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云南铁杉首次公开全貌:树龄超1100年 胸径近4米

如果千万年前的地球上没有巨树庇护,人类的早期灵长类祖先可能都无法得以生存和演化。

在原始森林中,一棵巨大的古树通常支撑着庞大但无形的动植物生命网络,是其生态系统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尽管记录中国原始森林与代表性巨树意义重大,但是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大陆还一直没有公开传播的巨型古树等身照作品。(鹅眼第233期,文字:绿色和平 吴浩,编辑:黄松)

中国云南省横断山脉保留了原有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是中国唯一剩余的IFL(未受侵扰原始森林景观)之一,也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云南省西北部的3个平行河流区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地。

云南省中西部的大理州,地处中国三大特有物种起源和分化中心之一,拥有中国近三分之一的高等植物和动物种数,是全球景观类型、生态系统类型和生物物种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

从2018年起,绿色和平与野性中国共同开展了云南代表性古树拍摄项目,致力于寻找、记录、保护中国西南地区最具有代表性的天然巨树和其代表的原始森林。经过不懈努力,工作人员在地处澜沧江和怒江流域之间分水岭、位于大理州云龙县漕间海拔3200米的志奔山,发现了一株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古老的一株云南铁杉——树龄1100岁、树干胸径近4米的“千年云南铁杉王”。

云南铁杉,统治着滇西北的温凉性森林生态系统,是诸多珍稀动植物的重要栖息地。它主要生长在海拔2400米到3500米,是滇西北温凉性针叶林的特征性树种。由于云南铁杉林中的动植物非常丰富而多样,也是代表三江并流区域生物多样性最高的植被类型之一。

找到了树王,挑战才刚刚开始。由于千年古树附近没有其他等高建筑或植物,只是孤傲、壮丽地屹立在山坡的一个斜角,工作人员必须设法安全登上树干本体,才有可能开展树上植物信息的调研记录。

在绿色和平与野性中国的多方协调下,2018年春天,一支由植物学家、攀爬高手、生态摄影师组成的“上天入地小分队”, 在项目前期耗时10个月,确定了千年古树的生态价值和拍摄条件,并制定出符合国际标准的科学攀爬方案。

主动挑起攀爬主教练任务的,是国际搜救教练联盟资深专家范开林。同行攀爬人员还有90后极限运动摄影师阿左,接受过高空作业国际绳索系统IRATA专业培训的钟峪。

为找到最好的摄影光线与角度,这支最能“上天入地”的小分队,凌晨3点就上山开始准备攀爬。

尽管三位攀爬高手都有丰富的户外高空作业经验,但要爬树一株1100岁的古树,至少面对两个难点,一是要严格遵循国际树木协会的生态标准,不能破坏到树上重新生长的伴生植物,还要通过头戴的GOPRO设备尽可能完整地记录它们;二是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这树古树已经在20年前因山火死去,目前还不知道树干内部是否有腐坏,能否承受工作人员打保护的锚点。

当攀爬人员钟峪历时数小时爬上树冠,身体紧紧贴着树干,用完全不同于平地的视野,观察着围绕树干茁壮生长的泡泡叶杜鹃、苍山越桔、凸尖杜鹃……她终于体会到,一棵巨树,能以其极为庞大的身躯和巨大的树冠,承载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甚至可以说,如果千万年前的地球上没有这些巨树的庇护,人类的早期灵长类祖先可能都无法得以生存和演化。

在三位攀爬专家克服多个技术难点,并配合无人机的航拍,千年古树的雄伟粗壮终于被记录下来,这棵1100岁千年云南铁杉王的10亿像素高清等身照,也得以在2019年完整地向公众呈现。树木是已知陆地上最高的植物,有史以来,地球上最为巨型动物的体长鲜有超过30米。当一棵树的高度接近乃至超过30米,以人类的角度来看,便可以称为“巨树”。

工作人员在云南省大理州调研的过程中,还遇到一位82岁的老护林员杨师强。在林场工作36年退休后,他为守住家门口珍贵的原始森林宝库,一直致力于移栽人工林百日苗,至今面积已达一万五千亩。

杨师强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他是第一批发现了志本山千年云南铁杉王的林场人员。1964年,杨师强带着两位林业专家,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找了两天一夜,终于找到了这株世界上最古老最粗壮的云南铁杉。

得知老人已经55年没有再见过千年云南铁杉王,在工作人员的协调下,2019年春天,老护林员杨师强重新踏上志奔山。在森林的尽头,杨师强终于再次看到了古树,老人的双手轻轻抚摸着老树的树根,两种皮肤纹理交织,仿佛一副油画。年华有痕,岁月无声。此时此刻,人与自然正进行着最纯净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