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通快递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境 采、销数据存重大疑点

红刊财经 刘杰

编辑 | 王宗耀

随着快递行业竞争的加剧,为保住市场份额,申通快递不得不一再让利,结果使得其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更为重要的是,其快速增长的营收还存在重大疑点;此外,采购数据的勾稽异常,也使得其数据的真实性令人生疑。

9月19日,申通快递披露了2019年8月份经营简报,快递服务收入有所增长,但单票收入仍在持续下滑,这也是其在2019年半年报中就已暴露出的问题,至今仍未得到改善。此外,《红周刊》记者在复盘其历年财务数据时发现,其营业收入与采购数据均存在勾稽异常,相关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增收不增利 单票收入持续下滑

2019年上半年,申通快递实现营业收入98.71亿元,同比增长48.62%,实现归母净利润8.32亿元,同比下滑4.04%。不难看出,申通快递已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究其原因,则与愈演愈烈的快递行业竞争有莫大的关系。

近年来,随着快递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三通一达”(指申通快递、中通快递、圆通速递及韵达股份)及顺丰在内的头部公司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除了扩大市场规模外,降本增效也成为行业竞争中能否胜出的关键因素之一。然而,自2016年起,申通快递的毛利率便出现持续性下滑的局面,该指标由2016年的19.85%下滑至2019年上半年的13.78%,几年间下滑了6.07个百分点,这对于毛利率本就不高的申通快递来说,影响不容忽视,今年上半年业绩的下滑与之就有很大关系。与此同时,申通快递的期间费用率却在不断上升,2019年上半年达3.24%,较2018年末的2.42%大幅上升。

更为重要的是,虽然申通快递的业务量不断飙升,而快递行业中更受关注的单票收入却呈现出下滑之势。财报数据显示,申通快递在2019年上半年发件量的完成业务量约30.12亿件,同比增长了47.25%,然而,其信息服务单票收入在2019年上半年为0.53元,相较上年同期的0.71元,下降了25.85%;有偿派送单票收入在2019年上半年为1.61元,相较上年同期的1.75元,下降了7.97%。对此申通快递在财报中表示:“主要系市场竞争加剧,公司为保持并拓展业务,面单返利增加,同时对派费的计费规则做了细微的调整,导致整体派费小幅度下降。”可见,在激烈的竞争中,申通快递不得不选择牺牲毛利来保住市场份额。

另外,据9月19日申通快递最新公布的8月份经营简报介绍,其快递服务业务收入达18.66亿元,同比增长34.89%,完成业务量6.75亿票,同比增长55.57%,单票收入2.76元,同比下降13.48%。从该简报来看,其单票收入仍然在下滑,显然,其“降本”方面做的并不好。

在“三通一达”中,中概股中通快递尚未披露具体信息,而圆通速递与申通快递的命运相似,据其简报显示,8月份实现快递产品收入20.85亿元,同比增长23.65%,单票收入2.72元,同比下降16.93%。而韵达股份的业绩表现则较为突出,8月份实现快递服务业务收入26.67亿元、同比增长193.72%,单票收入3.20元,比申通快递高出了0.44元,同比激增102.53%,做到了“量质”双收。

显然,在几大巨头之间的角逐中,申通快递的业绩表现并不出彩,其只注重了保“量”,却未做到保“质”,因此能否降低成本似乎就成了申通快递当前面临的一大难题。

营收收入存疑

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申通快递的营收增速分别为28.1%、34.41%、48.62%,虽然申通快递的营业收入保持着高速增长,然而《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其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及相关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时,发现其间存在巨额的勾稽差异,其看似高速增长的营收,数据的真实性却存在不小的疑点。

财报显示,2017年申通快递实现营业总收入为126.57亿元(如表1),其中快递服务及其他收入金额为125.67亿元,物料销售9027.42万元,适用增值税税率分别为11%、17%,考虑增值税影响后,其含税营业收入达140.55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7年,其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35.38亿元,其中还需要剔除掉预收账款的影响,该部分不属于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2017年预收账款较上期减少了1514.70万元,扣除掉该部分后,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为135.53亿元,与140.55亿元含税营业收入相较差值为5.02亿元,也就意味着有本期有5.02亿元的收入因未收到现金而需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

查看其资产负债表,其2017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为9.62亿元,2016年相同项目金额为7.68亿元,相较增加了1.94亿元。其中还需剔除计提坏账准备的影响,2017年较上年坏账计提减少额为634.14万元,扣除掉该部分影响后2017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实际较上期增加了1.88亿元,相较下,经营性债权的实际增加额1.88亿元却小于理论应增加额5.02亿元,差异金额达3.14亿元。

按照此方式计算其2018年的数据。当年申通快递实现营业收入总额为170.13亿元(如表1),其中包含快递物流业务收入168.92亿元,物料销售收入1.15亿元,广告收入619.57万元,以上三项收入分别适用增值税税率为10%、16%、6%(注:快递物流业适用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1%下调至10%,物料销售适用税率由17%下调至16%,出于谨慎性原则,按月平均计算),考虑增值税影响后,其含税营业收入达187.85亿元。

现金流入方面,2018年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86.18亿元,扣除预收账款增加额120.20万元影响后,则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为186.17亿元,与含税营收相较差值为1.68亿元,理论上,这应使得相关经营性债权同等增加。其2018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在剔除坏账准备影响后较2017年仅增加了1.24亿元,这比理论应增加额少了4400多万元。

这也就意味着,申通快递连续两年来高增长的营收缺乏相关债权及现金流的支持。需要注意的是,出现如此巨大差异的原因可能是申通快递将应收票据背书、贴现所致,然而其财报却未披露该部分相关信息,对此或许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采购数据或不实

申通快递主要采用“中转直营、网点加盟”的经营模式,2017年申通快递主要销售客户及供应商大多为其加盟商,其第一大客户及第一大供应商均为加盟商广东申通物流有限公司,这也就意味着申通快递与同一加盟商之间存在着大额的既采又销的交易行为。在频繁的既采又销下,如何能保障采销数据的真实性显得尤为重要,而《红周刊》记者进一步核算申通快递财务数据后发现,其采购数据或不实。

财报数据显示,其2017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2.79亿元(如表2),占总采购金额的比例为11.23%,因此推算出其采购总额约为113.86亿元,申通快递主要采购内容包括加盟商提供的有偿派送服务、航空运输服务、汽运服务及面单物料等,采购部分适用的税率分别为6%、11%、17%,出于谨慎性考虑,选择较低税率即6%的税率考虑增值税,经计算其含税采购金额约为120.69亿元。

从财务勾稽关系来看,该部分含税采购金额应有相应的现金流支出及经营性债务的支持,那么申通快递的采购数据又是否如此呢?

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7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102.13亿元,扣除预付账款增加额5923.31万元,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为101.53亿元,与含税采购金额相较有19.15亿元的采购金额未支出现金,应体现为经营性债务的增加。

然而,申通快递经营性债务的实际增加额却并不大,2017年其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为8.06亿元,2016年相同项目金额为6.01亿元,相较仅增加了2.06亿元,这比理论上应增加额19.15亿元少了17.09亿元,这也就意味着其有17.09亿元的采购数据没有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的支持,真实性待考。

用相同的方式计算其2018年的采购数据,则发现其采购数据与相关财务数据勾稽关系较为吻合,差异不足1700万元,这也就更反映出了申通快递2017年的采购数据存在异常之处,其披露的数据似乎并不真实,需要投资者提高警惕。

(本文已刊发于9月21日的《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