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此女美貌不输四大美人,为何却没上四大美人排行榜?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使君遣吏往,问是谁家姝?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年几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颇有余。

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罗敷前致辞: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洁白晰,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这首《陌上桑》是与《孔雀东南行》齐名的乐府民歌,作者不吝笔墨,歌颂了秦罗敷的美貌与机智,从此罗敷就成了美女的代名词。

直到今天,《陌上桑》仍旧是热议话题,但多数是围绕着作者何人、创作时间、五马是什么马之类的考据做文章。很少有人去琢磨,如此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罗敷,为什么没有入围“四大美女”?

历史上,习惯上将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并称“四大美女”,而且围绕这四位女子的文学、艺术创作层出不穷,大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

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四人相较,貌美如花的罗敷丝毫不落下风,她为什么就不能与四人比肩呢?

小编抖擞精神,为大家剖析一番。

罗敷未能跻身四大美女之列,大概是与美的不明显有关。

“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

她的相貌究竟如何,美到什么程度,民歌中并没有做出具体的描写,罗敷的美,只能通过行者、少年、耕者、使君等旁观者的形态来做出综合之判断。但从其容貌惊动了好色的使君来看,至少是令人一见之下怦然心动的。

一个人的美在一千个人的眼中就有一千种不同的风情。

传统文学描写美女,似乎是有滤镜、美颜功能加持一样。不用说美女,单是读这美文就令人浑身通泰、心旷神怡,顿生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感慨。

《诗经》会写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则写为“增之一分则太长,灭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在曹植的笔端则明艳不可方物:“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

四大美人在世人眼中,更是颇具传奇色彩。

西施据说只是苧萝山下的一个柴火妞,但生的姝妍冠世,乃“天下之至美也”。这种妖孽级别的美女生来就不是为了颠倒众生的,而是背负了神圣的历史使命。

西施被卧薪尝胆的星探勾践发现后,秘密培训三年,送到了吴王夫差的身边。于是乎多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传奇,后世则顺理成章的将西施视为了红颜祸水,并且有了“倾城倾国”的成语。心性良善之辈将她安排随范蠡泛五湖而去,别有用心者则干脆将西施放在船上,凿穿了船舱,令她自沉江中,香消玉殒。

一生命运多舛的唐代诗人罗隐为西施鸣不平道:家国兴亡自有时,时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亡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有砖家称,“四大美女”之说是在唐代成型的,对于这样的砖家型学者吃瓜群众最好是嗤之以鼻。

众所周知,貂蝉是四大美女之一,但她的形象是在《三国演义》中定型的,而且《三国演义》成书是在明代了。

貂蝉,其实只是汉代官员官帽子上的装饰物,后世为达官显贵的代称,再后来就演变成了美女的特殊称谓。在元曲中,吕布与貂蝉本是结发夫妻,有“人中吕布、女中貂蝉”之说,可是在罗贯中的笔下,变成了“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大概是有闭月之容,所以貂蝉在四大美女中,面目最为模糊,即便如此,她仍然被归入了“祸水”一类。由于太过美貌,谁看谁倒霉,在完成离间董卓、吕布的家国重任后,死于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关云长刀下。

十八路诸侯不能杀董卓,貂蝉以一己之力杀了他;刘、关、张三人打不过吕布,貂蝉一人可以。

对名不见经传的美女貂蝉,后人毛宗岗评曰:“貂蝉之功,可书竹帛。”

王昭君的名垂青史与大汉王朝的和亲国策有关,自从汉高祖刘邦打不过匈奴,被迫实施屈辱的和亲政策以来,出塞的公主有十余人,同为出塞和亲,远嫁异域,然而影响力都远不及出生良家子的王昭君,这又是为什么呢?

略一琢磨,王昭君的成名似乎与文化人的笔墨渲染有关。

“黄金不买画者笔,西子变做嫫女容”,王昭君的不媚俗不得志与怀才不遇的文化人何其相似?一介弱女子的主动请行换来汉匈六十年的和平,高度契合了士人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于是,把她塑造成有胆有识、忠君爱国的模范就成了文化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撇开胡汉和亲的是与非不谈,但说昭君主动请行是深明大义,就有些太过想当然了。如果人生可以有另外的选择,昭君还会背井离乡远嫁异域吗?昭君出塞的第三年,虖韩邪单于就挂了,王昭君不得不从匈奴习俗再嫁其子,先后嫁父子生育一子二女,说她深明大义的人想过王昭君的感受吗?

“剑戟归田尽,牛羊绕塞多”(唐-张仲素《王昭君》);“汉家眉斧息边尘,功压貔貅百万人”(宋-许棐《明妃》);“琵琶一曲干戈靖,论到边功是美人”(清-郭润玉《明妃》)。

“慷慨登车出汉宫,美人不愧是英雄。至今青草留荒冢,千古名垂绝域中。”这一曲《明妃》更是将昭君出塞写成了自主自发的爱国情怀,实在是令人无语的很。

倘若“丰容靓饰,光明汉宫”(范晔《后汉书》)的王昭君出塞真的是主动为君分忧,为煌煌炎汉边陲换来了六十年的和平,这让动辄叫嚣虽远必诛的家伙们情何以堪?

后人一提盛世,往往就会想到汉唐,因此,对于绝世美女的排位也不应该由刘汉专擅,于是杨玉环当仁不让的敬陪末位。

杨玉环的美与其他三人又有不同,她的浑身上下散发着盛唐的绚烂光芒。杨玉环的美是丰腴的、自信的、大气的、她的美与大唐的国花牡丹一样雍荣,唐明皇可以对视,吃瓜群众只能仰视。

据说,一天唐明皇与杨玉环在兴庆池东的沉香亭赏牡丹,著名歌手李龟年正要一展歌喉助兴时,唐明皇很是不悦,寡人与爱妃赏牡丹,怎么能用旧乐词?立即命李龟年手持金花笺宣李白,于是就有了传诸后世的《清平三调》。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此倚阑干(其一)。

因为唐明皇专宠杨玉环,怠于政事,不久即发生了安史之乱、马嵬事变,二人情事与大唐王朝的由盛而衰时间相叠合,杨玉环也被不由分说的归入了褒姒、妲己之类的祸水行列。

与另外三位美女相比,杨玉环的下场似乎更加不堪。

杨玉环的人生悲剧,与其遇人不淑有关。

明明是汉皇重色夺了儿媳,却偏偏又画蛇添足为尊者讳写为了“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明明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却非要欲盖弥彰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等到战乱平息,唐明皇看到“芙蓉如面柳如眉”时触景生情,又假惺惺的回忆起了杨玉环。

千万不要相信“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诺言,那只是唐明皇信口一说罢了。真的到了生死关头,他选择的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如果杨玉环泉下有知,相信她一定会啐唐明皇一脸,骂道:“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坏得很!”

唐王朝的盛极而衰,与唐明皇疏于政事、耽于享乐有直接关系,然而自古君王没有错,要错的也是杨玉环这类的祸水尤物。唐末黄巢之乱爆发,唐僖宗迫不得已再次幸蜀,诗人罗隐作《帝幸蜀乾符岁》讥讽道:

马嵬山色翠依依,又见銮舆幸蜀归。泉下阿蛮应有语,这回休更怨杨妃。

唐的中衰归罪于杨玉环,那么唐的覆亡又要归罪于何人呢?

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四人分别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美则美矣,可惜无一人有好的结局。

四大美女人生经历迥异,但毫不例外的被迫卷入了政治漩涡,因此而导致了不幸的命运。纵然她们有百般的委屈,万般的不情愿,但在面对君权、父权、夫权的压迫时,她们别无选择,只能顺从,无力抗争被利用的政治工具的可悲命运。

人们喜欢的是她们的千娇百媚,在意的是她们的风月旖旎,至于零落成泥碾为尘,是毫不在乎的。

反观秦罗敷,在面对使君蛮横无礼的诱惑下,严辞拒绝,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搞得对方灰头土脸下不来台。罗敷的言辞举止,展现了劳动女性的尊严与不可戏侮的独立人格。今日读来,仍觉酣畅淋漓、痛快之极。

至于说“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为人洁白晰,鬑鬑颇有须。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的说辞,完全是为了吓退使君的自夸之语,根本当不得真。

如果真的嫁了这样有权有势的男人,又怎么会抛头露面亲自采桑劳作呢?

真正的农妇采桑,怎么会做“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这样的打扮呢?

打扮成这个样子,不是在作秀就是在T台上走猫步,哪里是劳动人民的本色。

也幸亏罗敷明智,没有生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心思,否则等待她的必定是以色事人、色衰而爱驰的悲惨结局。

罗敷的美,是劳动人民本真的美,质朴的美,这种美很难入统治者、达官显贵的眼,因此更不可能跻身“四大美女”之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