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知青的私房秘境,老司机的越野胜地

“草原的天特别蓝,地绿的那样鲜,两种颜色在天边合成一线;一块块洁白的云彩,时而像山峰、时而像棉团——这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我就站在画中间。”

——草原专家刘润书

这里和城市形成强烈的反差,忙碌的情绪得到最大限度的缓解,你可以尽情地接受阳光、空气和大自然的沐浴,可以拼命跑跳、大声喊叫!

继Emma所属的电台Hit FM推出公益项目【保护湖泊,恢复生态】以来,受到各界人士的关心。大家的热情都十分高涨,纷纷加入到争当“草原卫士”的行列。很多听众在互动平台上也提出了一些问题:

郑老师为何对此地情有独钟?

这片地方有何特殊之处?

我们捐款种植的碱蓬到底有什么功效?

如想前往,应该选择哪种方式?

当地都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

带着这些问题,Hit FM查干诺尔治理小组再出发,集结4辆硬朗炫酷的BJ40,浩浩荡荡一路驶向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查干诺尔。

这次我们除了去老地方探望老朋友,还结识了新伙伴,寻觅到了更好玩、更神秘、更原生态的草原秘境。本期《小艾玛的游乐园》就来把这一路精彩与你分享。

对上次内蒙之行不熟悉的朋友可以先戳

最后的2.5万亩也是最难种的2.5万亩

碱蓬地

重回查干诺尔,每个人都盼望着再见碱蓬。带领我们前往的依然是“环保先锋”郑柏峪郑老师和他的助手阿生。

郑老师坐在他的蒙古包门前

郑老师当年作为知青来到内蒙古大草原,与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那时的查干诺尔湖似天堂般美丽,后来由于自然的变迁、人为的破坏,汪洋大湖化为雪白的盐碱干湖盆,这让郑老师心痛不已。他下定决心要改变现状,保护他爱的草原和这里的人们,让这10万亩土地再次焕发生机。经过多次试验,郑老师发现种植碱蓬可以有效降低土地ph值,固定住干湖盆中的盐碱尘面儿,从而改善局部生态。

郑老师和他的碱蓬地

那么大家关心的问题来了——到底什么是碱蓬呢?碱蓬是一种一年生的植物,它具有强耐盐碱性,可以大量吸收土壤中的盐分。它的茎叶可以食用,比如凉拌或是包饺子、包包子,它的种子可以做食用油,有很好的降血脂、抗癌和预防冠心病的功效。

郑老师于碱蓬地中为我们讲解

春天,碱蓬地里是一片玫瑰红。等到了夏天,则是绿油油的一片。秋天来临之际,它们呈现出如火焰般的明亮红。一入冬,它们的落叶枯枝变成了茄子紫。我们去到的时候正值中秋,碱蓬地中红绿相间,异常壮观。记得去年此时,碱蓬尚未如此之多,仅覆盖了6万亩。经过1年的努力,郑老师又铺下了1.5万亩,离完成目标仅仅需要2.5万亩了。

Emma于碱蓬地中

还有一大喜讯令郑老师兴奋不已,他看到越来越多的多年生植物,如碱茅、碱蒿、虎尾草等在此地生长起来。这意味着“碱蓬种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植物替代现象已开始发生,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植物由一年生逐渐转变为多年生,生态环境也在趋于稳定。

植物多了,动物也就多了!

上一次跟大家说我们看到了大雁、天鹅、赤麻鸭、白琵鹭等等,这次就更多了,像丹顶鹤、反嘴鹬、鹰、隼、猫头鹰、鸬鹚、遗鸥都让我们看到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可爱的野生动物,比如黄鼠、跳兔、野兔、沙狐和艾鼬。对于同行爱“打鸟”的“老法师们”,这里就是他们绝佳的“竞技场”。

不过郑老师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最后的2.5万亩也是最难种的2.5万亩。这片地位于湖盆的东南侧,常年刮大风,洒下的碱蓬种子很难扎根生长。郑老师需要更多人力物力,原来1亩的成本是50元;最后这2.5万亩,1亩需80元,一共就是200万。少吃一顿外卖就能认领一亩地,没有理由不行动起来吧?

扫视频中的二维码,为环保助力!

越玩越野,沙漠中的神奇之地

努格斯高勒

此行由于BJ40的加入,郑老师决定带我们去一处沙漠中的神奇之地。这一路我们经过了泥地、陡坡、沙地、水坑、搓板路等各种路段,BJ40的电控分时四驱系统给予了车队强有力的保障,尤其是低速四驱(4L)卓越的脱困能力,让我们一路纵情驰骋、霸气向前,足足过了一把“越野瘾”。

这里是努格斯高勒流经的区域(“高勒”为“河”)。之所以说它神奇是因为路的两旁都是黄白色的沙丘,而中间却是一片绿洲带,蜿蜒曲折的努格斯高勒安静地在此流淌。水中芦草丛生,鸟类繁多,牛羊在河边安静地吃草,一片恬静美丽的景象。

江南水乡的秀丽和西北大漠的粗犷,在这里竟结合得如此谐美绝伦、相得益彰。

草原生活欢乐多

撸狗、打泉水、钓螃蟹、赏月观星

细心的朋友应该还有印象,去年Emma在郑老师的蒙古包基地邂逅了阿生家的两只狗。一只大黑、一只小黄。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大黑没变样,小黄已经完全举不起来了!

家里还多了一只叫“当当”的小土狗。别看当当身形小、不起眼,但它总是跟着我们的车队跑,而且最多一次跑了8公里,一路“全时四驱”应对各种路面。它的执着感动着我们,同时也感叹能在草原上如此畅快奔跑的小狗儿真是幸福呀!

小当当就这样追着我们跑了8公里

Emma最怀念的地方便是去年打山泉水的地方——奥龙宝力格(“奥龙”为“多的”,“宝力格”为“泉水”)。

Emma&柚子,去年今年对比图(找不同)

前往那里的路堪比美国最孤独的50号公路,沧桑辽阔。一条公路笔直向前,路两边是被一块一块黑色火山石点缀着的苍茫草原,前方则是雄奇壮观的阿巴嘎火山群。这片火山熔岩地貌绵延近70公里,连续不断,气势磅礴。

奥龙宝力格的泉水就在熔岩台的下方,这里有一座废弃的砖瓦房,应该是当年知青帮忙修建的。房子正门上写着“高山抇( hú )水站”,当时不认识这个字,觉得应该就是打水站的意思。后来一查发现,“抇”是发掘的意思,如果造句的话便是:深抇得甘泉。当年应该就是通过这个水站,挖出了造福后代的甘甜泉水吧。

上次是把泉水打回去煮茶喝,这次由于BJ40自带220V车载电源,我们特意带上了烧水壶直接坐在泉水边,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品砖茶。时不时还有小青蛙从脚下跳过,任何烦恼在此时都会一扫而空。

去年此时我们曾寻觅到一处沙地中的水泡子钓鱼,两个多小时的下午一无所获,耿耿于怀。今年我们又带上鱼竿,在原来的水泡子附近找到一处半沼泽、半溪流的沙地试试运气。鱼食用的是火腿肠,第一杆甩进去发现鱼飘立不起来,就赶紧拉上来想查看下是咋回事。结果没想到这一拉,却拽上来一只螃蟹!

螃蟹张牙舞爪地飞在空中,那景象令大家连声惊呼。接下来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几个开心地在小溪边跳着叫着,螃蟹接二连三地上钩。完全不需要任何技巧,数几个数一提杆就能有!当晚我们就品尝到了自己劳动的果实——“查干诺尔野生大闸蟹”。螃蟹肉鲜美可口,不用加任何佐料便回味无穷。

小型捕蟹现场

上一次查干诺尔之行的星空是一大亮点,肉眼可见的银河和流星震撼至极。不过此次赶上中秋佳节,草原空气通透,月光也是格外亮。

在城市中呆久了,很难有机会看到月光打在人脸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这次有幸看到,也让我记住了月光下每个人柔和的笑脸。

谁说内蒙只有烤全羊

牛窝骨、手把肉、生奶油拌炒米

来说说美食吧!大家一说来内蒙,都要关心能不能吃烤全羊。来了之后才发现内蒙人正宗的吃肉方法里并没有烤全羊这一种,更多的是“手把肉”。手把肉”即白水煮切成大块的羊肉。一手“把”着一大块肉,用一柄蒙古刀自己割了吃。蒙古人用刀子割肉真有功夫。一块肉吃完了,骨头上连一根肉丝都不剩。

牧民对肉都有一种近似宗教情绪的敬重,正如汉族的农民对粮食一样,糟踏了,是罪过。听郑老师说,吃手把肉过去是不预备佐料的,顶多放一碗盐水,蘸了吃。现在会配一些如酱油、韭菜花之类的佐料。因为是现杀、现煮、现吃,所以手把肉肉质非常鲜嫩。目前为止,在Emma吃过的各种做法的羊肉中,手把羊肉这次正式升级为第一。

还有就是牛窝骨,上次来没吃着,这次可吃了个够,因为实在是太香了!牛窝骨是牛的膝盖部位,筋头巴脑比较多,吃起来软脆有嚼劲,香而不腻,并且含有丰富的胶原蛋白和钙质,美味又营养。

上次给大家普及了蒙古人喜欢喝咸奶茶的习惯以及茶火锅,这次就来说说生奶油拌炒米吧。生奶油的蒙语发音为“约克”,所以这道美食也可以叫约克炒米。炒米是用糜子做成的,要经过煮、炒、碾三道工序才能做成。

郑老师告诉我们:日常生活中,牧民们不可一日无茶,也不可一日无米。在蒙古族家庭中,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吃炒米。吃法有很多种,比如干着吃、用奶泡着吃或者煮粥吃,但用生奶油加糖拌炒米一般只有尊贵的客人来到家中,主人才会奉上。谷物的香味搭配生奶油的酸味,刚开始会有些不适应,但越吃越上瘾,口感虽不一样,但上瘾的程度就如同爱上喝豆汁一般,难以戒掉呀!

神秘又魂牵梦萦

海延庙、圣山、阿巴嘎旗博物馆

查干诺尔地区还有很多值得探秘、考古的地方,这里流传着有趣的传说。此次我们途经一处“海延庙”,它始建于清雍正年间,当时的建筑面积相当之宏大。它背靠山,面朝湖,风水极好。僧侣最多时候达500人,香火缭绕、信徒众多,是当时阿巴嘎旗的旗庙。阿巴嘎在蒙语中是“叔叔”的意思,这一带是成吉思汗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别里古台的封地。成吉思汗去世后,儿子窝阔台继位,为了纪念叔叔而封此地为阿巴嘎。

再说回海延庙,由于后来的河流改道和道路修建,海延庙庙前的海延诺尔湖逐渐演变成盐碱荒漠地,再不见昔日水草丰美的景象。海延庙香火不再,逐渐破旧衰败。如今的海延庙,仅剩残砖烂瓦。我们坐在仅剩的几棵有着800多年历史的东北松木树干上,听郑老师讲着当年这里该是如何雄伟壮观。海延庙依湖而生、而兴旺,也随着海延诺尔而衰败、而毁灭,真是一个凄惨悲凉的故事。

离开海延庙,我们又驱车前往“宝格都乌拉”,它是阿巴嘎火山地质地貌的上乘之造。山北坡酷似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仰面头像,轮廓清晰,神态逼真。相传当年,部落首领太阳汗不服成吉思汗,率10万大军前来挑衅。成吉思汗闻讯南下,走到此处风和日丽,突见远处一座山峰,一匹白色的骏马向山的方向奔去。大汗随即浑身发光发热,拔剑挥舞,瞬间电闪雷鸣、飞沙走石。他意识到是上天在赐予他力量,便在山下安营扎寨,举行祭拜仪式,将此山命名为“宝格都乌拉”(“宝格都”为“神圣”,“乌拉”为“山”),第二天便一举收服太阳汗的部落。

郑老师带我们去的观望点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成吉思汗开阔的前额、俊美的胡须,眼睛、眉毛、鼻子和嘴唇甚至连下巴都非常清晰。他呈仰卧沉思状,就像是在与长生天对话。

如果对查干诺尔地区的历史和神秘有趣的故事感兴趣,还可以前往阿巴嘎旗博物馆陈海峰陈馆长这次亲自为我们讲解,他知识渊博,讲解颇为生动,而且他还是毛毡画和石器学研究的专家。

左一为陈馆长

博物馆内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展厅便是讲述“知青与草原”的这个展厅。展厅里展现了当年知青上山下乡至内蒙古阿巴嘎旗后发生的各种动人故事。展厅中的展品都是知青捐赠的珍藏品,从当年赴内蒙的乘车票、到当赤脚医生时用的针管,甚至还有郑老师当年做的简报。这些珍藏品有定居海外的知青由朋友接力辗转送到的;有受已故知青生前嘱托交付的;也有虽经多次迁徙却一直珍藏于身的老物件。

这些浸满青春记忆和草原温暖的展品,成为对那个时代无声却有力的见证。那年那月、那时那景、那人那事虽已成往事,但真情还在延续。来到这里,也就明白了为何草原让郑老师如此魂牵梦萦,明白了他为何要拼尽全力、不畏艰苦地治理盐碱荒漠,因为这里就是他的家。

END

/耳東视频/凉老师/Emma

To see the world, to draw closer, to find each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