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诞生记:500多个创意,上万张草图

在两套冬奥会、残奥会的吉祥物方案中,一组是“冰墩墩”和“雪容融”,另一组是“冰墩墩”和“麋鹿”,原来麋鹿设计也是冬季残奥会吉祥物的备选方案,也就是说,团队的设计是上了双保险,只是在保密工作的高压下,他们内心一直悬着。

9月17日下午5点,广美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曹雪的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话:“同学们,今晚,说好不哭!”

几小时后,“冰墩墩”被正式宣布为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吉祥物。约好不哭的团队在全体起立歌唱《我和我的祖国》那一刻,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热泪夺眶而出。一年来每个煎熬时刻仿佛在他们眼前重现,而一切酸甜苦辣也随着泪水在这一刻释怀。

到第二天下午飞机落地广州之时,曹雪发的一条关于“冰墩墩”的官宣新闻收到超4000个留言和点赞,又是一场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手指运动。这仿佛与两年前他为广州设计城市形象Logo一夜刷爆朋友圈的情形相似。但这一次却承受更剧烈的煎熬,投入更多的精力,引发更广泛的影响。

2022年冬季奥运会吉祥物“冰墩墩”

“冰墩墩”诞生记

去年10月10日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征集组来广州美术学院宣讲。这时,距离截稿日期不到20天。也许大部分人对这所身处南方的美术学院不抱希望,但曹雪在会上讲:“越是没有见过冰雪的孩子,也许对冰雪更有想象力和创造力。”

果不其然,在短短18天内,广美团队一共设计了16个方案。在5816件征集作品中,脱颖入围的10件,3件来自来广美设计团队,包括《冰糖葫芦》、《鞭炮》和一只小公仔。其中组委会对《冰糖葫芦》提出修改意见。

总设计师曹雪及总执行人刘平云

《冰糖葫芦》出自广美刘平云老师之手,“其实团队的师生在谈笑风生时异想天开创作的一些作品,让人眼前发亮。轻松的东西反而受到青睐。”曹雪说。

然而,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入围的作品没有一件与熊猫有关,最终出来的是却熊猫?

《冰糖葫芦》具有年轻活力的特点在初选中脱颖而出,可是,它和冰雪运动的造型结合不够充分,需要进一步修改。从入围这一刻起,真正的煎熬开始了。

团队老师在北京冬奥会首钢园火车头前合照

今年春节前一周,曹雪团队收到《冰糖葫芦》的修改通知和意见,且年初九就要把作品修改好带到北京,也意味着团队成员今年的春节计划全部泡汤。“这一次团队完全是军事化的管理,讲好年初二上午9点钟开工,大家年初一就要启程,谁没来就自动退出这个团队!14人,一个不缺!”总指挥曹雪满意地点点头。

经过全员的努力,按时完成了第一次修改,把冰糖葫芦的冰更加凸显。

可组委会感觉还是单薄。“冰糖葫芦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创意,但它文化特点不是特别强,因为它只是食物。”北京冬奥组委会专家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谈到。

团队工作照

回来的十几天,北京杳无音讯。在接近绝望的时候,曹雪突然接到组委会的重大修改建议,把冰糖葫芦的形象改为具有象征性的动物。

“近年来由于要做一个名为‘塔外’的项目,我经常要出国,在国外的电视节目里,跟中国有关的动物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熊猫,换句话说,熊猫是不需要向世界解释的中国形象。”

团队经过深思熟虑,最后把象征性的动物缩小到熊猫和麋鹿。可问题又来了,熊猫已经被用了很多次,如何设计一个不一样的熊猫?

随着吉祥物范围的缩小,查重工作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在组委会设立工作站,根据奥组委提供的关键词,进行全网搜索,搜出5千万个相关的数据图。这段时间,广美设计团队的工作室贴满了各种类型的熊猫,既要避免形象重复,又从中吸取灵感。

团队14人日夜奋战,又提交了新的方案,这次,他们确定了设计形象为熊猫和麋鹿加冰晶外壳,熊猫为主,麋鹿为辅。

北京冬奥会组委会专家领导与团队成员开会

当组委会专家团看到修改的图样,脸部没有透露一点信息,继续对团队提出要求——进一步贴近冬奥的主题。

能不能往运动场馆靠拢?新建的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是否能加进设计?广美团队抓住这个闪光点,在熊猫的冰壳中加入冰丝带,既像场馆,又像宇航员的服装,如同打开通道,跟未来接轨。这如同神来之笔,让组委会的领导们眼前一亮。

但是,这时组委会再次提出意见:熊猫没有运动感,不生动,不能突出冰雪运动。

这也许与南方人不常见冰雪运动有很大关系。为此,广美团队看了大量的冰雪运动纪录片,体会冰雪运动的动作画面。团队还去滑雪场体验滑雪,并到四川卧龙近距离观察熊猫姿态和动作。他们把熊猫“内八字”行走的典型萌点提炼出来,加入冰雪运动的姿态,瞬间提升了熊猫的可爱指数,生动活泼。

设计团队成员在酒店讨论到深夜

这次,组委会终于感觉满意,但是,还不够。

7月,组委会把两套冬奥会、残奥会的吉祥物组合和网络下载的图片混在一起,放在北京240名小学生面前,不告诉他们图片的用途,只让选择喜欢的且能代表国家的作品。在这场小评委的评选中,“冰墩墩”以绝对优势胜出。团队成员内心的大石终于落地。在后来的视频中,他们才得知,在两套冬奥会、残奥会的吉祥物方案中,一组是“冰墩墩”和“雪容融”,另一组是“冰墩墩”和“麋鹿”,原来麋鹿设计也是冬季残奥会吉祥物的备选方案,也就是说,团队的设计是上了双保险,只是在保密工作的高压下,他们内心一直悬着。

评审过程考验“曹一刀”的“准”

整个过程,总设计曹雪就像总导演,把14个成员聚合在一起,上演一出设计大戏。14位成员,每人专业方向都不一样,有的搞平面,有的做三维,有的学动画,甚至还有人专门提建议。“我要把这个团队的人拧合在一起,不是说我个人有多重要,而是我扮演的这个角色重要。”

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曹雪

有个性是设计师的优点,也是一个团队矛盾的来源。如张三说我要这样走,李四说不该这样走,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这时,总设计师曹雪就开始“角色扮演”,他形容自己像一个路怒症狂人,对乱闯的汽车一路吆喝。他会判断出更符合项目需求的意见,继而把意见相左的设计师们统一起来。他常讲,“我要的是功劳,不是苦劳。”不会因成员付出了辛劳而接受他错误的意见。

在学生群里,流传着曹雪一个很武侠的名字——“曹一刀”,因他在毕业答辩上的“毒舌”,总能一语中的,不留情面。支撑“曹一刀”毒舌的资本,是一个“准”字。而“准”,正是他广州城市形象logo、广州亚洲美食节Logo及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这些项目上成功的秘诀。

团队工作照

“一般讲,艺术有什么准不准,又不是科学。每个项目或主题所需的内容本身看似没有标准,其实我们的甲方,包括政府、国家、商家,其实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源自于受众方。”设计本身不是纯艺术,要考虑甲方的需求。

对曹雪来说,设计师是角色演员,每个项目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今天我要扮演一个9岁的孩子,明天也许就要扮演一个80岁的教授”。若初次与曹雪见面,没人会料到这是一位年近花甲的广美教授,一头纯天然的黑发,洪钟般的声音,抖擞的精神。也许正是丰富历练和永远扮演年轻人的内心,让他轻易在不同角色间切换,从而准确理解各角色的需求。

据奥运会的经验,历届吉祥物的消费群体一般是9岁左右的少年儿童及其家长,因此,他们的喜爱成了这次吉祥物的主要评审标准。“要简单明了的”“要有中国传统元素的”“要能代表冬奥的”“要可爱呆萌的”等等诉求也成了组委会专家对吉祥物的要求。

出于保密工作的需要,冬奥会评审组要求对部分入围作品进行“秘密”修改,组委会既要表达修正意见,又不能限制设计师的自主性。在不许录音,不许旁听,不许用网络的情况下,曹雪只能把“像满嘴密码、暗语、暗号听出来,把意会的修改意见转译成具体的操作方案。

怎么验证曹雪的“准”呢?按照电话里的要求修改好后送到北京,往桌子上一放或在电脑里一看,对方就能知道准不准。结果,他们没有出现一次纰漏。

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团队与党委书记谢昌晶在北京冬奥会组委会大楼前合照

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团队曹雪、刘平云、廖向荣、钱磊、万千个、叶梓琪、陈菲仪、谭晓阳、陈子瑜、何格、邢晓虹、牛童、张璐、鲁怡冰十四位成员,经历500多个创意,过万张的草图,100G的3D设计文件,终于设计出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

它形象酷似航天员,强烈的科技感寓意着创造非凡、探索未来,体现了追求卓越、引领时代及面向未来的无限可能。而有超能量冰晶外壳的熊猫,既体现冬季冰雪运动和现代科技结合的特点,也通过可爱、憨态可掬的3D熊猫,表达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

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的设计,凝聚了每一位设计成员的艰辛努力,是广州美术学院为国家重大项目贡献力量的又一见证。正如北京冬奥组委会宣布,“广州美术学院将被永远载入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