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学”新考点:娱乐圈领导哪家强?

“明学”,在最近播出的《中餐厅》第三季中,正式诞生。它成为了微博热搜榜的常客,也是当下网友们时常提起的流行梗。

何为“明学”?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先来学习一下“明言明语”: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我不管,听我的。”

这些话,是《中餐厅》第三季店长黄晓明在节目中的语录。因为言语间透露出霸气、唯我独尊,被网友称为“明言明语”。“明学”,顾名思义就是黄晓明在节目中的所言、所行的综合。

一时间,“明学”风光无限。就连研究对象本尊,黄晓明也亲自在微博上巧用“明言明语”回应网友的吐槽。某种程度上,这种风潮的兴起,已经超出了一档经营类综艺的范畴,简直就是一幅当代职场图鉴。而“含明量”(与黄晓明的相似度)一词的出现,多少道出了当代社畜的心声。

综艺是检验明星情商和智慧的考场,稍不留神,就会原形毕露。

明式总裁

《中餐厅》第三集剧照

先来回顾一下黄晓明在《中餐厅》第三季的表现。

这一季节目的规则是,嘉宾们在意大利经营一家中餐厅,目标是20天内实现营业额2万欧。

嘉宾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零启动资金。鉴于此,身为店长的黄晓明决定“以物易物”,用各种中式礼品和当地人换取食材。对于节目来说,明星在没钱的窘境下和陌生人打交道,这种方式倒能带来看点。但戏还没开场,黄晓明的第一个槽点就诞生了,他提出的易物准则是:我们吃点亏,用贵的礼品换便宜的食材。

等等,这话是不是有点耳熟?在《中餐厅》第一季里,黄晓明就时常偏离经营轨道,不是提出免费送人,就是大方打折。当时,担任店长的赵薇多次和他强调要有商业意识,这是开饭店,不是做慈善。好在第三季还有说话直来直去的秦海璐,黄晓明才及时悬崖勒马。

好不容易靠易物赚到钱,秦海璐反复强调钱要花在刀刃上,黄晓明点头称是。但采购时,身为国宴厨师的林述巍,出于职业习惯,对食材的要求细致入微,提出了很多不切实际的要求。黄晓明转身就忘了秦海璐的交待,一一答应。惹得秦海璐调侃:“他先是自己要面子,然后想起来要给别人面子。”

等到中餐厅正式营业,店里人手不够,黄晓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卖套餐。一开始,大家误以为是每桌套餐,一桌客人点一份套餐即可。而黄晓明说的套餐是单人套餐,也就是说,每个人点的套餐里都有好几种菜。这样一来,团队的工作压力不降反增。

成员们试图说服店长。黄晓明端起架子,发号施令:“这个事情不需要讨论。”

第二天混乱的经营情况,足以证明他的决定是多么荒唐:所有人手忙脚乱,尤其是林大厨,套餐的复杂性,让他在厨房一刻不停地煎炒蒸炸。匆忙中,王俊凯上错了菜,杨紫收错了钱,等待的客人们焦急难耐。而黄晓明,为了完成营业额目标,还在外面卖力拉客,丝毫不顾实际情况——客人来了,发现不够坐,只好现加桌椅。忙作一团的林大厨不清楚外面究竟点了几道菜,黄晓明没有去帮他进行核实,而是大手一挥,喝道:“我再跟你说一遍,全部做完,不要再问了。”

好不容易捱过这个中午,大家赚了1600欧,倒是超过了营业目标。黄晓明在饭桌上给成员们开会。上来先是自我检讨,接着让大家提意见,当别人指出套餐方案有问题时,黄店长侧身一闪,把锅甩给主厨,“这是你的问题”,“你必须要解决”,“我有我的理由”。

针对上菜不及时的问题,黄晓明觉得,要提前备好所有菜品。王俊凯提出质疑,冰箱空间不够装埃黄晓明霸气回道:买!

而在最近播出的一期节目里,厨房依旧乱作一团。当所有人都在低头忙活时,得知鸡腿还没有切的黄晓明,侧身站在厨房的一角,架起肩膀,微微皱眉,眨了几下眼,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嘴里重复道:“现在还没切?”

那一刻,似乎回到了我第一次看到黄晓明饰演霸道总裁的那一天。至于那台冰箱,黄晓明真的买了。

薇式强势

控制欲强,缺少大局观,没有经营头脑,不听从他人建议……节目播出后,围绕黄晓明的吐槽纷至沓来。

黄晓明的槽点之多,多到他凭借一己之力,就挽救了《中餐厅》第三季的话题度。

他对团队运营没有规划,想法拍脑袋就来;别人提出反对意见,他就霸道模式全开,一开口就是“我不管听我的”;成员间产生分歧,作为领导,他只会老好人式的左右安抚,打圆场式的浑水摸鱼,怎么解决全凭心情;成员的不满已经溢出屏幕,甚至放弃了表情管理,他也依旧读不出弦外之音,仿佛阻隔了与外界的视线接触……

黄晓明的“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式的霸气语录,在《中餐厅》第一季中也出现过,赵薇当时就用过同样的措辞怒怼过黄晓明:你的意见表达过了,我是店长听我的。那时的黄晓明只敢弱弱地回应:“还是你管我吧。”

同样的意思,从不同人的口中说出来,产生了不同的效果。

于是,网友纷纷怀念起前两季赵薇当店长时的游刃有余:在经营中头脑清醒,各项安排井井有条;该强势时强势——主要针对黄晓明,该放权时放权;出现经营难题或者团队情绪不稳定时,她三言两语就能稳定军心;即便法国科尔马市市长光顾,她对苏有朋说倒红酒时要保证每个杯子都一样,苏有朋面露难色,赵薇亲自倒酒,落落大方。

这不禁让人想起第一季播出时,赵薇和黄晓明的大学班主任崔新琴在《快乐大本营》上点评两位学生,她说:“他(指黄晓明)想当店长是吗?我觉得黄晓明不太合适,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可以,但是他好像没有赵薇的那种霸气。赵薇有一点那种自身带来的一种(霸气),她非得叱咤风云,那晓明只能听她的,没办法。”

除了性格的差异,领导力才是决定两位店长差距的根本原因。毕竟经营一家餐厅,只靠蛮力和装腔作势是远远不够的。

渤式机智

综艺节目越玩越逼真,也诞生了节目里的各种角色,比如脑力担当、体力担当、搞笑担当,甚至是流量担当。但最重要的角色往往是一档节目的灵魂人物,换句话说就是领导者。

有些节目的领导者需要双商在线、能说会道,比如《明星大侦探》里的何炅,没有接不住的梗;有些节目的领导者需要全方面发展,既要有综艺感,又要有游戏智慧和体力,比如《奔跑吧兄弟》里的邓超;也有些节目需要“双领导”,比如《向往的生活》里的黄磊和何炅,一个擅厨艺管厨房,一个擅调和气氛管客厅,两人合体时又一唱一和,输出老友情和生活感悟,契合节目的主题。

最考验领导力的节目集中在经营类和旅行类真人秀上。一群人实干经营,餐馆也好,旅社也好,或者组团旅行也好,总少不了一个做决断、搞管理的人。当然,越是集体行动,越容易擦出矛盾。如何带领团队,如何处理人际关系,都是考验领导者的难题。

几档经营类节目倒是贡献了几位双商高、能力强的明星。前面提到的赵薇,赢在领导范十足,商业头脑清醒。另一档餐厅经营综艺《忘不了餐厅》里,出任店长的黄渤,赢在高情商和人文关怀上。

黄渤在《忘不了餐厅》中,带着一群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做操

和《中餐厅》不一样,《忘不了餐厅》的嘉宾不是明星,而是一群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年人。他们偶尔上错菜、忘收钱,甚至不记得前一天接待的客人,又像孩子一样,会因为没有得到最佳员工的小红花而心生不快。

黄渤的父亲也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他很懂得如何与老人们相处。刚见面时,他诚恳地夸赞每位老人,告诉爱打扮的奶奶“穿得好好看”,称赞会写书法的爷爷是“书法家”,把老人们哄得开开心心。大家站在院子里接受业务培训,黄渤悉心叮嘱老人们站在荫凉地方里。当老人们工作出现差错时,黄渤也是第一个反省自己,自我批评是安排出现了问题。座位不够了,他没有像黄晓明那样向客人90度鞠躬道歉,而是请客人拼桌,说这是“老天爷突然给的缘分,多了一个朋友”。

涛式管家

很难对比两档餐厅节目,哪个经营难度更大,但面对同样的问题,黄渤和黄晓明,两位青岛人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除了餐厅,客栈也是考验明星经营能力的考常《亲爱的客栈》里,出任老板的是曾经的“京城四少”之一、刘涛的老公王珂。和黄晓明总想吃亏降价不一样,王珂时时保持商人的精明头脑。第一季节目一出场,他就给客栈的房间定了1880元的高价,一度让嘉宾陈翔大吃一惊。但第二天的账目显示,高运营成本的确需要相对高昂的房费,才能保证盈利。为了避免员工滥用物资,他甚至提出要给员工定使用物资的内部价。

王珂和黄晓明几乎是领导风格的两个极端。不过,相比黄晓明的感情用事,不近人情的王珂毕竟保证了客栈的平稳运营。

和王珂相比,身为老板娘的刘涛反倒和黄渤有相似之处。她十分擅长平衡人际关系,把每个人都照顾得舒舒服服。面对不想干活的王子文,王珂提出让她去整理床铺,刘涛立刻打圆场说她力气小。即便是和不认识的客人一起用餐,刘涛也能自然地把话题引到客人身上,不让任何一个人遇冷。

如果说赵薇、王珂是有板有眼、干脆利落,黄渤、刘涛就是和风细雨、面面俱到。前者解决问题,后者安抚人心。

刘涛的领导力早在几年前的《花儿与少年》第一季中就显露出来了。

《三联生活周刊》的一篇文章记录,《花儿与少年》节目组在刘涛所在的酒店套房面谈。当时,刘涛正准备下一次出行,她当着节目组的面,提醒助理把治疗便秘的药带上。这让节目组觉得她不像个明星,反倒非常生活化。

果然,在节目上,刘涛成了料理团队生活起居的管家。她的行李箱永远是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协助不擅长沟通的导游张翰计划行程,照顾年纪稍大的郑佩佩,随时关心迷迷糊糊的李菲儿和华晨宇……

爽式崩溃

虽然刘涛不是节目里真正的领导者,但更像团队的凝聚者,她靠的不是领导力,而是细心周到的生活能力,把整个团队凝聚在她的身边。刘涛不止一次说自己“是爱干活的人”。有时候,领导魅力不是装出来的,你是什么样的人,自然散发什么样的气质。

到了《花儿与少年》第二季,人际矛盾成了最大看点。节目组把导游重任交给了团队年纪最小的郑爽。

郑爽在《花儿与少年》第二季中担任导游,经常崩溃大哭

虽然郑爽十分抗拒这个角色,一上来倒是尽职尽责,提前抵达,寻找住处,勘察环境,专程接机。但是去机场的路上,她的不自信就暴露了,不停念叨着房间不够暖和,姐姐们恐怕不会满意。什么问题都没有发生,就自行脑补了一场自责大戏。

果然,晚上房间真的出现了问题,没有热水,供暖不足。同行的陈意涵建议郑爽给房东打电话,郑爽面露难堪,拒绝了提议。自责情绪压抑太久,她忍不住爆发了,念叨着她不住了,她要回家,又提议大家深夜换酒店。本来忍一忍就能熬过去,反而折腾得所有人放下手里的活,过来安慰自己。而她呢,以坚持睡沙发的行为,完成自我惩罚。

参与这档节目录制时,郑爽24岁,大可以用年轻不谙世事来替她的不成熟开脱。但从她身上,我们也能总结一条领导经验,既然成了团队领导,就得修炼处变不惊的大心脏。

反观同样参加旅行类综艺的林志玲,在团队里很少主动抛头露面,但她总能在关键时刻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并敏感地照顾到所有人的情绪。有时候,领导力也是一种人格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