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多方挖潜来提高证券违法违规成本

9月1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鲜言犯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180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18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笔者认为,要提高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目前法律法规体系下也依然大有潜力可挖。

法院查明,2013年7月至2015年2月,鲜言将多伦公司的子公司资金划转至其实际控制的多个公司、个人账户内,转出资金循环累计达1.2亿余元,其中,2360万元被鲜言用于理财、买卖股票等,至案发尚未归还;法院认为鲜言此举致使上市公司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另外2015年间,鲜言通过控制多伦公司信息的生成以及信息披露的内容,股票连续涨停,其买入多伦公司股票共计2520万余股,买入金额2.86亿余元;对此法院认为鲜言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且情节特别严重。

目前证券市场,存在资本玩家不惜触碰法律法规底线,前赴后继“淘金”的情况。提高证券市场违法违规成本,成为上上下下的共识。8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七次会议,提出“健全资本市场法治体系,加快修订相关法律法规,强化法律责任追究,大幅提高违法成本”;应该说,修订法律法规,从法律条文上明确提高对违法违规惩处力度,这是一个根本解决办法。

但法律法规的修订毕竟有个较长过程,需要走法定程序,在此等待期,要提高对违法违规惩处力度,并非就没有文章可做。首先,可以挖掘法律法规条文的潜力。比如,《刑法》第169条规定了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其中包括两段量刑标准,一是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二是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颁布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18条规定,实施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涉嫌“无偿向其他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金等情形、并致使上市公司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150万元”等情形,应予立案追诉;150万元也可看作是构成“重大损失”的门槛。不过,目前对“特别重大损失”却没有明确认定标准,有专家就建议将5000万元作为“特别重大损失”的认定标准。

本案鲜言将上市公司巨量资金转到自己控制的账户,被法院认定致使上市公司遭受“重大损失”,应该说判罚还是比较适中;但不排除在其它案例中,董监高、实控人等损害上市公司利益造成“特别严重损失”,为此笔者建议出台司法解释,明确“特别严重损失”的认定标准,从而对更为严重犯罪行为、有针对性予以更为严厉的刑事惩戒。

而且,刑事处罚既包括有期徒刑,还包括罚金等,在刑事罚金方面也大有潜力可挖。比如对“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可“并处罚金”,这属于无限额罚金,其中就存在一定的提升惩戒力度空间。

其次,要提高违法成本,执行环节也应更加有力。2017年证监部门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做出行政处罚,合计罚没34.70亿元;但一年后的2018年,因拒不缴纳罚款,鲜言的名字进入了证监会披露的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的名单;目前该罚款是否缴纳还不得而知。

事实上,《行政处罚法》第51条规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采取“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等措施。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熊锦秋

编辑 郭宇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红星新闻(成都商报社)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