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 都2019年了,该不该画裸体为何还会有争议?

“裸体一旦成为艺术,便是最圣洁的;道德一旦沦为虚伪,便是最下流的。”

文 | 刘文昭

最近,一组与裸体有关的图片在网上引发热议。美术学院院长亲自教学生,不仅没迎来赞誉,反而引发了“该不该画裸体”的争议。有网友指责画裸体伤风败俗,但也有网友感叹都9021年了,还有人反对人体写生,是时代的倒退。

反对画裸体的意见,比100年前还没水平

反对画裸体的观点很简单——“能用照片解决的事为什么非要用人体模特”,“艺术就是耍流氓!啥不能画,非要画不穿衣服的”……大意就是“虽然我不懂,但就是看不惯,不该画”。

微博网友晒出川美院长带学生画人体写生引发争议

其实,“该不该画裸体”或者说开人体写生课,100年前在中国也曾引起争议。1912年,当代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刘海粟与几位画家创办了上海图画美术院,在人体写生课上,刘海粟先后聘请俄罗斯和中国女性作为人体模特,并开办相关画展。

上海美专学生正在进行人体写生

当时,很多道学家和官员也是反对开课,但观点和措辞可比今天的反对者强多了。据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朱国华考证,当时反对者的一个理由也是有伤风化,如江西省警察厅的禁令指出:裸体系学校诱雇穷汉苦妇,勒逼赤身露体(名为人体模特儿)供男女学生写真者。在学校方面,则忍心害理,有乖人道;在模特儿方面则含垢忍羞,实逼处此;在社会方面,则有伤风化,较淫戏、淫书为尤甚。

另一个理由则带有规劝意味,即有违中国国情。大军阀孙传芳说道,“生人模型,东西洋固有此式,惟中国则素重礼教,四千年前,轩辕衣裳而治,即以裸裎袒裼为鄙野……凡事当以适国性为本,不必徇人舍己,依样葫芦……模特儿只为西洋画之一端,是西洋画之范围,必不以缺此一端而有所不足。美亦多术矣,去此模特儿,人必不议贵校美术之不完善,亦何必求全召毁?

当时的名流反对画裸体,还知道强调“模特处境悲惨”,“裸体只为西洋画之一端”。相比之下,今天一些人“我看不惯,就不该画”的观点,既粗鄙又霸道。

反对的意见不可能消失,但这不可怕

“该不该画裸体”的争论,当年就有了结果。刘海粟舌战群儒,在媒体上撰文辩驳,很多文化名人也站在他一边,人体写生也逐渐为时人所接受。差不多跟他同时代的人认为,人体画遇到的巨大阻力,在1921年后就消失了。

那为何现在人体写生又有人反对了呢?其实,在任何时代,社会上都有保守的人群,没有阻力不代表没有反对。但过去发言是有门槛的,在1921年,就算有很多人依然反对画裸体,但他们没有发声渠道,他们的反对也就没有意义。

而到了今天,互联网足够发达,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再加上国人整体审美水平有限,极端的反对意见又能吸引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因而显得颇有声势。

但面对这种现状,我们也不必太过悲观。如果仔细观察网友发言就会发现,该不该画裸体的争论远非势均力敌,而是绝大多数网友对少数“奇葩言论”的围观,媒体也旗帜鲜明地站在美院一边。

此外,在一定程度上,这种“争论”也有助于美学理念的传播。有研究者指出,当年在刘海粟“模特儿事件”平息后,裸体画在当时的媒体中出现了急剧增长的势头。

这次事件也让专业人士看到“人与人思想差距之大”,又科普了一次人体写生为何重要——知乎网友苏芸表示,“骨骼形状、肌肉发达程度、皮肤的质感这些东西本身就各不相同,加上动势、平衡和肌肉的膨胀、紧缩等变形所产生的结果更是千差万别,人体写生的主要目的是学会整体观察思考和比较,哪里软,哪里硬,哪里可动,哪里必须严谨,并且可以多角度观察。否则画一只苹果和一只猫就没什么区别,慢慢会变成看见什么画什么,变成对现实世界的抄袭”……

可怕的是,真因为奇葩反对取消画裸体

事件引发热议,除了有业内人士科普,川美院长庞茂琨也做出了回应,“没必要大惊小怪,使用人体模特是国家允许的、科学的、合法的,也是全球范围内美术院校普遍的方式”,“美育(即美感教育或审美教育)任重道远。”

马背上的Godiva夫人

其实,与有人反对画裸体相比,因为反对,学校真的取消人体写生课,才可悲。在此次事件中,有网友表示自己学校的艺术系,就因为部分家长学生反对取消了人体写生课。

红星新闻调查发现,虽然国内包括川美在内的八大美院以及不少211大学的美术专业,一直坚持使用人体模特进行教学,但确实有少部分综合性院校艺术系,取消了人体模特写生,改用照片或者模型代替。

如果说取消人体写生课,是因为课改(一些艺术学院课程不再参照美院),那还有情可原,但如果是因为学生反对,家长投诉而取消的,那就太不应该了。

2017年,《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曾因“尺度太大”,用词“太过直白”引发争议,之后校方决定收回该套教材。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彭晓辉强调,性教育尺度大小存在很大的主观性,非专业人士的认识不能凌驾于专业人士的认识。

图片来源:《珍爱生命——小学生健康教育读本》

如果说性教育对国人来说还是个新话题,那人体写生的必要性,是否要画裸体,早就有了定论,当然更不能因为零星的反对意见取消。

相比于有人反对,害怕争论,不顾学术操守真的取消人体写生课,才是真正的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