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零和博弈中徘徊,中国股市拐点即将来临?

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本周四发布的最新预测,2019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将为2.9%,这创下了近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而2020年该数值则为3.0%,相对于之前预测的3.4%也有所下降。

具体到个别国家来看,OECD认为中国在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6.1%和5.7%,美国为2.4%和2.0%,欧元区则为1.1%和1.0%。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经贸摩擦、地缘政治的动荡、各国制造业的衰退,未来的世界经济环境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

迄今为止,经济的发展都存在一定的周期性,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人们该如何看待当今的经济环境?“经济的短周期一般约为三年半,而中周期约为七至十一年。直观地说,如果股票市场反映了潜在的经济基本面,那么市场走势也应该表现出类似的经济运行的周期性特征。”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策略师洪灝表示。

对于股市来说,一个三年半的周期大约有850个交易日。根据洪灝及其团队的研究成果,中国上证综指回报率的周期大约是两个 850天的周期,也就是一个7年的中周期。这条850天均线在上证的各个历史拐点处穿行,在重要的支撑和阻力位不断地交换着角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0年是中国股市的分水岭。在此之前,850天均线不断地上升,显示投资者当时赚的是由于经济增长导致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的利润,在一个不断被做大的馅饼里分得更大的份额。然而,自2010年之后,这条均线已经停止创出新高,并且被局限在一个交易区间内。这一年也是中国储蓄和投资习惯发生变化、经常账户占GDP比率下降、投资增长开始减速的一年。当前,上证综指运行到这条均线左右的水平,但850天偏离值的滚动总和即将转负。若想突破到该均线的上方,上证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扶持。

洪灝表示,对于美国市场,850天均线也有重要参考意义。目前,美国标普500指数的850天均线是一条持续上升的长期趋势线,只有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如70年代的石油危机、80年代早期的通胀恐慌、2000年的科技泡沫破裂、“9.11”恐怖袭击,以及2008年的次贷危机——才能使标普500指数大幅度地跌破这条均线。其余时间,这条均线都是美国市场坚韧的上升支撑线。自80年代初以来,劳动生产率提高、通胀压力和利率下行、扩张性财政政策以及健全的公司治理和证券法造就了美国的长期牛市。

洪灝认为,在零和博弈的时代,850天移动平均线对市场预测的意义愈发重要。在这样一个市场受到明确交易区间约束的环境中,市场指数将持续在移动平均线附近波动。

“长远来看,中国新的牛市可能正在酝酿。然而,在新的牛市到来之前,上证综指仍然是一个受制在交易区间内的零和博弈游戏。” 洪灝表示,“目前,850天均线仍然是上证运行的重要阻力,均线上的3,200点左右仍将是强阻力位,不过这个阻力区间正在不断下行。”

市场能否突破这个阻力区间,还是会在重压下一路向下?目前,由于房地产和猪肉价格通胀仍处于高位,中国进一步宽松的空间低于市场预期。但展望未来,非生产性消费阶层的存在将继续为通胀和利率下降预留空间,一直到利率为零。虽然还有很长的发展道路,但中国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因分配不均而导致的一批非生产性消费阶层,以及随着中国市场进一步开放和全球指数权重的增加带来的海外资金流入等因素,将成为未来引发新的上升趋势的必要因素。

不过根据洪灝及其团队的观察,离岸人民币汇率和黄金这两种历史上相关性非常紧密的资产类别在5月初开始出现分歧,也就是大约在特朗普报复性地提高中国商品关税的时候。这两种重要资产类别之间的相关性突然反转意味着市场模式的转变,投资者对黄金的态度已从一种风险资产转向避险资产。此外,铜和黄金非商业净头寸之间的差距以及暴跌的债券收益率,也表明避险需求的激增。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