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候鸟飞,比亚迪“归蓝” 滨海湿地公益行

" 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 时下,正是一年中最好的观鸟季节。在华东地区,观鸟最好的场所,不是植物园,也不是动物园,而是滨海一线的滩涂湿地。

离上海最近的,除了崇明湿地,南汇东滩湿地,还有隔海相望的盐城条子泥湿地。两个月前,条子泥湿地,与盐城其他若干个滨海湿地一起,被评为了 " 世界自然遗产 "。

其中,南汇东滩湿地于 2008 年被 " 国际鸟盟 " 认定为重要鸟区。目前,南汇东滩湿地已发现鸟类 484 种,而中国鸟类数量总计 1400 多种,南汇东滩是候鸟南迁的重要廊道。

观鸟,自然也成为南汇东滩等滨海一线湿地的热门景观。

近日,比亚迪新能源汽车联手让候鸟飞公益基金组织共同发起主题为 " 归蓝 " 的滨海湿地公益行活动。从南汇东滩出发,经条子泥湿地,抵达浙江乐清湾湿地,行程近 1700 余公里。通过实地探访自然湿地、实践环保出行、宣传生态公益、传播候鸟家园之美、净化滩涂垃圾等公益行动,为这个季节的蓝天抹上了一缕淡淡的色彩。

南汇东滩湿地:鸟类天堂

南汇嘴观海公园就建在东滩湿地,距离不过一公里,就是沪上离海岸线最近的观鸟公园。

晨起,志愿者们逐浪踏海,观海上日出,美不胜收。

" 迁徙通道上其他可停歇的迁徙驿站,正在越来越少。" 著名鸟类学家、何芬奇教授表示,鸟的数量和种类,是一个城市和国家生态文明的标记。同时,何教授还对我国过去几十年间滨海湿地的重大变迁做了详细的追溯,包括南汇东滩在内的几块重要滨海湿地,鸟种数量均达到 " 国际重要湿地 " 标准,而湿地建设规划过程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上海自然博物馆专家何鑫博士介绍了南汇东滩湿地的鸟类种类,及近几年南汇东滩鸟类数量的变化。据介绍,2012 年以来,由于气候原因以及人为破坏,能飞到南汇东滩的鸟儿正在减少。

何鑫与何欣如教授

一周前,一只身披八色羽毛的 " 仙鸟 " 红遍上海滩。这只学名仙八色鸫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原本只会出现在南汇东滩湿地,不经意地闯进了大上海迷失了方向,再被高楼玻璃幕墙晃了眼,倒在了长宁区的街头上。最终,上海自然博物馆将其制作成标本留了下来。这只幸运的仙八色鸫就出自何鑫之手。

在东滩湿地,南汇当地护鸟志愿者,也是非遗 " 鸟哨 " 传承人,向志愿者们介绍了 " 鸟哨 " 的历史,并就吹 " 鸟哨 " 的绝技进行讲解。

2007 年," 鸟哨 " 被列入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原为 " 猎鸟人 " 只为生计奔波,现成为护鸟人,热心投身公益,并帮助科学家们捕获指定的鸟类。目前," 鸟哨 " 已走进校园、社区,并每年会从小学生中挑选有兴趣的学生进行培养。

尽管各方在努力,但南汇东滩湿地的 " 鸟类天堂 " 仍在以不易被察觉的方式在萎缩,让人震惊。

条子泥湿地:候鸟天堂

条子泥湿地列入 " 世界自然遗产 ",被看作是我国滨海湿地保护史上的重要节点。这里全球不足 500 只的世界极危物种——勺嘴鹬的栖息地。

在湿地滩涂, " 海风少年 " 自然教育计划启动,以滨海湿地迁徙候鸟为主题的故事绘本《生生不息》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

通过观鸟、爱鸟、护鸟,播下公益的种子,让人欣慰。

乐清湾湿地:贝类第一村

潮汐就是滩涂的呼吸

没有了潮汐带来的给养

生物多样性也会严重消退

在当地环保人吴柱的讲述中,天然潮汐带来的海鲜已成为历史,让人惋惜!

随着城市的发展,海边已经被圈围,海水仍在,但潮汐已经无法到达岸边,物种会减少。当地人用贝苗养殖开始,改变现有生活。吴柱介绍说,从 2018 年起他和一批关心海湾生态的市民,一起开展 " 保贝行动 " 公益活动,带领城市人前往贝苗基地。同时,还会帮助他们进行科学防鸟的技术革新,让更多迁徙候鸟,能与渔民和谐共存。

目前,随着人工养殖的繁荣,位于乐清湾的三屿三盐村,其生产的蛏、蚶、牡蛎三大贝类占据我国滩涂贝类苗种生产重量的 50% 以上,是东亚地区出名的 " 贝类苗种王国 ",被誉为 " 中国滩涂贝类第一村 "。

后记

从南汇东滩的滨海湿地初体验,到条子泥的候鸟天堂,再到乐清湾的贝苗基地,大家感受到了存在于 " 滨海湿地、迁徙鸟类、人类生活 " 三者之间的有机联系。同时,这三个不同境遇的湿地,在比亚迪滨海湿地公益行中集中呈现,也让参与期间的每一位比亚迪车主志愿者受到了强烈冲击,公益路上有我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