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取消民办园收费备案 专家:自主定价并非脱离监管

新京报讯(见习记者 樊朔)近日,广东省东莞市三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我市幼儿园收费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取消民办幼儿园收费备案制度。《通知》规定,民办幼儿园保教费实行市场调节价,收费标准由幼儿园根据办园成本、办园质量等情况合理确定。

《通知》同时规定,财政补助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应当在市教育主管部门公布最高限价范围内合同约定收取费用;公办幼儿园(含集体办,下同)保教费则实行政府定价管理,收费标准由市教育局提出,经市发展改革局会同市财政局审核,报市人民政府审定并公布后执行。

民办幼儿园收费备案虽被取消,但其中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定价依然需要低于教育主管部门规定的费用“天花板”。此举被外界视为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拥有了自主定价权。

取消收费备案制度,实行“老生老办法,新生新办法”

《通知》显示,东莞市幼儿园收费项目统一为:保育教育费、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

保育教育费是指公务费、业务费、固定资产折旧费等正常办园费用支出。服务性收费则包括伙食费(含营养餐点)、托管费、校车费,按实际发生的费用收取。代收费项目包括生活用品费、外出活动费、体检费。此番取消民办幼儿园收费备案制度针对保育教育费,服务性收费及代收费项目此前并不在备案范围。

取消收费备案制首先在家长中引起波澜。东莞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自家孩子在东莞市莞城区某民办幼儿园就读。除第一年入学时学费低一些,此后每个新学期开始,孩子这一学期每月应交学费都会涨五百元左右。“收费进行备案时每学期都会涨不少,我担心取消备案制后学费更会肆无忌惮地涨。”

东莞市921所民办幼儿园收费情况的统计结果显示,目前,月收费800元以下的民办园有216所,约占民办园总数的23.4%;月收费在800~1000元之间的民办园有328所,约占35.6%;月收费处于1000~2000元之间的民办园有272所,约占总数的29.5%;月收费在2000元以上的民办园有105所,约占总数的11.4%。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实行收费备案制期间,部分幼儿园为吸引新生报名会选择以低于备案价格的“优惠”学费吸引家长报名,在新生入园后,再根据备案价格调整学费。

东莞市发改局价格和收费管理科科长刘仲贤告诉记者,取消民办幼儿园价格备案后备案价格不再成为民办幼儿园收费依据,以备案价格“折扣”来实现学费变动的现象将不再存在。

此外,新规规定民办幼儿园在幼儿入园时要以合同约定的方式与幼儿家长签订协议,明确收费方式、收费标准、收费期限等内容;民办园保教费标准实行“新生新办法,老生老办法”。“新生”是指每年秋季入园的幼儿以及转来的插班生;其余幼儿为“老生“,两类幼儿分别按其注册入园当年园方公布的收费标准执行。这也就意味着,新生入学时即能确定未来的保教费总额,不受未来保教费收费标准变动影响。

政策符合市场基本规律,但不会带来长期利好

位于东莞市东城区的金色未来幼儿园是一家民办幼儿园,根据东莞市发改局网站公布的民办幼儿园保教费收费情况一览表,该幼儿园每月保教费接近3000元,属于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该幼儿园一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这一政策将定价自主权给予了园所和投资人。“在园方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前提下,适当自主调节保教费用既能够保障园方有适当的收入,又能保证老师的收入,还能满足有优质教育需求的家长,这是一个对三方都好的事情。”

政策出台后,虽然园方获得自主定价权,但她表示,幼儿园董事会将谨慎调整保教费用,并保证“老生老方法,新生新方法”。

有评论认为,取消收费备案制度对于民办幼儿园是一大利好,民办园有可能大规模上调学费。刘仲贤回应,不再受收费备案制度约束的幼儿园主体是民办幼儿园中的非普惠性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实行政府定价管理,而财政补助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市教育主管部门公布最高限价范围内合同约定收取费用。“现在我们大部分幼儿园都是普惠园,未来幼儿园学费大规模上涨的情况不会发生。”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9月,东莞市有公办(集体办)幼儿园204所,在园幼儿6.7万人。民办幼儿园921所,在园幼儿29万人,其中有604所民办幼儿园认定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普惠性幼儿园在全市幼儿园中占比在70%以上。

刘仲贤透露,取消收费备案制度是贯彻落实广东省发改委相关政策精神。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和《广东省定价目录》,民办幼儿园收费退出了定价管理目录,因而收费备案一律废止。此前东莞市民办幼儿园的定价也是由市场调节,民办园举办者仅需依照相关规定备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营利性幼儿园按照市场定价是基本的规则,取消收费备案制度并不会带来特殊利好。

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王磊认为,东莞取消收费备案制度符合市场预期。“从政策上讲,《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营利性幼儿园是自主定价的,东莞的政策属于一脉相承,没有什么意外的。”

实际上,各地也在逐步取消民办幼儿园收费备案制度。

2016年12月,福建省发布《幼儿园收费管理办法的补充通知》,取消民办幼儿园保育教育费备案制度,规定民办幼儿园收取费用的项目和标准由幼儿园根据办园成本、市场需求等因素确定,向社会公示,并接受价格主管部门和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

2018年3月起施行的《江苏省幼儿园收费管理办法》也规定,营利性民办幼儿园保教费、住宿费、服务性收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具体收费标准由幼儿园依据办园成本、服务内容、服务质量、社会承受能力及市场状况等自主确定,无需备案。

广东省内,广州、佛山、阳江等城市也在东莞之前陆续取消了民办幼儿园收费备案制度。

营利性民办园收费仍需监管

“取消价格备案并实行市场定价的行为,短期内有可能导致民办园费用普遍上涨,出现价格波动等等。”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海英表示,此次东莞在取消收费备案的同时也适当完善了幼儿园收费机制,“比如收费的方式、收费项目限定、‘新生新办法,老生老办法’、与家长签订收费合同、收费公示等,一定程度上建立了民办园收费规则。”

营利性幼儿园自主定价并非完全脱离政府监管。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8年8月印发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规定,民办园收费项目和标准根据办园成本、市场需求等因素合理确定,向社会公示,并接受有关主管部门的监督。非营利性民办园(包括普惠性民办园)收费具体办法由省级政府制定。营利性民办园收费标准实行市场调节,由幼儿园自主决定。地方政府依法加强对民办园收费的价格监管,坚决抑制过高收费。

对于营利性民办幼儿园收费监管,各地的落地细则各有不同。以江苏省为例,今年7月出台的江苏省《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意见》规定,非营利性民办普惠园的办园结余原则上应低于办园成本的5%;营利性民办幼儿园取得的合法收入应当主要用于保教活动、保障教职工待遇、改善办园条件,收益比例原则上不超过办园成本的15%。

“除了广东省,也有一些地区实际上也停止了幼儿园收费备案制度,但是教育部门如果接到举报或者投诉仍然会介入干预,遏制以高收费获取高盈利的行为。”王海英说。

新京报见习记者 樊朔 编辑 潘灿 校对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