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名女性残忍被害,杀人回忆的原型悬案,30多年后水落石出

凭《寄生虫》在戛纳摘得金棕榈的导演奉俊昊

代表作《杀人回忆》的凶手原型

30多年前犯下华城连环杀人案件的犯人

终于被抓

昨天,韩国警方公布的消息震撼了无数人:电影《杀人回忆》的凶手原型被抓。

这起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京畿道华城连环杀人案,凶手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了9名女性,另有一名受害者逃生。一直到2006年,这10起案件都过了公诉期,依然逍遥法外。

2003年,韩国大导奉俊昊以这起案件为原型拍摄了电影《杀人回忆》,并在当年的韩国青龙奖和大钟奖上获奖无数,被称为韩国的国民电影。

它在我国也取得了相当高的评价,豆瓣评分8.8,30多万人打分,名列TOP250部电影中的第115位,被无数影迷奉为必看的经典悬疑犯罪类电影。

华城连环杀人案也因此让无数中国人胆战心惊。

《杀人回忆》

距离案件发生30多年过去,终于在昨日,韩国警方宣布发现一名现年50余岁的嫌犯A某,该嫌犯因在1994年奸杀妻妹,1995年至今在釜山监狱服无期徒刑。

这也符合连环杀手基本不可能停止杀人的理论——除非他被抓或死亡。

今晨9点,韩国京畿道南部地方警察厅举行了发布会,嫌犯A某的DNA与华城案中三起证物中留下的DNA一致,目前嫌犯仍坚称自己与案件无关。

抓到凶手,就实现了正义吗?就大快人心了吗?30多年过去了,卷入这起案子的又何止被害的10名女性。

心中没有痛快,更多的是震撼和心痛——公诉期已过,这名凶手很大概率不会因为这些人命受到任何法律上的惩罚。

但警方没有放弃追查。京畿道南部警察厅已经编制了57人的调查组,会进一步重新检测证据、询问嫌犯,“虽然追诉期已过,但我们会带着历史使命竭尽全力。”

01

数次影视改编,

所有人都渴望抓住凶手

作为牵动民心的大案,华城连环杀人案在1996年就被制作成为舞台剧Come and See Me,《杀人回忆》也正是在这部舞台剧的基础上进一步调查采访得以高还原度的改编。

奉俊昊导演一向关注对反映社会现实的题材,不论是在戛纳获奖的《寄生虫》,还是《杀人回忆》、《雪国列车》、《海雾》都与韩国社会的现实状况息息相关。

《杀人回忆》在韩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近年来,大热韩剧《Signal》、《岬童夷》、《隧道》、《火星生活》等将华城连环杀人案一次次搬上荧幕。有的还为凶手编造了悲惨的原生家庭,试图通过“恶魔是后天制造的”这一点解释凶杀案缘由。

无一例外,电视剧的编剧和导演都通过穿越等各种现实中不存在的艺术手法,实现了我们的愿望:主角最终抓住了华城连环杀人案的犯人。

《Signal》豆瓣评分9.2

《岬童夷》豆瓣评分7.3

《隧道》豆瓣评分8.1

《火星生活》豆瓣评分9.0

唯有《杀人回忆》中,宋康昊饰演的探员朴斗满没有抓到凶手。

警方用尽了办法,不惜违反纪律、暴力执法,因为韩国技术不足,把DNA寄到美国进行比对,最后依然失败了。

这也正是现实中让人捶胸顿足的真实情况——不是每一次都能做到邪不压正。

更何况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

电影以直白也残酷的叙事方式,记录了这一系列的虐杀和办案警方的痛苦与无能为力。

朴斗满(左)

多年以后,朴斗满回到了当年第一起案件的发生地。他蹲下身,透过这个曾经藏有无辜女性尸体的下水道,看到了什么?

2003年电影上映后,在韩国掀起了势不可挡的观影热潮,鉴于凶手在1995年就已经入狱,他无法在电影院看到这部电影。

在影片的最后,奉俊昊设定的镜头是朴斗满探员一个漫长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凝视。

据说这是奉俊昊试图通过这双眼与凶手对视。

如果他有机会看《杀人回忆》,他当时会想什么呢?他与朴斗满对视的那一刻——是在沾沾自得吗?

《杀人回忆》中没有什么恐怖血腥画面,却一次次让人胆寒。

02

华城连环杀人案

华城连环杀人案是韩国三大悬案之一。从1986年到1991年,毫无人性的杀人犯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先后犯案10次,受害女性没有年龄、职业等规律,从20多岁到70多岁全都是他的“猎物”。

他不光杀害了这些女性,还通过一些惨无人道的手段剥夺了她们的尊严和灵魂。

凶犯曾将桃子塞入一名受害者下体

案件发生期间,韩国动员了205万名警察和军队,搜查了21000名嫌疑人,鉴定了570组DNA、180根毛发、40116枚指纹[维基百科]。虽然在前5起案件中收集到了凶手的精液、血液和毛发,甚至确认了凶手是B型血,但依然没有抓到他。

终于在第8起案件发生的时候,抓到了一名凶手。因为掌握了犯罪现场发现的阴毛与犯人阴毛一致的确凿证据,被判处无期徒刑。

然而却没有发现他与其他案件的确实关联。

华城连环杀人案到底是一人做的,还是多人做的,至今难以下判断。曾被指认的第7、9、10起案件的嫌疑人们都选择了自杀。

整起事件扑朔迷离,给韩国民众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在民间有了“华城怪谈”的传说。

韩国通过技术制作的凶手外表

03

公诉期已过,

但从未放弃追捕

上世纪以来,韩国杀人案件的追诉期一直是15年(华城杀人案最后一起发生在1991年,公诉期在2006年结束)。

在2007年,经过法律修订延长至25年。

2015年,韩国国会终于通过新一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这一次,杀人犯罪公诉时效将被废除,杀人案件将被永久追诉。

因为公诉期已过,警方这次发现的嫌犯A极有可能不会因此受到法律惩罚。但韩国警方也表示,出于这起案件的特殊性和公共利益相关,会考虑公开凶手身份等相关信息。

他们从未放弃找到凶手,哪怕公诉时效过了13年。

曾任华城连环杀人案现场搜查组组长的警察河升均,他也是《杀人回忆》中朴斗满角色的原型,是追踪这起案件时间最久的刑警。

他在退休之际出版了自传《华城尚未结束》,详细记录了这起案件的始末,希望以此推动调查的进展。他在书中写道,“请务必不要比我先死。我们必定应该会晤的。”

河升均今年已经73余岁,他把没能抓住凶手的自己称为“对于晚辈和被害者遗族来说是一生的罪人”。

今天,真正的罪人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生命的逝去无法追回,不论如何,终于是多少填补了遗憾。

文 / siri110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联络

- THE END-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