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俊昊又双叒叕刷屏了

作者 |阿木,资深影评人

由奉俊昊15年前执导的犯罪片《杀人回忆》又双叒叕刷屏了: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这部影片原型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找到了。尽管已经过去了这系列连环杀人案件的公诉时效,但对于受害人及关注这事件的第三者来说无疑都是一种安慰。

但是,昨天韩国新闻又爆出,凶手的血型与嫌疑人不符。

于是现在,事情似乎又扑朔迷离了。

而我们更关心的是,为何韩国在过去20年总能拍出犯罪爆款?

今年恰逢韩国电影诞生的100周年,韩国媒体曾对100位电影业界人士进行问卷调查,《杀人回忆》凭借其深刻的社会意义和作为商业电影极高的完成度,成为最佳影片。

随后的戛纳电影节上,奉俊昊执导的犯罪片《寄生虫》斩获了最佳影片,成为首部金棕榈奖韩国片。

《杀人回忆》、《寄生虫》,还有让众多影迷津津乐道的《追击者》、《黄海》、《那家伙的声音》、《恶人传》等,题材故事不一,但都属于犯罪类型片,尽管这并非韩国电影的独创,但凭借着历史文化、特色元素等,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1

作为好莱坞动作片的发轫之作,《火车大劫案》对于后来的动作片、西部片、犯罪片等都带来深刻的影响,而韩国电影虽然起步晚、发展也比较慢,但学习能力很强。

特别是到了九十年代后,韩国电影人不断的学习好莱坞、香港的商业类型片,并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危机下,借着韩国政府、财阀力量等的支持,突飞猛进的振兴起来。

如打败了《泰坦尼克号》成为当年首尔观影人次冠军的《生死谍变》,是将好莱坞的特工动作片与南北韩分裂的历史文化相结合的商业类型片,《飞天舞》则是中韩合拍下的港式武侠片,而韩石圭与沈银河主演的《爱的肢解》,则是不折不扣的好莱坞式悬疑惊悚犯罪片。

《生死谍变》还带来了南北韩题材的火热。

朴赞郁执导的《JSA共同警备区》不仅是再次刷新了韩国本土影片的票房纪录,也让朴赞郁成为炙手可热的新导演,随后他的“复仇三部曲”(《我要复仇》、《老男孩》、《亲切的金子》)则陆续在欧洲电影节上大放异彩。

其中《老男孩》不仅是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终还赢得了评审团大奖。

而2001年韩国本土票房冠军《朋友》,是导演郭景泽根据自己的成长经历自编自导的成长青春片,时间跨度从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讲述四个来自于釜山的小伙伴,在特殊的时代下越走越远。

而影片后半部分的重点,便在于刘五性、张东健饰演的两个年轻人分别加入了不同的黑帮并成为了得力要员,最后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拼个你死我活……

奉俊昊与宋康昊首次合作的《杀人回忆》则成为了这时期韩国犯罪片的扛鼎之作,尽管它没能像《老男孩》般斩获欧洲三大电影节大奖,但很快就成为了互联网时代中国影迷最为推崇的韩国片。

影片根据当时悬而未决的连环杀人案改编,更重要的是展示了那个特殊时代下的普通人的生活状态。而奉俊昊也在本片里展现出了平衡艺术性与商业性的强大能力。

朴赞郁的《亲切的金子》反响不如预期后,韩国的犯罪片有所低迷,直至2008年罗宏镇导演、金允石与河正宇联合主演的《追击者》的出现。

影片的最大贡献则是让观众认识了河正宇这个年轻演员,他后来不仅是又主演了《黄海》、《委托人》、《恐怖直播》、《与犯罪的战争》等犯罪片,还有《暗杀》、《与神同行》系列等佳作。

这时期,韩国还陆续涌现出多部很精彩的犯罪片,包括《新世界》、《绝密跟踪》、《熔炉》、《夺宝联盟》、《老手》、《抓住那个家伙》等。

2

在今年的新片《恶人传》中,为了抓住随机无差别犯罪的连环杀手,金武烈饰演的警察郑泰锡与马东锡饰演的黑帮老大张东洙放下了彼此身份的差异,以合作的方式努力将罪犯绳之以法。

而在这抓捕犯人的过程里,郑泰锡使尽了各种各样的手法,包括非法手段;而在《新世界》中,饰演高级警官的崔岷植为了要使得当地黑帮处于可控的状态,也是不择手段……

相对于香港警匪片中,不时的出现《警察故事》、《PTU》等这类正面刻画警察形象的类型片,韩国犯罪片中的警察形象,绝大部分或者是路人甲,或者是介于警察/黑帮之间的灰色地带的人物。

即使是像《杀人回忆》中宋康昊饰演的小镇警察,在影片的前半部分时更像是一个混日子的小人物。

与此对应的犯罪嫌疑人,也往往是心狠手辣、怙恶不悛的恶人,罗宏镇的《黄海》便塑造出一群各种各样的恶人,而《看见恶魔》更是将警察/罪犯的恶表现的淋漓尽致。

出现如此鲜明的类型片形象及对比的,主要原因便在于韩国本身的历史文化。

二战结束后不久,南北韩便进入了半个多世纪的分裂状态,战争带来的死伤记忆还没消失,不少人又要面对着生离死别,而即使是在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时,韩国也是处于军人当政的状态,在内忧外患及冷战影响下,暴力倾向不断的蔓延,而折射到类型片中。

即使是原本应该是正面形象的警察,也常处于无所作为或者是灰色地带中,而恶人则是更加的肆无忌惮。

何况,历史中的朝鲜文化早已呈现出一种“悲”的色彩,林权泽在九十年代导演的《西便制》,不仅是再现了传统朝鲜民俗文化“潘索里”,更是将家国记忆、民族情感融入到剧情的发展之中。于是,韩国电影人也青睐于将悬而未决的命案搬上银幕,或者是展示出普通人所遭遇的不公等。

于是,韩国犯罪片里不时的夹杂着非常冷峻压抑的暴力动作场面,也常是一个人要面对数十个来势汹汹的恶人,暴力动作场面则可能是十分的血腥。

像《我要复仇》、《老男孩》、《黄海》、《恶人传》、《优雅的世界》……这些电影的暴力尺度,绝不一般。

一个对比便是港版的《跟踪》与韩国版的《绝密追踪》。

《跟踪》里梁家辉与师父/师母之间的情感充满着中国式的传统人伦,即使有所不满,梁家辉饰演的悍匪也会隐忍下来;

而《绝密追踪》里,师徒关系成为了利用/被利用的关系,当师父觉得徒弟可能会拖后腿而试图灭口时,徒弟也单枪匹马的在雨夜里前来师父的住所复仇,汹涌而来的匪徒,在雨夜的遮掩下暴力倾泻而出,也夹杂着利益冲突下的人伦的沦陷。

前不久由OCN电视台播出的韩剧《监视者》也较广的探讨了正义、程序等问题。

故事讲述韩石圭饰演的都治光,是监视组的负责人,主要目的是将公共权力内部的黑警等绳之以法,但他也常不择手段;金贤珠饰演的律师韩太珠则曾经是一名检察官,为了找出7年前恐吓、剪断她及丈夫拇指的凶手,也是不择手段去努力……

他们都处于灰色地带,他们多多少少都在为了心目中的正义而隐忍、甚至是不择手段,而他们最终所找到的真凶——将士会,恰恰又是一群由精英警察组成的内部组织,因为一些犯罪嫌疑人利用各种关系而逃过法律制裁,将士会则为了伸张正义,则以非法手段将他们进行地下审判并给予相应的惩罚:

轻者剪断拇指,重罪者被窒息而故。究竟什么是正义?又如何通过合法手段将恶人绳之以法?《监视者》留下了很多的思考空间。

3

韩国犯罪片与港式犯罪片的不同(虽然韩国电影人从港片里学习借鉴了很多),还很明显的折射在黑帮人物的“英雄情结”上。

1986年时,吴宇森的《英雄本色》横空出世,在刷新了香港票房纪录的同时,也通过周润发、狄龙他们塑造起一个个充满着男儿义气的英雄形象,意气风发、豪情万里、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等。

随后的《喋血双雄》、《英雄本色3夕阳之歌》等,无不继续的刻画、渲染这种英雄情结。到了后来杜琪峰的《真心英雄》等黑帮片中,尽管已经流露出悲剧感,但豪情、义气等,依然是人物的主要标签。

但在韩国的历史文化衬托下的犯罪片里,更多是一个个小人物被卷入了命运的漩涡之中,演绎出自己的暴力人生,这对于他们来说既是一种努力实现自我存在价值的英雄塑造,同时也是一次次内心悲剧的多重转变。

如金知云导演的黑帮动作片《甜蜜的人生》,李秉宪饰演的杀手善宇对黑帮老大姜老板忠心耿耿,但因为一次善良的举动,却被姜老板一次次要置他于死地,他反抗的同时也踏上了不归路……

而《新世界》里李政宰饰演的卧底,原本是想要早日回归正常生活,却在一次次的失望后,最终成为了社团老大。

而韩国人翻拍的《英雄本色》,即宋承宪、朱镇模主演的《无籍者》,拘泥于吴宇森的原作,最终反响平平淡淡。

可能有人会说,韩国片很多是抄袭好莱坞片、抄袭港片。

但抛开偏见的话,韩国电影人会在借鉴好莱坞或港片时,将自身历史文化相关的元素杂糅其中,就像巴赞所赞许的好莱坞的活力所在:不断的融入新鲜的血液,使得不断的散发出新的生命力。

这点也值得大部分的国内新生代导演们学习借鉴。

即如何的将自身的历史文化、与类型元素相结合。

这方面,《疯狂的石头》、《烈日灼心》、《心迷宫》、《暴裂无声》等处理的比较好,但像前不久的《铤而走险》,虽能看出主创的认真投入,但还有些浪费了重庆这个独特的山城,更弱化了黑色电影这一类型风格,实在是有点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