏活,互联网大佬对此却情有独钟。

2009年,网易将盛大、九城斩落马下游戏事业登上顶峰后,丁磊事了拂衣去,跑去了养猪,只差深藏功与名。

据说,丁磊养猪是因为他有一次吃火锅,感觉猪血的质感和颜色不对劲,要求让店家予以更换。这次事件后,他本着“养安全猪,安全养猪”的八字方针,贯彻执行了该项事业。

恰逢那段时间,瘦肉精、三聚氰胺等食品安全事故频发,丁磊的不务正业倒为他获取了一个积极响应食品安全政策号召的良心企业家头衔。

六年之后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吃过“丁家猪”的曹国伟在微博上评论时也不忘卖萌:在听了若干年后终于吃到了丁丁养的猪,俺鸡冻了半天。

“网易做这个事情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多少钱,是希望探索出一个可以提高食品安全保障、提供农村工作机会的又能全国推行的养猪流程和模式。”

网易养猪具体能赚多少钱外界并不清楚,人们只知道自从丁家猪面世后,几乎成了那几届乌镇饭局的暖场必备菜。

对于打过大仗、见过无数大场面的各路大佬来说,能在互联网大会那几天都短暂地卸下马甲,吃上一口没有套路的丁家猪肉,是一种幸福。

只是那些大佬们似乎都忘了,他们吃肉本身就是在为丁家猪打广告,还免费,这比请明星代言划算多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开心就好,毕竟在那几年的互联网战场千金难买一笑。

人们还知道,2016年丁磊借网易考拉大促销,将三头“丁家猪”进行了为期三天的一元起拍活动,最后分别以10万、16万、27万的高价卖出,价值堪比黄金。

如今,网易未央猪在天猫旗舰店上的售价为259元/1900g。

对于丁磊而言,养猪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而是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的资源互换,这个资源叫钞票。

从去年开始,阿里、京东也纷纷加入养猪业。它们在这条路上手握AI技术,并都制定了自己的战略:我们不建养猪场,只提供技术与猪场合作。

大强子曾说自己脸盲,但自从有了AI识别技术后,猪脸都能识别,即使再脸盲,也不再是硬伤。

其实也不难理解阿里和京东数科为什么要跑去养猪,技术虽然是门槛,但以技术为噱头也更容易赚钱。技术给你了,至于养殖户能不能把这事做好,那就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了。

在互联网金融崛起的那几年,几乎所有参与的人都在高喊银行不改革,我们就革它们的命,并身体力行地付诸行动,其势头就犹如梁山好汉打着替天行道的大旗,有条不紊的造反。

但是到了去年,所有人也只能把这个口号憋在心里,就算身体再诚实、再想要,也绝不能说出去。

辗转之间又到了去年八月,以京东金融自换招牌为分水岭,所有人连想都不能去想了,此举无疑打碎了他们占山为王的梦想。

然而革命已经开始,不继续闹下去,闹出个完全胜利是不行的。所以具体该怎么去闹,由谁发号施令,这些都成了重要问题。

冬江水寒鱼先觉,连趣店都喊出了我们不放贷,我们只做金钱的搬运工。形势比人强,于是乎所有人都去主动寻求招安,由造反派摇身一变,成了银行自我革命道路上的先遣队。

再回头结合阿里、京东养猪这个事情看,可谓是一举三得,技术不仅能赚钱,还可以顺手帮大哥们放放贷,皆大欢喜的同时,没准还能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添砖加瓦,荣获一个扶贫先锋、英雄的特等勋章。

说到扶贫,王健林堪称是榜样。

改革开放进行了这么多年,要实现共同富裕绝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可问题的关键在于,政策坚定不移的带头,谁去实施这些举措?

答案是有钱的大佬,当然是越有钱越好。比如前有王健林贵州养猪,后有刘强东河北扶贫当村长,这些都是企业响积极应扶贫号召,实现共同富裕的经典案例。

2014年年底,王健林决定去贵州丹寨县养猪扶贫,在他的计划里,准备在那建设30万头规模的黑毛猪养殖场和屠宰厂,万达提供猪仔和饲料不说,还让全县所有贫困人口入驻,产出的猪肉也可以直接通过万达广场卖到全国。

看得出来,王健林考虑得很周详,而万达广场是这个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它承载着一方黎民百姓变现大计的中转站角色,道理就如同要致富先修路一样。

说干就干,在王健林宣布这个决定三个月后,万达就与贵州达成合作,两年半后,六盘水迎来了贵州第一家万达广场。

猪场还没有建起来,就先把自家广场搬去了贵州。看来,王健林应该深谙兵法,在扶贫这件事上都懂得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万事俱备,接下来就是直奔主题,为此万达还专门花了很多时间去那些养猪企业实地考察和调研,可结果发现,养猪不但成本高昂,而且要命的是,利润与地产行业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留下王健林与丹寨县政府工作人员那段对话:“原来我以为盖个猪场……他回去跟我说要十万头猪场要几个亿,我说你盖个猪场要几个亿,我们盖个五星级酒店才多少钱?”

原本是圈地养猪,圈着圈着,却圈出了一栋栋万达商业楼。还是老本行来钱快,这个铁饭碗不能丢。

同样是地产大佬,同样是在贵州,同样是扶贫,许家印的养猪事业显然比王健林强得多。2016年2月,恒大集团投资3亿在贵州毕节市实打实地建起了猪场。

从2007年恒大集团入驻贵州以来,对当地的扶贫事业许家印算是操碎了心,时至今日,恒大在贵州扶贫事业取得了初步性胜利,也获得社会广泛好评。

但却鲜有人知道,许家印在贵州拿地也拿到手软,光是2017年12月的一天,恒大以12亿多人民币的价格,拿到位于贵阳市艳山红镇原氧化铝厂片区的五块地皮。

而这只不过是恒大在贵州地区房产开发的九牛一毛,扶贫与盖楼两不误,恒大既赢得了名声,也赚取了利益。

许家印之所以能双管齐下,是因为人们却忽视了这背后那条铁一样的定律:人们的购买力与房价的高低往往是成正比。

从传统养猪、杀猪大户着急转型,到地产商圈地养猪,再到互联网公司的入局。

这三种截然不同的养猪路径,其背后更深层次的逻辑也是三种截然不同财富人生。

传统养猪大户着急转型,一是阶层抗争,打个比方就算雏鹰农牧今日依旧辉煌如初,侯建芳说我是个养猪的,吃瓜群众不会觉得惊讶,因为你本来就是。

但如果这句话从马云口中说出来,效果会完全不一样,这一上一下之间到处充满着文章。二是跟互联网、地产等看起来高大上的行业挂上钩后,它们能获取一个好的估值。

地产商养猪虽然都是打着扶贫的口号,也有人付出了实际行动,但是到最后却形成了一条规律和两种扶贫境界。

总管地产商养猪扶贫,没有任何公司会因此把自己变得更穷,相反地都是越来越富。

只不过,王健林代表的是第一种境界:虚晃一枪、声东击西;许家印代表的是第二种境界:就地取材、名利双收。

互联网公司的养猪逻辑就很好理解了,不管第三方合作伙伴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前者只坚守一条:要钱给钱、要技术给技术,反正我就不干脏活、累活。技术收益和放贷收益就足够喝他个三百杯。

这些年,但凡体量较大的互联网公司在与传统企业合作的过程中,一句赋能搞不定的事情,那就加一句合作共赢,就犹如一剂春药,人人都想要。

如果丁磊养猪那会,AI技术有这么成熟的话,也许他也不会把养猪事业搞得这么复杂,“互联网+”思维显然要比凡事亲力亲为轻松许多。

养猪好,养好猪。这还真是个“学问加技术”双重标准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