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室名趣话

藏书室,乃藏书之所。古往今来,藏书室名,往往寄托主人的情感和志向,读来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清朝一代诗宗、著名诗人、藏书家王士祯,痴于藏书,其藏书地,西为小圃,有池,老屋数椽在其北,取名“池北书库”,即是其室名,并刻有“池北书库收藏”朱文方藏书印。

清代著名小说家刘鹗取室名“抱残守缺斋”,并非给自己脸上抹黑,而是因为他生平“嗜古成痴”,人称“竭其力之所至,不以营田宅,治生产,惟古器物是求”。他集藏“上自殷及隋碑,巨若鼎彝,纤如泉珍,旁罗当壁,广及罂登”。这些千年古董,因历经沧桑,难免残缺不全,但刘视若珍宝,因此,他的书斋名表达了甘心一辈子与这些残缺不全的文物为伴的志向。

清初颜元,他的书室名本为“思古斋”,其“古”,乃指程朱理学,他对“程朱理学”极为崇拜,某年其祖母去世,他按照程朱制定的“家礼”守孝,几乎把自己搞垮了。于是,才觉悟到“程朱理学”的害处,于是把“思古斋”更名为“习斋”,自己也改名为“颜习斋”。

著名京剧演员梅兰芳上世纪30年代得到“扬州八怪”之一的清代画家金农所绘《扫饭僧》真迹一帧,随后又得金农所书“梅花诗屋”斋额,均视为珍宝,并将此一书一画悬挂斋壁,朝夕临摹。后干脆将自己的书屋命名“梅花诗屋”。

鲁迅从1927年开始购阅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在那风雨如磐的年代,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会有被捕坐牢之险。鲁迅为了避免飞来“横祸”,也为使存满书籍的家中宽绰一些,便以内山书店一个日本职员镰田诚一的名义,租了一个房间,挂上“镰田诚一”的牌子,作为自己特殊的藏书室。

如需参与古籍相关交流,请回复【善本古籍】公众号消息:群聊

学习古籍版本,离不开查看实物、关注古籍网拍、了解市场价格!网拍是低成本、最方便的学习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