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地:我国没有必要强求油气自给独立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

9月19日,能源产业献礼“新中国70华诞”主题活动——第三届(2019)中国能源产业发展年会暨首届“能源文化节”在京举行。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在现场发表了主旨演讲。

以下为发言摘编

在我国,目前煤炭消费量仍约占到能源总消费量的59%。但纵观全球,2018年全球消费的商品能源中,石油46.62吨,占33.62%,天然气38489亿方,占23.86%,油气占总量57.4%。煤炭约80.12亿吨,占27.2%,也就是说油气仍然是现在全球商品能源的大头,而且煤炭消费的其中一半左右是由中国消费的。从能源国际贸易上来看,当前全球原油贸易量达到22.63亿吨,油品12.38亿吨;天然气9434亿方,煤炭8.58亿吨。石油和天然气是主要国际能源贸易商品。

2018年我国石油消费约6.5亿吨,进口原油4.6亿吨,石油净进口4.34亿吨。中国究竟需要多少石油?多数人认为消费量峰值在7-8亿吨之间,增量目前看来将主要依靠进口,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70%以上。

与此同时,2018年我国天然气消费将近2800亿方,进口1254亿方,对外依存度也接近45%。今后天然气增长空间比较大,预计未来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可能达到4500-6500亿方,一半以上还是要依靠进口。

当然,现在对于能源安全的问题还是要高度重视,但是能不能实现油气的独立,仍要取决于资源与经济性问题,特别是在进一步推进全球化、多极化大趋势条件下,我个人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强求自给独立。

从世界范围看,化石能源资源相当充裕。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测算,石油仍可以使用接近200年,天然气可以用200多年,煤炭接近2900年。所以从储量方面看,不会是由于油气或是煤炭资源没有了我们才不用,是在资源用完以前就要转型了。

需要注意的是,世界油气供应的主要趋势是供大于求,多数发达国家、地区进入油气消费饱和甚至下降阶段,特别是欧洲和日本。石油出口国长期控制产量和地缘政治斗争减少的石油产能至少在4-5亿吨,约占原油贸易量的20%。全球石油供应能力总体处于供大于求,油价下降趋势强于上涨趋势。

依靠页岩油气革命,美国成为世界油气最大的生产国,有可能实现石油总量自给,甚至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同时,世界经济增长态势影响油气消费和价格走势,对油价风险起到制约作用。

短期来看,油气还是主要能源,但是长期看,全球能源低碳转型趋势已不可扭转。根据《巴黎协定》确定的“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发达国家到2050年温室气体要减排80-90%,全球减排40%以上。电力系统非化石能源化、电动汽车市场份额增长等因素,均将进一步加剧化石能源供大于求的发展趋势。

为此,我国能源领域要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世界能源市场供大于求以及能源低碳化转型成为外部长期趋势,我国能源消费增长也进入低速阶段,电力、石油加工能力,以及煤炭产能过剩的压力都在上升。同时,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需要进一步加强,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天然气以及非化石能源的发展,将进一步替代煤炭和煤电,以及石油原油市场。能源发展要加强系统集成,通过结构和数量优化,实现高效协同发展。

正因如此,我国能源投资要高度警惕系统风险。国内市场的变化,使新增的煤矿、煤电、石油加工产能成为高风险区域。项目评估必须在国家总体战略和整体市场空间优化的指导下,避免盲目性。

我国目前天然气产业发展迅速,对煤炭和石油产生冲击,而传统的煤电、煤炭,包括石油化工的加工能力,这些产能反过来也对其他的新能源发电以及天然气发展产生反压力,可能产生无序竞争。与此同时,我国石化产品很多以进口替代为依据进行产能扩张,可能受到来自国际产能的激烈竞争,并且由于油气成本与国外存在巨大差距,容易最终形成国内产能自我竞争。此外,煤基油气和烯烃等,不但可能受到国际油气价格的制约和加工产能的竞争,而且在能源低碳化过程中将首先受到冲击。而最近“热气”高涨的氢能,一定不能依靠化石能源转化,同时也将受到氢能基础设施系统高成本和终端用户不确定性很高的制约。

(文 | 本报记者 卢彬/整理)

End

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

出品 | 中国能源报(ID:cnenergy)

责编 | 卢奇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