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

“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虽然你影子还出现我眼里,在我的歌声中早已没有你 ”

《一场游戏一场梦》

王杰曾经被称作华语乐坛顶尖人物,他天生有一副好嗓音,被歌迷追捧。

90年代,王杰独领风骚。比热度,其他歌手都望其项背。

《一场游戏一场梦》是他的首张国语专辑,出街即大卖。甚至直接填补了邓丽君、刘文正和凤飞飞淡出时期的巨星空缺。

但千禧年之后,他的名字一度从互联网上消失。即便偶然搜索到的新闻,也都与花边八卦有关。

最近开始大肆地翻一些老歌来听,王杰就是我的歌单之一。

他的作品是曾被大众、音乐人、市场印证过的。会让人觉得特别有说服力。

以及他的颜值真的不低!

刚出道时的王杰,很有90年代日本歌手的影子,实际日本流行音乐的发展,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台湾乐坛。

出道即巅峰

陈升被吊打

没有人能料到,特技演员出身的王杰,因为一张专辑一炮而红。《一场游戏一场梦》从1万张销量,追加再追加,卖到38万张。

就连当时的四大天王,也未必能和他分庭抗礼。

陈升在《天天向上》说过,当时台湾两大唱片公司,飞碟有了王杰,便对他不屑一顾。

因此陈升只好去滚石。张培仁当时放话讲“我们拿出去跟他们(飞碟王杰)打”。

结果「王杰100万张 VS 陈升1万张」

100倍的差距,陈升直接被吊打。

搜索王杰早期照片,竟然觉得他和《鬼怪》里的孔侑,有一点神似。

最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1994年年初,王杰和齐秦一起上一档音乐节目。

被称作全能创作型的二人,闪闪发光。

节目请王杰和齐秦互唱对方歌曲。

齐秦选了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王杰则选择唱齐秦《原来的我》。

王杰气息稳定,唱功扎实。一把吉他,听出了流水的声音。

这哪里是野狼和孤鹰?分明是小松鼠和小白兔!

虽然画面质量不高,但你能看到卷发的、朝气蓬勃的小哥齐秦,讲话还略显羞涩、总是低头傻笑的王杰。

真是最好的时代啊。

王杰拨动琴弦的样子,青春和热诚的气息扑面而来。

因为齐秦国语频频讲错,轮到王杰,他就很调皮地表示自己不会口误。

注意看这个点头,表情和神态都太太太可爱了!

TVB翡翠台的歌星贺台庆,王杰演唱《安妮》。

声音洪亮,每一道眉头都在加分!

可惜的是,之后四大天王强势崛起,王杰被英皇雪藏,之后又爆出下毒事件,嗓子彻底毁坏。

影响力和知名度急剧下滑,从此不复当年盛况。

现在想起,王杰和后来的阿杜或者刀郎很像,孤独坎坷的经历,注定了他声音中悲苦的成分。

当时的专辑文案这样包装他:“昨日的浪子,今日的巨星,明日的传奇。”

果然他成为了巨星,也留下了许多传奇。

漂泊浪子

却天真腼腆

王杰凭借孤傲冷静的个性及外形,深情的唱腔,在80至90年代,吹起了一股"漂泊浪子"风潮。

王杰坦诚地说过:“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创作天赋,一点都没有。我不像一般写歌的人,他们幻想也可以想得出来。我不行。”

无论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等等,他充满悲剧的唱腔、落寞哀伤的情绪,都让当时在爱情中遇到挫败的人,产生共鸣。

毫不夸张的说,90年代能听到流行音乐的地方,就在播王杰的歌。

1987年-1993年是王杰的创作高峰,他主要负责作曲。

常常在想,是什么原因让歌迷们想到“回顾金曲”,一下子就能说出一串长长的歌单:《沧海一声笑》《让我欢喜让我忧》《天空之城》《卡农》《上海滩》……

这几天密集听了王杰的歌曲,才想到是作曲扎实!记忆点深刻,辨识度高!

所以不管这些歌过去多少年,还是有人会主动找到它们。

《不浪漫罪名》粤语歌国民度最高级别,至今K歌必点曲目

为何不浪漫亦是罪名

为何不轰烈是件坏事情

从来未察觉我每个动作

没有声都有爱你的铁证

《安妮》是王杰纪念去世的初恋女友

安妮 我不能失去你

安妮 我无法忘记你

安妮 我用生命呼唤你

永远的爱你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唱出人生最失意的心情,惊艳的作曲,单曲循环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

多少冷漠我都尝尽

多少回忆藏在我的眼底

《忘了你忘了我》王杰说“利益前先忘掉自己,才有办法为别人付出”

谁能够告诉我

我是否付出太多

就当我从来没有过

还是消失在我心头

在《孤星》专辑中,王杰开始尝试并逐步完善快节奏歌曲的表现。

他的作曲也愈加成熟。

《孤星》《上帝也哭泣》《谁能了解我的心》《我如何知道你爱我》等均为乐迷们留下深刻印象。

与此同时,大陆开始播放一档台湾流行乐的电视节目《潮—来自台湾的歌1、2》。

伴随着节目的播出,王杰在大陆乐坛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

1991年华视演唱会上,歌迷上台送花,竟然是贾静雯。

作为小歌迷,贾静雯还亲了王杰。

考古挖掘至此,不禁感叹!现在活跃于荧幕上的明星,怕有一半是听王杰的歌长大的吧!

王杰的嗓音极其动听,舞台上谦虚礼貌,兴致高时还会发出一些软糯的声线。

唱《忘了你忘了我》就有一个小插曲。

当时他被质疑假唱,特意在唱到“爱情终究是一场空”时换成“爱情到头来还是空”。

唱完不自觉抿了一下嘴,得意地笑了。

非常孩子气。

“毁我嗓子的人

我选择原谅他”

如果不谈嗓子被下毒这件事,就等同于忽略房间里的大象。

王杰在采访中说过,他说他很清楚嗓子是人为陷害。

夺走王杰最自信的嗓音,就是对歌手自尊最无耻的剥夺。

从油漆工到一时风头无两的华语乐坛,王杰也曾是万千歌迷心中的不败浪子。一路打拼,起起落落,到头来竟两手空空。

这个时代,宽容是不值钱的。

他说,他选择原谅。

是啊,不原谅又能怎么样呢?出去当评委,明明只是发表个人看法,微博就被围攻了;明明说比不上新生代歌手,就被议论成“蹭热度”了。

现在的歌手很难做,过气歌手更难做。

“做过气歌手还要重提旧事就是博眼球行为!”你不得不承受歌手职业以外的舆论压力。

一旦开始在意社交媒体的声音,你就很难不被它影响。

歌手那事闹得沸沸扬扬时,王杰干脆清空了微博。

近几年,对王杰的讨论已经少之又少。

2018年他发行了全创作专辑《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

但他说,推出这最后一张专辑就退出创作。

巧合的是,最后一张专辑的封面和他第一张专辑的封面几乎如出一辙。

左:《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 右:《一场游戏一场梦》

也许是时代不同了,浪子那一套,在这个时代早就不流行了。

也许是非要发出像专辑名称一样的呐喊,他才能勉强让自己相信“我真的已经放下了,想开了。”

也许是最后的体面。至少对曾经听过、见证过他巅峰时期的歌迷来说,是个交代。

但话说回来,我也特别能理解年轻人为什么不听王杰,不听老歌了。

大家的时间分配都很有限,我付出在这里的时间,那么我在别处的时间就会被占用。

而急于展示自我 、追赶亚文化潮水的年轻群体,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王杰这的。

没有经历过那个辉煌时代的人不会懂,也就谈不上失去和唏嘘吧。

点个「在看」证明你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