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文故事:苏轼与海棠花

被誉为天下三大行书之一的《寒食帖》,是苏轼写的一首诗:“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燕支雪其实就是胭脂雪。在苏东坡眼里,海棠花就像雪上搽了胭脂那样美丽,于是就给它起了一个这样富有诗意的名字。

苏轼谪居黄州的日子是凄苦的。“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可即使是过着这样的日子,他还惦记着海棠花,足见东坡先生对海棠花的热爱。

苏轼的这种热爱,是和他的遭遇联系在一起的。借花喻人,苏轼对海棠花倾注了极大的感情,为此他反复写诗著文,寄寓情怀。有一首诗,题目叫《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诗的题目一般都是几个字,哪有这么长的?可照苏轼看来,不写这么长的题目就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他这首诗一开头就写道:“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明朝酒醒还独来,雪落纷纷那忍触。”哎呀,这哪里是写海棠,分明就是写的自己呀!

因为“乌台诗案”,大文学家挨了板子。但这并没有使他服气,更没有打得他灵魂出窍,从此噤若寒蝉。被贬黄州的第四年,苏轼写出了咏海棠的绝唱:“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朗朗上口,诗情如趵突泉一样喷涌而出!

不光现在,大宋官场的接待工作也有“陪酒小姐”。不过那时候不称小姐,称营妓。苏轼是大文学家,又能书善画,每次歌舞宴会,则“醉墨淋漓,不惜与人”。有个叫李琪的营妓,年少聪慧,经常给苏轼提供服务;但却一直没好意思向苏轼索要墨宝,心里很不是滋味。直到苏轼即将离开黄州了,才抓紧机会在一个送行宴会上,向苏大人提出了心中久藏的愿望,而且是在苏轼酒酣时提出来的。苏轼乘兴命其磨墨,挥毫于李琪小姐领巾之上题诗文两句:“东坡七载黄州住,何时无言及李琪?”

写了这两句之后,“即掷笔袖手,与客笑谈”,像是把底下的两句忘了,又像是完成了任务似的。酒场临散了,李琪小姐实在忍不住了,跪拜在地,求苏大人再给续上两句。苏轼大笑:“哎呀,差点忘了。”随即提笔又续写两句,“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留诗。”

此句一出,大家立刻觉出不凡来了——先平后奇,起得低但落得高,真乃好诗呀!于是,“一座击节,尽醉而散”。

作者:常跃强

微信号搜索:中华诗文学习,或shiwen_xuexi

欢迎读者朋友以个人名义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用于商业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