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只ST股的1元股价保卫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因《长安十二时辰》发行方印纪传媒(*ST印纪)濒临面值退市,股价在1元(人民币,下同)徘徊的5只股票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

它们是*ST庞大(下称为“庞大集团”)、*ST欧浦(下称为“欧浦智网”)、*ST神城(下称为“神州长城”)、*ST华业(下称为“华业资本”)及*ST大控(下称为“大福控股”)。

其中,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不足1元,大福控股于今日(9月20日)开始停牌,其余4只个股还在苦苦挣扎。

最幸运:*ST庞大等来了“白武士”

9月17日,庞大集团股价首次跌破1元。当日,其最高价为1.01元,但无奈终以最低价0.98元收盘。这是庞大集团最狼狈的“生死时刻”。该公司曾头顶光环,既是汽车销售服务“状元”,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经销商集团。但绊倒它的,竟然是一笔1700万元的借款。

2017年,庞大集团向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为“翼东丰”)借入上述借款,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进货等。然而同一年,庞大集团却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虽然此后并未有新的相关调查动态,但庞大集团认为,这为自己的融资带来巨大困难。今年5月,因未清偿债务,翼东丰向法院提出对庞大集团进行重整的申请。

实际上,庞大集团一直“缺钱”。与同业公司不同,庞大集团营业网点主要通过自有土地建设,资金沉淀严重。而其一度大肆扩张经销商网络。截至2018年末,公司无形资产为432,640.20万元,主要为土地使用权。此外,近年来,庞大集团一直致力转型,在培育新业务方面也花费甚多。

更重要的是,在汽车大行业的波动下,庞大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下称“扣非净利润”)忽正忽负。2018年,庞大集团出现了惊天巨亏,扣非净利润竟亏损68.41亿元;2019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也亏损了12.52亿元。在这期间,公司也曾通过出卖资产自救,但收效甚微。

去年8月,58同城实控人姚劲波及姚劲波旗下的五八车服也曾经对深陷泥淖的庞大集团伸出援手,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庞大集团约5.51%股份,并有意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不过,根据choice数据显示,五八车服并未出现在庞大集团的股东名单上。

今年9月5日,庞大集团重整申请已获法院裁定。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若公司重整失败,公司将被法院宣告破产,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9月18日,庞大集团宣布,董事会大换血,董事、代理董事长王玉生等共8人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补选董事的候选人简历也同时公布,可谓“星光熠熠”,有的候选董事来自与公司业务息息相关的汽车行业,也有的来自于投资公司甚至地产公司。

这仅是庞大集团重组自救的第一步。9月19日,庞大集团公布较为明确的重组方案,“白武士”为深商控股、元维资产、国民运力三家机构。庞大集团在公告中称,“其中的一家或多家机构计划自本公告之日起90日内增持庞大集团股份,计划增持金额不低于3亿元,不高于4亿元,但增持后累计持有的公司股份总数量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4.99%,增持计划不设价格区间。”

受此利好刺激,庞大集团从9月19日迎来涨停,并于今日延续涨势,收1.09元,涨4.81%。值得一提的是,截至今年二季度,庞大集团的股东中,还有国家队的身影,分别为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07%)及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6%)。

最顽强:有的保壳3个月 有的卖房救壳失败

*ST庞大、*ST欧浦、*ST神城、*ST华业及*ST大控今日收盘价情况。数据来源:choice数据

其余4只股票就没有庞大集团这么幸运了。

华业资本股价保卫战于今年6月“打响”,至今已超3个月。6月6日,华业资本跌破1元,随后的14个交易日始终处于1元以下低位,直到6月27日才终于爬回1元。但好景不长,步入8月后,华业资本股价低于1元的情况更是维持了16个交易日,9月16日才重回1元,新一轮的“拉锯”又将继续。

股价“峰回路转”,华业资本也在债务重组的路上艰难前行。2018年9月,华业资本因二股东伪造公章遭遇虚拟应收账款合同诈骗,涉案金额高达101.89亿元,直接导致华业资本存量应收账款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风险。

今年9月5日,华业资本已经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破产和解申请书及申请材料,但申请能否获得法院裁定受理存在不确定性。此后,公司控股股东股权被司法冻结甚至一度被拍卖后又撤回。9月17日,公司更是被裁决偿还重庆工商银行融资资本金人民币7亿元及利息。

为了保壳,华业资本高管及董事抛出一份增持计划。自5月21日起至9月18日,相关人员已合计增持0.74%的股份。华业资本公告称,“增持期间徐红、郭阳已辞去公司董事长、财务总监职务,但他们仍践行承诺,与公司共度难关。”可谓是“义气儿女”。

截至目前,华业破产和解申请尚未有回音,而应收账款追讨也未有结果。这一切都是压在华业资本心头上的大石。今日收盘,华业资本收0.91元,跌1.09%。

同样求生欲满满的大福控股也度过了煎熬的3个月。9月11日盘后,大福控股董事长林大光还宣布,准备卖掉位于深圳前海的多套房产及采用抵押贷款方式筹集资金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额5000万元至2亿元。当时,大福控股股价已经第15个交易日“垂危”,公告后的一个交易日(即9月12日)又跌到0.79元。这个价格让大福控股即使之后连续涨停,也无力回天。截至昨日,大福控股股价已经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今日已停牌。

实际上,大福控股近几年麻烦缠身。该公司2015至2016年连续两年亏损被证监会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2018年巨亏超15亿元并被会计事务所出具拒绝(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外,信达资产就债务重组合同纠纷将长富瑞华告上法庭,大福控股因对后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也成为共同被告。诉讼缠身、财务一塌糊涂,大福控股已经失去“壳”的价值。

此外,神州长城也已经自9月3日起至今连续13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今日报0.94元。除了担忧股价,公司还深陷证监会调查的“旋涡”。9月20日,神州长城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其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就此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如果真的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神州长城可能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欧浦智网则是连续7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后今日暂时脱离“危险”,收于1.02元。唏嘘的是,欧浦智网实控人陈礼豪曾经被誉为华南钢铁大王,今年8月却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去年年底,一度传出深圳国有企业顺控城投将接盘欧浦智网的消息,随后又“告吹”。不过,今年二季度,摩根士丹利公司通过QFII通道购买了欧浦智网。截至今年6月末,其持有欧浦智网0.63%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