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机长:迫降奇迹中的英雄们,走心与细节与由衷的信任

国庆档三部大戏令观众很兴奋,上映六天的《中国机长》轻松突破13亿票房。

观众们看得是灾难面前的临危不乱、奇迹之外的人情味,这便是根据5·14川航川紧急航迫降事件改编的《中国机长》,带来的身心震撼。

《中国机长》是一部“不怕剧透”的电影,因其原型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乃至世界民航史上的奇迹。

在驾驶舱右侧前挡风玻璃裂开的一刹那,川航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面临的情况是,9400米高空、速度约800多公里/时、零下40度气温、副驾半个身子悬在舱外,仪器失灵、高寒缺氧、风流颠簸。

总之,刘传健遇到了几乎所有“最坏的情况”,需要目测和手动进行的每一次操作,都可能因为犹豫、紧张、恐惧而有来无回。

摆在拍出过《无间道》的导演刘伟强面前的,是如何将极端困难的环境和极富传奇色彩的航空奇迹,全景式、多角度、悬念式的搬上大银幕,观众觉得紧张刺激、令人感动,故事讲得清楚明快、细节丰富,落脚于“平凡中的伟大”这个点,《萨利机长》这类好莱坞大片虽有迹可循,却并不完全适用。

事情刚刚发生仅一年,新闻报道的铺天盖地,“众所周知”成了一把双刃剑。从更多的角度去还原事件,从人性与感情的角度展现与自然搏斗过程,这是大家都想要看到的。

营造人物和环境的真实感,需要大量丰富的细节,这就触及到“行业电影”的新疆界。传统“献礼影片”的套路,往往是从形象到具象,这显然不合适。想要走出一条不同以往的路,靠得还是相对“鲜为人知”的细节。

面对一个众人皆知的故事,《中国机长》的开篇,给出了异乎寻常的临场氛围。

在高速剪辑和明快节奏的把控下,起飞前各方事无巨细的准备工作、候机乘客喜怒哀乐的神情与状态,各种写实的镜头和专业的术语、动作,很快将观众拉进了主创预设的情境与氛围之中。

这种纪录片式的临场感,让我想起了《93号航班》的节奏控制和氛围营造,与日俱增的紧张感,为惊鸿一瞥般的传奇做足了铺垫和伏笔。

实现了奇迹的英雄也是普通人,他们有性格、有生活。

短短十几个镜头,机长刘长健(张涵予饰)自律、稳健、严谨、爱家的形象便立住了。几组戏下来,年轻的副驾驶徐奕辰(欧豪饰)桀骜不驯的轻浮气质、第二机长梁栋(杜江饰)颇为油腻的沾花惹草、乘务长毕男(袁泉饰)“工作很拼命、家庭亮红灯”的生活境遇,不经意的人展现在观众面前。

在轻松的配乐下,不同的人和事,都悄无声息地收敛到前挡风玻璃意外破裂的那一刻。这是看似杂乱无章的线索的汇集点,也是灾难的起始点。由此,故事进入到新的多场景、多线索并行阶段,毕竟,迫降奇迹不是一个人能实现的,当人们关注机长刘长健几近完美的判断和操作时,还有更多的人为这场奇迹的发生做出了贡献。

驾驶舱,机长刘长健飞行组临危不乱的控制失压带来的极端局面;机舱,毕男带领的乘务组竭尽全力安抚和控制情绪失控的乘客;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各级空管、空军、气象、机场塔台等部门迅速行动,在“双盲”(失压造成飞机-空管部门通讯中断)状态下,尽可能判断形势、协调配合并提供必要的支持。

“四川8633,成都在叫你”,这是片中不断重复的一对句话,也一字不差的还原了真实事件中的那句对话。李现饰演的管制员,代表了地面人员的冷静与敬业、焦虑与无奈。哪怕事故严重、机会渺茫,所有人都不愿轻易放弃。

在突发的灾难面前,人类是渺小、脆弱的,死亡随时会降临。乘客中,有回到拉萨看“战友”的老兵,有等待回家的藏族母子,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理由。恐慌、愤怒、抱怨瞬间蔓延,求生欲冲昏了头脑,在危急时刻,群情激奋的矛盾与对立。

与“四川8633,听到请回话”相对的,是遭遇险情的空姐们,在无法判断事故严重性的前提下,尽其所能不断的提示和帮助乘客,系好安全带、吸氧、坐好、冷静。“请相信我们,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有信心、有能力保证您的安全”,这绝不是一句空话。

空管部门选择相信机组人员,乘客选择相信乘务组,乘务组选择相信飞行组,机长妻子选择相信丈夫,他一定能把所有198人安全带回来。所有人无条件的信任和托付,成就了伟大的航空奇迹,成就了中国机长的英雄壮举。

《中国机长》的故事主线很动人、节奏把控很到位、视觉特效有看头,特别是在人物小动作等各类细腻的细节还原上,给人真实内敛、严丝合缝的观影体验。这在国内同类型影片中很少见。

不过,片中多线索、多人物带来的叙事散乱与相互踩踏,“群戏”的面面俱到让分裂感油然而生,特别是一些工具式支线和人物的“虎头蛇尾”,无形中影响了整部电影的连贯性和整体性。

劫后余生之后,强行点题的“敬畏生命,敬畏规章,敬畏责任”,与一年之后,机组人员颇具浪漫色彩的齐唱《我爱祖国的蓝天》相互叠加,总让人觉得还差了一口气。

片尾,机长带领机组主要人员向乘客道歉,迎来的是每个人的笑容和高举着的大拇指。哪有那么多岁月情好,因为有人在危急时刻临危不惧、挺身而出,像《中国机长》这样的影片,才有底气去能感动观众,无条件的信任才有了真正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