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承泽:《遇见幸福》之后,遇见未来之前

文 | 77

谢承泽是位实打实的新人演员,他在电视剧《遇见幸福》中饰演欧阳博文,一位处在青春期迷茫阶段的高中生,在剧中和郭京飞是一对父子,两人之间有不少有趣的互动。

这是谢承泽第一部正式和观众见面的作品,作为新人的第一次亮相,压力是播出之后才有的,他比较紧张观众会给他什么样的评价。

“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评价吗?”

“印象最多的话就……长得高吧。”他露出一个标准的“柴犬笑”,眼睛眯着,亮出一排牙齿。

谢承泽个子高,超过185公分,站直了头要顶到天花板,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位盘靓条顺的帅哥。他刚进门的时候没太有表情,话也不多,本以为是沉默寡言的稳重类型,谁知采访刚开始就大方地拿观众给的梗自我调侃,气氛一下子被带动。

可他还是内向。就算采访过程中时不时会冒出好笑或者冷到接不上话的梗,但在如何“宣传”自己这件事上,谢承泽跟他的职业生涯一样,还是个新人。

他不会讲辛苦,不会讲害怕,仔细追问之下才会说出,拍一个景拍了21个小时这种程度的困难。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应该的。

“你既然去演,就肯定是要演好嘛,也不用说什么困难的事。”

谢承泽是典型的双子座,有反应灵敏、思维跳脱的一面,也有害羞慢热、不善言辞的一面。他还不擅表达,不懂“营业”,给出的回答和反应不经雕琢,直白而原生态。

也许略显生涩,但足够生动。

1

《遇见幸福》是一部都市情感剧,故事围绕甄开放、司问渠、欧阳严严、萧晴四人展开,涉及婚姻、恋爱、亲情、友情等多个话题,看似讲述的是中年焦虑,实则是一个寻找幸福的故事。

谢承泽饰演的欧阳博文,是郭京飞饰演的欧阳严严的儿子,负责家庭剧中的亲子关系部分,以及展现少年人关于理想的迷茫和憧憬。

此前大热的家庭剧《少年派》和《小欢喜》,都有小演员在一众老戏骨中“突出重围”的先例,《遇见幸福》也不例外。谢承泽同样在郭京飞、蒋欣等实力派演员的光芒之外,收获了不少关注。

不过初出茅庐即遇上郭京飞这样的戏骨,谢承泽一开始还是有些怯,他不敢贸然上去和郭京飞搭话。好在郭京飞很会带动气氛,知道谢承泽和自己的对手戏多,就主动上前和他聊天,关心他。

郭京飞演戏经验丰富,表现灵活,《都挺好》中有不少“出圈”的桥段都是他的即兴发挥,在《遇见幸福》中,郭京飞也会在保持和剧本方向一致的情况下,给到一些出人意料的表演。这就要求谢承泽必须认真听他讲的每一句话,接住他的梗之后再抛回给他。

当然会有接不住的时候。但是放在剧情中,接不住也是一种合理的解释。“他说的话接不上,你可以认为是欧阳博文接不上,角色可以有个思考时间,因为欧阳严严和欧阳博文说话,本来也不是提前对好的。”这种停顿反而加深了表演的生活化。

谢承泽是“沉浸式”的演员,开拍之前他首先会想象自己和欧阳博文的共同点,找到共同点之后再向外做细节的延伸。他和欧阳博文虽然都比较慢热,但演戏毕竟不是在演自己,他按照角色的心意去想每一件事,力图把自己变成情境中的那个人。

方法比较传统,但胜在塑造角色时不出大错。他也会在播出后复盘自己的表演,一些细节的处理,像是台词方面,换种方法说不定可以做得更好。

“比如我没有经验的一点是吃串儿,吃串儿的时候我把整个嘴塞得可满了,然后词就说不清楚了。后面别人教我说,你可以假装吃得很多,但是嘴巴里只留一点,然后再说台词。”

诸如此类,都是他学到的经验。

从人物本身来说,欧阳博文也有让他佩服的一面。从小受父母呵护,就算处在叛逆期也不会和家人大吵大闹,不会直接顶撞父母,像是温室里养出来的一颗蒲草。所以在故事的最终,这个性格温和的少年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选择,脱离舒适圈去陌生的环境闯荡,这样的成长经历也让谢承泽有了一些共鸣。

“我好像也和他差不多,只不过学表演之前,我是学医的。”

2

学医不是谢承泽自己的选择,是妈妈的决定,因为妈妈觉得学医前景好。再加上当时的谢承泽也确实没想明白自己以后想要干什么,就遵从了妈妈的意愿,去日本学了医。

他学的专业是生物医疗,需要动刀解剖小白鼠一类的动物,但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学解剖,动刀让他有点害怕。“我以为是弄药的呢。”谢承泽笑得憨厚。

后来学着学着,他慢慢适应了这种“刀光剑影”的生活,同时心理素质也得到锻炼,因为他“正常情况下还是挺喜欢小动物的。”

但适应不能让谢承泽爱上学医。他学医学了一年,发现自己完全不适合这个专业,恰好在那个时候有人问过他,要不要试着走影视路线。

他当时觉得演员离自己好远,但想法从此埋下。

于是一年之后,对学医实在没兴趣的谢承泽,给自己的人生变了个道,在演员这段未知的旅途中,从起点开始探索。

当初要让他学医的妈妈,在他转行的时候“还是说了点什么”,但是架不住他态度坚决地要走这条路,慢慢也就支持他了。

然而人生“传奇”如谢承泽,在学医和学表演之间,还走过另一条“曲线救国”的路——模特。

“那是刚回国的时候,我要去考一个学校,但是表演的话,我怕自己专业能力不够,他们就说你可以先考模特,考完之后再转到表演,会比较方便一点。”

他在当模特这件事上也有过不错的成绩,获得过上海十佳模特,还获得过一个国际模特大赛的季军。当模特的过程跟他学医的时候一样,刚开始有不适应,后来走着走着,“也就还好。”

“因为光一打你就看不见下面坐的人是谁了,你一个人在台上走来走去就OK。”

大一的时候他从模特顺利转到表演,刚开始老师让他们在教室里演,谢承泽放不开,后来他通过不断地训练、实践,慢慢打开自己。他们排练话剧,类似曹禺的《原野》那样经典的本子,灯光、站位安排妥当,每个点提前定好,他们大多时候“照本宣科”。

但谢承泽更喜欢在荧幕前的感觉。

“它和在课上学的东西不一样,舞台剧、话剧在表现形式上比较传统,有蛮多限制的,但是拍电视剧就比较灵活,只要符合角色的行为逻辑都可以,你做什么动作都可以是演员赋予这个角色的。”

他在拍摄第一部电影《一本万利》的时候体会到和学校学的不一样的东西,由此意识到自己特别喜欢表演,但是走出学校这个乌托邦,也意味着要直面“职场”的考验。在学校演得不好,老师和同学会给你建议让你反复尝试;在剧组演得不好,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和整个制作的进度和质量。

没有人会像老师一样,轻易给你容错的机会。

虽然有时会有点痛苦,但是谢承泽宁愿听到这样的声音,起码让他知道有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他不怕听到负面的声音,这是他在走这一行之前,就已经给自己做好的心理建设。

好在迄今为止,表扬他有收到,质疑的声音倒不太多。“导演有时候会说换种方法再演一遍,因为他跟我说,说不定这个剪出来放在这里更好一点,然后我就会去按照导演的意思再走一遍。”

除了在学校学习和在剧组拍戏的经验之外,谢承泽也有自己琢磨演技的方法。他看电影,看那些经典的电影,看演员们的演技,看面部表情、眼神这些细节。一个人如果演得好,他要知道他为什么演得好,倒回头去再看一遍,观察他到底哪里演得不一样。

谢承泽最近在看文艺片,因为他上一部电影,和即将要进组的电影,都是文艺片。

3

上一部电影是谢承泽第一次接触文艺片,为此他提前看了一些文艺方面的东西,在他看来,文艺片和其他电影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的呈现方式比其他电影更接地气,表演也更加自然。

文艺片的节奏特别慢,很少一段时间内发生的故事可以撑出一部电影的体量,像把生活慢放了一样,其他的电影则相反,节奏特别快,一下子就能看完。有时候谢承泽一天连看好几部文艺片,脑细胞被缓慢节奏垒起来的故事堵到堆叠,就容易看不进去,需要休息一下。

在这部文艺片里谢承泽是男一,承担着比较重的戏份,再加上这部电影的班底不错,有来自好莱坞的团队,剧组的人会不断地跟谢承泽讨论剧本,细致地分析他的角色,方方面面都让谢承泽感觉到,这是个很负责任的剧组。

他也在其中遇到过困难。开拍之前他没想到,一部文艺片里竟然需要他吊威亚。他有点恐高,之前从未吊过威亚,吊上去之后还要朝着下面笑,用他的话说,当时“心态就炸了”。

“但是怎么办呢,就硬着头皮上呗,从这个楼顶跳到另外一个楼顶。”后来就这个问题继续深聊,谢承泽才说出当天其实拍了21个小时,“因为要杀一个景嘛,所以就拍了21个小时,虽然拍的时间很久,但是你要保证质量,情感什么的都得在,还是蛮磨的。”

为了杀这个景,谢承泽吊威亚吊了足足21个小时,体力消耗非常非常大。即便是对有成熟经验的演员来说,吊将近一天威亚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不用说初出茅庐的谢承泽,更是难上加难。

他从去年初正式涉足演艺圈,拍过在众多老戏骨中摸爬滚打的《遇见幸福》,拍过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的男一号,现在又要进到另一个电影剧组担任男一,对手演员同样资历深厚。

这种放在其他新人身上可能要顶天的压力,谢承泽看起来化解得轻松,他从不主动聊起困难,都是默默给自己施压,外表丝毫不显,表现出来的都是乐观的样子。

他也有顾虑。作为一个刚入行一年多的新人演员,他获得了这么多好的机会,遇到了这么多好的老师和团队,拍摄了这么多好的作品,到底自己能否胜任,到底怎么做才能承担起这份厚望,这是他的压力所在。

每部戏之后他也会担心观众和制片团队对自己到底接不接受,满不满意,甚至是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做这一行。

“每一次面试见导演的时候都会很紧张,怎么说,有可能跟我内向的性格有关系吧。”

他会在等戏拍的空档里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充实一下自己,喝喝茶,健健身。周围的朋友大多已经工作,找不到合适的时间一起去玩,最多出去看看电影,打打桌球,已经没有像初中时候的那种冲劲儿。

“我已经不是十四五岁的小朋友了,是16岁了。”谢承泽笑着调侃。

“16岁”的谢承泽总结起自己从入行到现在的进步,他刚开始拍戏的时候像个愣头青,傻傻的,现在更放松一些,也知道了什么才是生活化的表演。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看了很多自己演的东西,和别人演的东西,他能根据自己的不足在表演上做出调整,也能根据对手演员的表演及时地还给对方很多内容。

在表演上,也许他“制造”的能力还需锤炼,但在反应和感受能力方面,他有成为一名演员的天赋。

“你现阶段有什么目标吗?”

“有什么目标……”谢承泽思考着,给出了一个不空泛、很具体的回答,“接一部《心理罪》那种烧脑的剧,因为我看这种片子的时候会代入角色,猜测哪个人是杀人凶手,所以我觉得这种剧是特别容易让观众代入的,我就比较喜欢这种类型。”

说着话锋一转,“也有可能我是柯南化身。”他哼哼唧唧地笑起来,第无数次展示着双子座的跳跃思维,可爱得让人猝不及防。

彩蛋一

记者:我看你的特长里面有……

谢承泽:身高(笑)。

记者:……魔术,这个是怎么学的?

谢承泽:高中的时候有个频道叫星空卫视,当时我就知道刘谦,他还没有上春晚之前就知道了,特别喜欢,后来知道手法之后觉得,魔术也就这样了。我不是很喜欢道具魔术,给了道具谁都可以变,我喜欢一些花式的。当时就是在学校里走来走去,没事就拿副牌在那儿玩。

彩蛋二

记者:未来有想要合作的演员吗?

谢承泽:女演员的话,周冬雨吧,男演员……林更新?

记者:是因为大家对说你们长得像吗?

谢承泽:对,很多人跟我说我们长得像,所以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可以演……

记者:兄弟。

谢承泽:他的替身(笑)。

记者:……

想看更多艺人数据?立即扫描下方小程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