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元涨到2350元!杭州夫妻入坑买“盲盒”,有人已投几十万

盲盒通常会不定期发行新系列,一个系列有八到十来个不同的造型,可以成套购买,圈内称之为“端箱”,也可以以盲盒的方式单个随机抽取,价格不算高,小琼买的通常59元一个。

“你根本猜不到,每只外观看起来都一模一样的盲盒,打开里面到底是什么,是‘爆款’还是‘雷款’,这种永远想知道下一个是什么、能不能‘中奖’的心理,不知不觉就把人带入了坑,让人迷之上瘾。”

85后男生小琼,一边向记者晒着自己长期以来的“抽盒”成果,一边总结自己的“入坑”经验。

他的家里,摆放了六七十只形态、造型各异的卡通玩偶,还买了专门的陈列柜,用于展示这些娃娃们。

而在“娃友圈”里,小琼他们的成果还不算多,更有甚者,家里有成百上千只,甚至还有一年花费几十万购买盲盒的“骨灰级爱好者”案例。

一只只小小的盲盒,单价三五十元不等,正成为继炒鞋之后的又一风靡。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某些款甚至可以达到几十倍的溢价。

盲盒是怎么火起来的?溢价原因何在?风靡背后,又是什么样的消费心理?

小琼家里的部分“战利品”

抱着抽奖的心理“入坑”

二手平台上可交易、可“换娃”

所谓盲盒,里面通常装的是动漫、影视作品的周边,或者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

而之所以被称之为盲盒,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里面的具体内容,只有买了后打开,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是“中奖”还是“踩雷”。

小琼就是这样被妻子带“入坑”的。

去年,妻子在杭州大厦里的盲盒自助售卖机里,抽到玩偶发了朋友圈,“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也蛮可爱的,一旦入坑后,对这些小东西就会越看越顺眼。”

小琼告诉记者,盲盒通常会不定期发行新系列,一个系列有八到十来个不同的造型,可以成套购买,圈内称之为“端箱”,也可以以盲盒的方式单个随机抽取,价格不算高,小琼买的通常59元一个。

“但是一般一个系列里都有‘爆款’和‘雷款’,爆款就是看起来比较好看的,或者是放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会涨价的,雷款则正相反。”

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不“端箱”,而选择去盲抽?

“这就像买彩票的概念一样,万一直接能抽到很喜欢很好看的款岂不更好。即便抽到不喜欢或是重复的款,也可以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跟其他‘娃友’换娃,这个过程很有趣。而且慢慢置换成自己喜欢的一套摆在柜子里,看着也蛮有成就感的。”

小琼说,比起在线下店的随机盲选,自己现阶段最偏爱的,则是在微信小程序里抽取盲盒的形式,尤其是推出新功能后。

“你在页面上摇一摇,摇出某一只盲盒,它有三次排除机会,告诉你这里一定不是什么。比如这个系列里共有12个形象,有7个兔子造型和5个骷髅造型, 我想抽中兔子,要是在线下店,抽中兔子的概率就是十二分之七,可是在这个小程序里,如果能出现三次‘这里一定不是骷髅’,那么这只盲盒抽中兔子的概率就上升为六分之五了,更有‘胜算’,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结果,有时候需要摇很多次。”

小琼的大部分战利品,都是用于个人收藏,即便用于交易,也是用来交换。一年多的时间,小琼两口子花在抽盲盒上的钱,大约五千来块,作为业余的小爱好,也是承受得起的开支。

“后续出了新品,如果有喜欢的,我们还是会去抽、去收集,就像做菜一样,也许会花费不少时间,但可以享受这个过程和成果。”

限量款、隐藏款溢价空间大

近两年盲盒经济井喷式爆发

不少人应该都见过,一只只憨态可掬胖乎乎的猫造型玩偶,脖子上系个铃铛,或坐或站,引发了一众朋友圈的“刷屏”,苏打绿主唱吴青峰也曾在微博上发过这组猫的照片。

据了解,该IP的所有方,为专做盲盒、手办的公司ACTOYS,旗下最火的IP之一,就是“猫铃铛”。

ACTOYS供图

在公司CMO王蕊看来,公司成立十多年,做手办、盲盒三年,但盲盒的风靡潮,是从这两年开始“井喷”的。

“猫铃铛”的盲盒,单买一只是65元,成套够买价格也一样。普通盲盒基本上随买随有,但公司会不定期发售“限量款”,这就成为了玩家们抢购的对象。

王蕊告诉记者,8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潮流玩具展上,公司发售了一批限量品“猫铃铛”,把涂装成实体猫的花色,改涂成了食品的颜色,一共发售不到200只,单价一百多到两百多元不等。

ACTOYS供图

“当天展会一开门,就涌进来好多人到我们展位前排队购买限量款,不到半小时就被抢购完了。”王蕊说,自己也曾在闲鱼平台上看到,有些限量款被炒到上千元,翻了十几倍,也达成了成交。

“通常来说,会在二手平台上加价交易的,以限量版居多,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在普通盲盒里,发售一些隐藏款,也会被炒高价进行二手交易。”

王蕊告诉记者,盲盒以前属于潮流玩具,市场会比较小众一点,真正爆发是从这两年开始。

2018年比2017年,盲盒销售额增长了40%左右,今年上半年,单“猫铃铛”系列的盲盒,卖出去了几万套,拆分开,就是近百万只“猫”,销售额达六七百万。

“会有一些圈里比较知名的二次元coser、B站的up主或者像吴青峰这样的明星,看到产品很可爱,会在社交平台发一些照片,会促进产品销量,提高曝光率。但大部分还是因为消费者手里闲钱多了,盲盒单价并不高,大部分人也都能承受得起,愿意为可爱的事物冒一点风险来买单。”

王蕊告诉记者,自己作为消费者,也会有“收集癖”,这个花色有了,还想添另一个花色,想集齐。“而且你想,一个正版周边的小手办少说也得要一百多块,盲盒只要几十块,做工也很精细,是不是感觉还挺划算的。”

从盲抽到寄托情感

再到参与市场炒作

有心理学研究表明,不确定的刺激会加强重复决策。因此,盲盒成了让人上瘾的存在。

从今年上半年的天猫数据看,潮流盲盒品类销售额达到近2.7亿元;根据闲鱼公布的官方数据,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的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而单目前国内人气最高的盲盒玩偶之一Molly娃娃交易超23万单,均价270元。

Molly娃娃背后的公司——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数据显示,单个售价59元的Molly,一年能卖400万个,实现2亿多元的销售额。

而尤为夸张的是,以原价59元的Molly小画家为例,其在闲鱼上的价格已经达到2300元;而原价59元的潘神圣诞隐藏款,在闲鱼已经卖到2350元的高价,狂涨39倍。

业内人士表示,收集盲盒的单价不高,但种类繁多激发用户收藏欲望,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入门毫无门槛,而一旦踏入,则很容易陷入不断购买的陷阱,并在过程中获得满足感,而且其中的隐藏款、限量款等未知诱惑,勾起玩家赌徒心理。

阿狸IP的所有者——圆梦筑成动漫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王俊杰告诉记者,盲盒本质上是精神层面消费的产品。

“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一小部分人群(一线居多)开始不再满足于传统的物质消费;而盲盒娱乐化的购买体验,以及丰富有趣的设计和主题设定,给人们带来了很强的精神满足感。这种始于小众圈子的玩家文化,伴随着经济发展规律从一线城市往下蔓延,逐渐成为了消费的潮流。”

在王俊杰看来,玩家消费盲盒的心理追求,从盲抽的乐趣开始,逐渐升级到收集和收藏,甚至会寄托情感。“高级玩家还看中升值并参与市场交易与炒作,并伴随有某种炫耀的成分在其中。”

有专家表示,面对不断崛起的盲盒经济,显然有必要提醒年轻人节制消费、避免成瘾。当然,这也有赖于监管部门进一步规范市场,对交易不透明以及各类违规炒作,及时清理打击,保证这一新兴行业能够良性运转。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高佳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