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儿妈妈意外又怀孕,孕感是女孩,生下未如愿5年后更后悔

“妈妈,我怕!求求医生让妈妈进去陪我”9月12日,5岁的小翔即将再次被推进手术室,他特别害怕,紧紧拽着妈妈阮金玲的手不肯松开,阮金玲和丈夫黄忠更是心如刀绞。这次儿子发烧,大腿又长了一个肿块,他们怀疑是复发,立即来到省城医院,可挂号后从内科到外科又到门诊内科、外科,再到血液科又到骨科,个个科室都说挂错了号,看错了科让转科,阮金玲夫妻抱着儿子跑上跑下从一栋楼到另一栋楼,看着儿子烧得昏昏沉沉,医生却都说不关他们管,着急万分想发火却又只能无奈落泪。

这次是小翔的第二次手术。今年2月在这家医院,小翔已经做过一次切除手术。那时刚来医院不久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手术。躺在病床上被爸爸妈妈推到手术室门口时,几个穿着绿色衣服戴着口罩的护士阿姨迎了上来,笑着告诉他,进去睡一觉手术就完成了,小翔翔觉得好新奇,好简单,他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那么紧张,他更不知道在他大腿根部的那个包块可能是个“炸弹”,那个炸弹不拿掉,随时就可能爆发要了他的小命。(可进入腾讯乐捐进行了解帮助:ALK淋巴瘤男孩盼救】)

小翔一家来自河南信阳市光山县罗湖村。小翔是爸爸妈妈“捡”来的孩子。那时黄忠夫妻已经育有两个儿子,考虑到教育的成本,特别是农村居高的彩礼等,两个儿子今后找媳妇要花大钱,加上父母年岁已高身体欠佳,他们没打算再要孩子。可2014年阮金玲意外怀孕,凭孕感像是女儿,一直渴望能有个女孩的一家人都要金玲生下老天意外送来的孩子,可没想到却依然是个男孩。又添一子,压力更大,夫妻俩拼命打工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大家子人的生活。

今年 1月29日一家人平静的生活被彻底打破。那天5岁的小翔突然左大腿疼痛,很快无法下地走路。在当地医院治疗,未见好转反而严重,大腿开始出现红肿,随着持续高烧,全身抽搐,孩子情况危险,黄忠夫妻立即带着小翔赶往武汉儿童医院。一路上翔翔不断的抽搐,浑身烫的像火一样,夫妻俩战战兢兢,生怕儿子发生意外。到医院挂完急诊小翔被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病情虽然得到控制,但医生发现小翔的大腿根部有一个肿块需要手术。

此时已临近春节,一家人焦急万分,可病情不容耽搁,小翔在护士阿姨“睡一觉手术就完成了”的鼓励下完成了手术,然而期盼着能春节回家团聚的愿望却被可怕的噩耗粉碎,除夕前夜病理切片的结果残酷地显示小翔大腿根部的肿块属于ALK简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窗外灯火璀璨一片吉祥喜庆,手机里祝福的微信此起彼伏,这些不属于他们,小翔的化疗在除夕夜开始,一家三口在医院度过了一个清冷寂静的大年。

“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恶性淋巴瘤,治疗难度很大,时间比较长,费用也很大”医生的话说出了小翔的总体病情,也吓懵了这对农民工夫妻。他们没想到儿子腿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包块竟然是“恶性肿瘤”,他们更着急儿子治病的钱该从何来?平时一年到头打工的钱基本只够一大家人吃饭穿衣,牙齿缝里攒不下钱,可儿子的命只有钱才能救。“孩子的命要紧,先借钱救命,债以后再慢慢还”黄忠的决心无比坚定。

ALK渐变性大细胞瘤是一种高度恶性淋巴瘤,切除病灶只是拿掉了产生滋长恶性细胞的根源,持续的化疗、放疗才能杀死并逐步清除残留在体内的恶性细胞,而具有强大毒性和杀伤力的化疗药物在消灭恶性细胞的同时,也会对正常细胞带来极大伤害。化疗药打上后,一系列副作用随着而来:口腔溃疡、呕吐腹痛、浑身酸软、腿脚无力、脱发掉发、贫血发烧,看着曾经活蹦乱跳的儿子每日在各种针液药物中煎熬哭闹,妈妈阮金玲也每日陪着落泪。

病魔摧残着小翔的身体,更改变着小翔的性情。由于担心感染不能去人多嘈杂的地方,化疗后小翔只能在医院出租房之间来来回回,半年多几乎不与外界接触,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小翔变得孤僻暴躁易怒,而在血液肿瘤科的孩子们都或多或少存在这种现象。小翔在护士站开心地和小病友一起玩耍,一个简单的气球足以让这些长期密闭的孩子开心不已,“小光头”们彼此间没有异样的目光,也不用任何防备,玩得开心放松。

小翔生病后,一家人都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中,生活也被彻底打破。爷爷和奶奶每日在家以泪洗面,为了挣钱给孙子看病,60多岁的爷爷外出去打工,而奶奶一边在家带着两个大孙子一边还种点菜园卖点小菜。孙子住在医院,两个老人在家从来没有一天不担心不牵挂,一直想到医院看看孙子,可来一趟医院路费太贵,半年也只有奶奶来过一次,小翔急切地翻着奶奶的塑料袋,看看奶奶从老家带了什么好吃的,他太想老家的味道了。

治疗艰难坎坷,但经过7个疗程化疗,小翔体内的肿瘤细胞终于得到了控制,7月15日小翔结疗通过了大评估,7月26日终于被批准出院回家,虽然欠下了十几万的债,但小翔终于可以开始回归正常的生活,一家人满怀喜悦,黄忠立即外出打工,十几万的债要还清并不是间容易的事。三兄弟终于又团圆了,小翔憧憬着开学了可以和两个哥哥一起上学,可还没等到开学小翔却再次病倒了。

8月25日,小翔突发高烧,大腿根部又长了一个肿块,阮金玲意识到情况不妙,打工的丈夫迅速赶回,两人立即带着小翔赶往医院。因为原来住院在内科,他们挂了住院内科的号,可内科认为长包要切除应该看住院外科,住院外科又认为他们应该到门诊外科,门诊外科又推到了门诊内科,又到血液科,又到骨科。黄忠和妻子背着浑身滚烫的儿子不知道到底该去哪个科室心急如焚,妻子忍不住伤心痛哭,心想当初真不该生下的……,最后经过协调总算住进了医院。

小翔开始消炎退烧,可是一周后肿块不仅未缩小反而还长大了,9月12日小翔再次进行了切除和活检手术,可怕又担心的结果很快让怀疑得到了证实,肿瘤复发了。复发比原发更严重,癌细胞的耐药性增强,化疗强度必须加大,化疗时间也必然加长,费用自然更高。前期治疗已经借遍亲朋,家中能卖的也都卖了,本打算出去打工还债,现在却只能陪在医院,但复发后需要的巨大费用毫无着落,黄忠忧心忡忡。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请点击右边括号内字体跳转腾讯乐捐进行捐款:ALK淋巴瘤男孩盼救】,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ALK淋巴瘤男孩盼救”也可进行爱心捐款。

腾讯乐捐地址:h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000000960,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谢您的大爱。曼茜/文 悟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