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泥塑称著的石窟——麦积山

麦积山石窟,为我国四大石窟之一,位于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贾河镇麦积山村,在天水市东南45公里处,是秦岭山脉的西段小陇山系的一座高142米的孤峰,因山形似麦垛而得名。

古人有描述:“麦积山者,北跨清渭,南渐两当,五百里岗峦,麦积处其半,崛起一块石,高百万寻,望之团团,如农家积麦之状,故有此名”。

2018年7月1日我们到麦积山一游,那天早上小雨,气温在17至28度之间,非常舒适。

早餐后,客栈的小主人李世芳用他的微型面包车送我们到麦积山脚下的景区门口,在他妈妈的工艺品摊位前,他妈妈让他下午来时再送点核桃工艺品过来,货不够卖了。

路过写着“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的巨石,买了90元的门票进景区。一进门就到了麦积山的悬崖下面,要仰起头来才能看到上面的栈道与石窟,一下子就感到震撼。

赶紧拿出手机拍摄,好在这个时候天气也配合,天放晴了,蓝天白云,青翠山峦,让我们有身处江南的味道,一点也不觉得是在陇东。

先看山脚下的瑞应寺,寺庙门前一幅楹联:行经千折水,来看六朝山,可见麦积山在当地的名气有多大。

然后穿过一个广场,跟随着大家一块向上,爬栈道。混凝土栈道非常结实,后来客栈的女主人孙大姐告诉我们说,原来这里的所有栈道都是木头搭建的,年代久了有点晃动,2008年,新架和修复了1300多米的钢筋水泥凌空栈道,使游人能顺利登临所有洞窟,楼梯是金属的,人走上去纹丝不动,安全可靠。

只是今天是周末,上午人特别多,所以上下楼梯是摩肩接踵,拍照也不太方便,镜头里都是人群。

麦积山石窟中的菩萨,体态优美,造型端庄,不乏调皮与快乐的塑像。我们依次在东崖与西窟看了许多石窟,由于石窟被铁丝窗封闭着,为了看清铁窗内的雕塑,我们只得用眼睛靠近铁丝孔口仔细辨认,里面黑暗一片,无法看清雕塑,我努力地将相机镜头靠近铁纱窗口细小格子空间,拍出的照片不能令人满意。

我突然记起来在门口买门票时,有一对夫妇带了一个小孩,说要买特别的票,就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专门看一些不对外开放的石窟,价格在300元、400元和600元不等,加起来要一千多元。他们正在犹豫,与售票人员商量了好久。这个细节证明,麦积山石窟中常规的石窟是包含在门票之中对外开放,有些石窟只有游客支付了一定额度的金钱才能给单独看,一般游人是看不到的。那些是麦积山石窟的精华部分,如127窟的壁画窟、133窟的万佛洞、135窟的天堂洞等等。

麦积山所在地海拔1742米,地面距山顶142米。石窟开凿于麦积山体西南、南、东南三侧高20-80米、宽200米的垂直崖面上。峭壁上,洞窟之间有层层相叠的栈道相连。石窟始建于后秦年代(公元384-417年),大兴于北魏明元帝、太武帝时期,孝文帝太和元年(477年)后又有所发展。

西魏文帝元宝炬皇后乙弗氏死后,在这里开凿麦积崖为龛而埋葬。北周的保定、天和年间(561年~572年),秦州大都督李允信为亡父建造七佛阁。隋文帝仁寿元年(601年)在麦积山建塔“敕葬神尼舍利”,后经唐、五代、宋、元、明、清各代不断的开凿扩建,遂成为中国著名的石窟群之一。

现存造像中以北朝造像原作居多,现存221座洞窟、10632身泥塑与石雕,及最大的造像高15.8米的东崖大佛,还有1300余平方米壁画。在如此陡峻的悬崖上开凿成百上千的洞窟和佛像,在中国的石窟中是罕见的。

麦积山地处秦岭西部尾端的小陇山系,四周层峦叠翠,松柏茂林云雾缭绕,风景如画。这些景色被称为天水八景之首的“麦积烟雨”,有“陇上江南”、“秦地林泉之冠”的美称。

麦积山的山体为红土与砂石构成的第三纪沙砾岩,石质结构松散,不易精雕细镂,故麦积山石窟塑像都是泥塑。泥塑基本上是先在岩石上凿成一个人形的大体形状的轮廓,再用木头、铁丝和泥,塑成各种体态,再上油彩泥塑,配料讲究,其胎至今保存完好,被雕塑家刘开渠誉为“东方雕塑陈列馆”。

由于麦积山洞窟所处位置极其惊险,大都开凿在悬崖峭壁之上,所以洞窟很多修成别具一格的“崖阁”,有一些是中国典型的汉式崖阁建筑。洞窟之间全靠架设在崖面上的凌空栈道通达,游人攀登上这些蜿蜒曲折的凌空栈道,不免惊心动魄。古人曾称赞这些工程:“峭壁之间,镌石成佛,万龛千窟。碎自人力,疑是神功”。

据史料记载,当年开凿石窟时,从下堆积木材达到高处,然后施工,营造好一层,木材拆除一层,直到山脚。附近群众中还流传着“砍完南山柴,修起麦积崖”,“先有万丈柴,后有麦积崖”的谚语。可见当时开凿洞窟,修建栈道工程之艰巨、宏大。

唐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大地震,中部洞窟塌毁,遂将山崖洞窟自然分为东崖和西崖两个部分。

洞窟形制主要有方形人字披顶、四面坡顶、平顶、盝顶、方楣平顶及方形四角攒尖佛帐式龛、圆形小浅龛等,各洞窟间以栈道相通。洞窟内部及外部大多仿木结构建筑。

麦积山石窟在北魏晚期,佛教发展近乎泛滥,麦积山这一时期的窟龛数量多,规模大,为开窟造像最盛期。其重要作品有西方净土变、维摩诘变及萨埵那以身饲虎、睒子本生等。尤其经变画是国内石窟现存最早、最成熟的北朝大型经变画,对敦煌莫高窟隋唐以后的大型经变画有巨大影响。

此图左右上角分别各有一个飞天

这一时期的造像,一部分薄衣透体的佛像和菩萨雕塑引人注目,衣褶是划出的凹线,颇能体现体魄婀娜,佛像肉譬低平,颈短肩宽,面相方圆丰满,体态硕壮,为隋唐的塑像 “雍容大度” 之风打下基础。127 窟正壁的佛像,飞天围绕坐佛而飞翔,结合极其巧妙紧密,非常美观。麦积山石窟中第123 窟的童男童女像,孩子伶俐可爱,生动传神,朴实平淡,极富人情味,是我国古代早期描绘儿童作品的精品。

在第 121 窟左右两壁的转角处的弟子与菩萨,在佛的西侧相互依偎,似呵唱耳语、窃窃私语,富有表情的神态,达到了艺术上的的神妙境界。古代艺术家将世俗中的少男少女的祭司瞬间永久地凝固于庄严的的两侧,不能不说是对佛教造像仪规的大胆冲撞及艺术家的独具匠心。此像形体修长,秀骨清相,衣纹简炼流畅,采用浮雕与线刻相结合约手法,是典型的西魏造像风格。

隋唐时期洞窟由于地震塌毁保留甚少,以第5窟(牛儿堂)为代表。该窟外壁壁面上成排的供养人壁画是研究唐代服饰等方面的珍贵资料。

宋代的石窟较少,只对许多早期造像进行了重修。第165窟的宋代重塑观音菩萨像及供养人像具有较高的水平,反映了宋代造像世俗化的特点。

中国众多佛教石窟中,敦煌石窟、克孜尔千佛洞、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等以壁画著称,云冈石窟、龙门石窟、大足石刻以石雕闻名,而麦积山石窟独以泥塑冠绝于世。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与甘肃敦煌莫高窟、山西大同云冈石窟、河南洛阳龙门石窟并称为中国四大石窟,近年还有重庆大足石刻也与前者一道均已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东崖的石窟以涅槃窟、千佛廊、散花楼上的七佛阁等最为精美。在涅槃窟前有四根粗短的石柱,柱头有莲瓣形的浮雕,柱顶不用斗拱,而代之以浮雕的“火焰宝珠”,设计构思极其巧妙,这座崖阁是北魏晚期建筑的,是石窟寺建筑中的珍品。

千佛廊长32米,崖壁上分两层整齐地排列着258尊石胎泥塑的神像,神情各异,栩栩如生。

西崖聚集着万佛堂、天堂洞、121窟、123窟、127窟、165窟等最有价值的洞窟。万佛堂又叫“碑洞”,跨进门,迎面是一尊3.5米高的接引佛,双目微合,双手作接引之姿。窟内现存泥塑30多件。前壁的左上侧留有影塑的千佛千余身。窟龛中有许多制作精巧的弥勒、沙弥、供养人的雕塑。天堂洞是两崖上最高的石窟,窟内全是大型的石刻造像,中间一尊,高1.95米,左右两尊,高1.28米,每尊像约有二、三吨重。

这里的雕像,大的高达16米,小的仅有10多厘米,大致可以分为突出墙面的高浮塑,完全离开墙面的圆塑,粘贴在墙面上的模制影塑和壁塑四类,体现了千余年来各个时代塑像的特点,反映了中国泥塑艺术发展和演变过程。其中数以千计的与真人大小相仿的圆塑,极富生活情趣,被视为珍品。

麦积山的塑像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世俗化的趋向”两大明显特点。差不多所有的佛像都是俯首下视的体态,都有和蔼可亲的面容,虽是天堂的神,却极像世俗的人,成为人们美好愿望的化身。从塑像的体形和服饰看,也逐渐在摆脱西域艺术的影响,体现出汉民族的特点。

从麦积山各时代造像可窥见当时艺匠们突破佛教的清规戒律,以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为主要素材,加以艺术的夸张、想象、概括、提炼而创作出来的具有浓郁生活气息的佛、菩萨、弟子、供养人等形象。北魏造像秀骨清俊,睿智的微笑,暗含着对恐怖现实的蔑视,对人生荣辱的淡忘和超脱世俗之后的潇洒与轻松;西魏、北周造像的温婉和淳厚,沉醉于对现实生活的追求和对佛国世界的向往;隋唐造像丰满细腻;宋代造像衣纹写实,面貌庄重。表现了当地的人与情,使佛教造像好像在生活中似曾相识,使人感觉佛国世界的可亲可爱,从而虔诚信奉。

麦积山石窟也曾是“有龛皆是佛、无壁不飞天”,历史遗留下来的飞天,多彩多姿更具特色,有泥塑、雕刻、绘画以及薄肉塑四种形式的飞天。虽然飞天的故乡在印度,但麦积山的飞天却是中外文化的结晶,是印度佛教天人和中国道教神仙融合而成的中国文化的飞天。她没有翅膀,没有羽毛,她是借助云彩而不依靠云彩,只凭借飘曳的衣裙、飞舞的彩带,凌空翱翔的美丽少女,是中国古代艺术家最具天才的杰作。

由于年代已久,有不少雕塑已经损坏,还有一些根本就看不出来了。究其原因:一是地震,唐代大地震将许多重要部分震塌了;二是年代久远,自然风化了一部分;三是参观的人多,许多雕塑面部是被人摸掉了油彩,有的石头也被摸得圆溜光滑了。

在麦积山的悬崖峭壁之上,洞窟“密如蜂房”,栈道“凌空飞架”,层层相叠,其惊险陡峻为世罕见,形成一个宏伟壮观的立体建筑群。

清朝诗人任其昌有《出峡望见麦积山》:

出峡喜平旷,娟娟秋日明。

湿云归远岫,洒径微风生。

村柳烟雾积,渠流波沧平。

青红水中石,灿灿生光晶。

丹砂与点漆,杂众难为名。

秋成无大小,一一见物情。

策马问前路,高峰遮岭嵘。

笙萧响天半,知是松风鸣。

山灵喜我至,仙乐相招迎。

第044号窟,为西魏造像,风格继承秦汉传统,技法精湛,是麦积山北朝泥塑艺术的代表作,主尊释迦牟尼结跏趺坐,施无畏印,面容饱满莹润,神情典雅圣洁,被誉为“东方蒙娜丽莎”。

唐代杜甫也有一首关于麦积山的诗篇——《山寺》:

野寺残僧少,山园细路高。

麝香眠石竹,鹦鹉啄金桃。

乱水通人过,悬崖置屋牢。

上方重阁晚,百里见秋毫。

麦积山自十六国后秦开窟到明清的一千六百余年间,石窟保护主要由住寺僧人负责,也有大量民间的善男信女自发加入、地方官吏参与保护与维修,代代相续至今。北魏文成帝复法后,不但修复了毁坏的塑像,而且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开窟造像热潮。北周时期,大兴崖阁,造像蔚然成风,即使在周武灭佛之时,由于地方官吏的庇护,使麦积山大批北周造像得以保留;宋代是对前代文物进行大规模重修的时期,重修塑像达400余身。明清时期对塑像壁画进行了补彩,重修了瑞应寺。解放后更是加大了保护的力度,我们今天看现有的景区规模、牢固栈道和石窟铁窗,都是新中国保护的结果。

我看到一份介绍麦积山各时代雕塑的艺术特点的资料:

1.后秦(公元384-417年):创始阶段--剽悍雄健,见第74、78窟;

2.北魏(公元386-534年):辉煌发展阶段--秀骨清像,见第115、133窟;

3.西魏(公元535-556年):精练提高阶段 --秀骨清像,见第127、21窟;

4.北周(公元557-581年):创新阶段--珠圆玉润,见第4、62、44窟;

5.隋代(公元581-618年):新发展期--丰满夸张,见第37窟;

6.初唐(公元618-712年):新发展期--丰满夸张,见5窟;

7.宋(公元960-1127年):大规模重修期--写实求真,见165窟重点洞窟。

千余年来,秦陇地区地质变化不断,许多窟龛已面目全非,但所幸的是,麦积山位于深山,未遭到大规模的人为破坏,麦积山石窟所以还保存得较为系统。

20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和法国的伯希和,来敦煌调查买经卷的时候,知道麦积山,但是谁也上不去,上面的栈道早就被烧毁了,因此一直保存到建国后50年代。中央政府想调查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栈道被烧毁了,就从山上的树上拴着绳子滑下去,一个一个的洞窟向下看。一看不得了,发现了很多东西,幸好因为没人上去,而免遭了劫难。

1940 年,天水人冯国瑞在整理地方文献的过程中,得到了大量麦积山的资料,第二年,冯国瑞邀人登麦积山对石窟做了第一次实地调查。冯国瑞为麦积山的石刻、造像等艺术珍品所震撼,回家后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编写了《麦积山石窟志》一书,交付出版。消息传出后,《大公报》、《益世报》等先后进行了专题报道,在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吸引了众多专家、学者,麦积山石窟从此享誉海内外。

麦积山无论从那个角度,都能拍出精彩照片,有几张远处麦积山的靓照取自于我们住的客栈。

山崖上的悬空栈道,是近距离欣赏石窟的最佳方式,除此之外,还能凭高远眺,欣赏周围的景色,体验到脚下栈道的惊险刺激。我们站在近百米高的悬空,恐慌心理不由自主,所以看石窟之余,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到上下楼梯,小心翼翼,惟恐失脚。发一组照片,让大家评论此处是否险要?

古时没有现在方便,历代游客诗人,虽惊慕不已,敢于攀至顶端者凤毛麟角。唯有唐代著名文学家、诗人王仁裕斗胆攀登,才写下了切身感观:

题麦积山天堂

蹑尽悬空万仞梯,等闲身共白云齐。

檐前下视群山小,堂上平分落日低。

绝顶路危人少到,古岩松健鹤频栖。

天边为要留名姓,拂石殷勤身自题。

我对能看到的雕塑都拍摄了图片,还在下面买了一张“快乐的小弥娑”的明信片,这是麦积山石窟中最精美的塑像之一。在图片介绍专栏里也翻拍了一些照片。

我们出景区大门,李世芳开车来接我们回民宿。中午请他们的厨师赵秀梅专门为我们做了甘肃人爱吃的“浆水面”,应我们的要求加了一些“臊子”(我们南方人称“浇头“)。

在麦积山逗留了两天,还与李世芳、赵秀梅一道,去贾河赶集。接下来,我们继续向西,前往天水市区,准备游览伏羲庙。

2018年7月于天水麦积山

【往期小文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