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熙生物堪比茅台的高毛利率

电鳗快报 | 作者:赵超

截止9月18日,科创板受理企业为155家,已发行34家,处于问询状态的有18家。

上交所问询的问题范围广泛,涵盖公司股权结构、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诸方面。研发费用占比、毛利率等指标,成为市场关注科创板公司的焦点。

作为透明质酸原料市场龙头的华熙生物,因表面费用化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不足5%,而取得超过70%的毛利率让市场感到疑惑。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EMBA浙江兼广东教学中心主任、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看来,“对于科创板而言,科创属性,其实强调的是科技创新能力,而这个能力并不能被研发投入占比这个单一指标所完全反映,还需综合各项指标,比如发明专利数量、技术人员和研发人员数量等等。”

多因素诱发低研发占比

2016-2018年,华熙生物按会计准则计算的费用化研发支出分别为2396.30万元、2571.85万元和5286.59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27%、3.14%、4.19%。

研发费用占比不高,让华熙生物的科技创新能力受到质疑。

科技含量在科创板推出之初就被放在首位,这一指标也是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之一。

Wind数据统计显示,目前科创板公司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比例前20家公司中,10家企业属于生物医药公司。

在市场人士看来,研发占比单一指标并不能全面衡量企业的创新能力。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曾指出,科技含金量不仅要看公司是否属于科创板相关行业分类,还要看主营业务结构、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研发成果及研发团队的情况等。

因在生物发酵领域拥有技术优势,而成为透明质酸原料市场产业龙头的华熙生物,虽然研发费用占比不是很突出,但公司研发支出金额及在行业中地位不容忽视。

从投入金额来看,但在目前已公布的科创板37家生物产业公司中,华熙生物2018年研发投入排名处于行业中等水平。

进一步研究可发现,部分因研发而产生的投资未计入研发支出、营业收入基数较大等因素,是华熙生物研发费用占比较低的重要原因。

据悉,为保持技术和市场地位,华熙生物有多项投资、设备改造等支出没有计入会计准则统计的研发支出。华熙生物逐年产率提高,对生产设备、实验设备的改造,实际也是研发的投入;同时,对投资的海外实验室,其核心研发人员的薪酬奖励等,目的是为通过激励获得更多先进的研发成果,也是对研发投资。

加上这部分支出,华熙生物在2016-2018年的研发支出合计值分别为4391.98万元、9006.70万元和1.04亿元,分别占营收比例为5.99%、11.01%和8.25%。公司过亿的研发费用,在同体量的科技企业中已属较高。

此外,高营收基数会拉低研发占比。

2016-2018年,华熙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7.33亿元、8.18亿元、12.63亿元。在37家生物产业公司中,华熙生物2018年12.63亿的营业收入排名靠前。同时,华熙生物2017-2018年增长率分别为11.58%、54.41%,营收的快速增长也会影响研发占比的提升。

受营收基数大影响,导致研发占比较低的科创板公司亦有不少。

如作为首批登陆科创板的中国通号(688009.SH),2018年研发投入合计高达13.8亿元,但400.13亿元的营业收入基数,让该公司当期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仅为3.45%。

从行业地位来看,华熙生物在全国首发实现通过发酵法大规模生产透明质酸,并在透明质酸微生物发酵技术的产业化取得突破,依托发酵、交联两大科技平台体系,实现包括全球领先的生物发酵技术、酶切技术和分子量控制技术、透明质酸梯度3D交联技术,以及国内率先采用的玻璃酸钠注射液终端灭菌技术四大突破。

目前,华熙生物申请专利 95 项(其中发明专利 79 项),研发团队208人(截止2019年3月31日)。

在国盛证券看来,公司核心技术优势保证在行业内领先地位。

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九五”重点攻关计划优秀成果奖等多项荣誉,是华熙生物多年技术沉淀的成果。主导或参与制定医用透明质酸钠凝胶行业标准、组织工程医疗器械产品透明质酸钠行业标准等四项行业标准,及参与修订欧洲药典及中国药典中的透明质酸标准,并提交美国药典透明质酸专论,亦是公司技术能力在国内、国际行业中被认可的体现。

风险伴随收益

技术密集型的属性,造就了生物医药研发投入大、风险高、毛利率高的行业特征。

截止5月13日,科创板共披露26家生物医药企业,在2018年毛利率超过50%的有22家,只有4家毛利率在50%以下;毛利率超过70%的有16家,占比61.54%。在市场人士看来,如果毛利率低,难以支撑对研发的持续投入和对技术的持续创新。

有研发企业高管表示,做研发相当于“搏一把”,大规模投入未必就能转化成收入和利润,风险很高。

作为生物医药行业的华熙生物,也不能避免研发风险。

据了解,华熙生物在采用微生物发酵法生产透明质酸的前期,投入大量时间、资金,也面临资金“打水漂”的风险,依靠不断投入和技术创新,最终成功走向市场,是生物医药企业发展的真实写照。

高风险伴高收益,是投资界的一个规则,研发投入亦然。

新产品研发成功后,因其技术和产品的唯一性,生物医药企业都会享受一段时期的市场红利,收回研发成本并进入盈利阶段。此时,单纯以原料和人工等生产成本和市场价格比较,毛利率通常会比较高。

根据招股书,2016年至2019年一季度,华熙生物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7.22%、75.40%、79.94%、77.51%。

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主板(包括沪深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化学制药公司中,销售毛利率在70%以上的企业有24家。康弘药业、奥赛康等4家公司毛利率超过90%。同期,14家生物制品公司销售毛利率超70%,其中,海特生物等10家公司毛利率在80%以上。

作为行业龙头公司,因对下游有较强的议价能力,其毛利率通常处于较高水平。

如白酒龙头贵州茅台,其2018年销售毛利率为91.14%,紧随其后的五粮液、泸州老窖等企业毛利率在73%-80%之间徘徊。

医药白马股、肿瘤药龙头公司恒瑞医药,2018年医药制造毛利率亦高达86.60%。

在市场人士看来,作为透明质酸原料市场龙头的华熙生物,其在产品价格方面也有较高议价能力,高毛利率与其行业地位相符。

从分产品来看,华熙生物产品毛利率略微低于下游产品毛利率,符合行业规律。

2016年至2018年,华熙生物原料业务中,滴眼液级产品毛利率分别为90.94%、88.37%、87.28%。同期,莎普爱思(603168.SH)滴眼液毛利率分别为94.59%、93.55%、92.65%。

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从华熙生物上述实际经营情况来看,研发持续投入,拥有较高核心技术壁垒,及细分行业龙头地位带来的高议价能力,是公司获得较高毛利率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