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奥迎利好!伊朗国奥主帅不辞而别 内耗不断自废武功?

据北京时间2日凌晨从伊朗传来的消息,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在未来奥运会预选赛小组赛中对手之一的伊朗队主教练马吉迪已经离职,但伊朗足协至今尚未证实该消息。按伊朗足协技术委员会的计划,伊朗国奥队定于本月7日重新集中,为明年1月份的奥运会预选赛展开集中。这或许对中国国奥队来说,是近期之内少有的利好消息之一。

1、连败乌兹引不满 分组引发地震

马吉迪指挥伊朗国奥训练

马吉迪是今年6月中旬被正式任命为伊朗国奥队主教练的,但从其上任的第一天起,马吉迪似乎就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因为尽管马吉迪是由伊朗足协任命的,但伊朗青年与体育部、伊朗奥运会的高官们就曾明确表达过不满,称“伊朗足协任命国奥队主教练的方式存在疑问。”这其实就为如今马吉迪的下课已经打下了伏笔。

马吉迪上任正式上任之后就展开了一系列选拔工作,并在7月份与比利时人威尔莫茨组织的伊朗国家二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结果以1比1战平。这是马吉迪上任之后的第一场比赛,一切也都还算正常。随后,伊朗国内联赛新赛季全面展开,马吉迪只是通过观看联赛,开始进一步选拔球员。至9月初,伊朗足协应乌兹别克足协的邀请,前往塔什干与乌兹别克国奥队进行两场热身赛。这也是马吉迪上任之后指挥伊朗国奥队所参加的第一、第二场国际热身赛。而谁也未曾想到,这是引发其自己帅位危机的开始。

9月6日、9日,乌兹别克国奥队与伊朗国奥队进行了两场热身赛,结果分别是0比1、1比4,伊朗队连败两场。赛后,伊朗国内媒体、球迷就对球队的表现相当不满,甚至提出批评,主教练马吉迪更是成为外界指责的目标。不过,马吉迪本人则公开表示,他对球队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而且,类似像与乌兹别克队这样的比赛就仅仅只是热身赛,是检验与发现球队弱点的最好机会,他本人不会过多考虑比赛的结果。

伊朗国奥队在9月热身赛中连输乌兹别克队

但就像马吉迪所说的那样,这两场比赛毕竟只是热身赛,因而事情很快也就趋于平息。可是,就在9月26日,奥运会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的分组抽签在曼谷进行。在这次分组中,伊朗队与韩国队、乌兹别克队以及中国队同组。这个结果再一次引爆了伊朗国内的媒体与球迷,因为之前数天,伊朗队刚刚连败给乌兹别克队,结果两队又将同组争夺出线权,再加上还有一个劲敌韩国队,这让伊朗国内对球队的前景普遍不看好。而围绕着马吉迪在对阵乌兹别克队的热身赛中的那些问题如临场指挥等又被全部搬出来。

更重要的是,马吉迪本人在抽签揭晓之后接受伊朗国内媒体采访、谈及自己的工作时,明确表示:“我不允许任何人干涉球队技战术方面的事务。过去一段时间里,我经历了一段比较艰难的时光。”而伊朗国奥队领队、伊朗足坛的功勋人物埃斯蒂利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不清楚马吉迪是否还会继续执教伊朗国奥队。现在,我们的球队正处于最为艰难的时刻。”两人完全不同的说法,已经将伊朗国奥队的内部矛盾与问题已经全面暴露在众人面前。

于是,这之后便出现了伊朗媒体所报道的“伊朗足协多次打电话联系马吉迪、马吉迪始终没有接电话”的情况,最终,马吉迪本人通过媒体在10月3日宣布辞职。

2、执教资质不符 马吉迪不甘摆布

在阿联酋拿到教练员证书的马吉迪

光从马吉迪的讲话来看,似乎是因为主教练的权力受到了干涉而引发不满,从而导致其愤然辞职。但这仅仅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于:马吉迪根本就不具备担任伊朗国奥队主教练的资质、无法指挥伊朗国奥队征战明年1月份的奥运会预选赛

根据亚足联相关规定,就如同亚冠联赛一样,指挥球队参加亚洲正赛大赛的主教练必须拥有亚足联所认可的、或者是相当的亚足联职业级教练员证书。在今年的亚冠联赛小组赛期间,像马来西亚JTD队的主教练缺席与鲁能队的比赛,原因就是因为主帅没有亚足联认可的职业级教练员证书;而今年早些时间,泰国队主教练不得不换人,也是因为没有职业级教练员证书。

马吉迪作为一名球员,在伊朗球员中就属于“另类”,长期在阿联酋效力。在退役之后,也是在阿联酋足协主办的教练员学习班学习,目前拥有A级教练员证书。按相关规定,在拿到A级证书之后,必须要至少一年之后才可以去学习职业级教练员证书。所以,如果想要拿到职业级教练员证书,马吉迪必须要等到2020年3月份之后才可以正式进入职业级教练员学习班。这也就意味着:明年1月份的奥运会预选赛期间,马吉迪虽然可以坐在伊朗队的替补席上,但不能是以“主教练”的身份。这其实才是引发伊朗足协不得不认真思考马吉迪执教问题的根本原因。

由于马吉迪指挥伊朗国奥队在之前的两场热身赛中连续失利,奥运预选赛的分组情况又不理想,再加上马吉迪本人又完全不具备独立执教伊朗国奥队的资质,于是,在9月30日,伊朗足协下属“技术与发展委员会”的委员之一马哈穆德·施伊直接给“技术与发展委员会”负责人莫特扎·马哈塞斯写信,要求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明确伊朗国奥队主教练的身份与资质问题。

马哈穆德·施伊给技术与发展委员会负责人写信要求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国奥事宜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足协多次电话联系马吉迪本人,希望他到会,一起商讨与研究对此,并定于10月2日召开会议。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马吉迪会始终拒绝接听电话,并最终以如此方式宣布辞职。这倒也秉承了他当年作为运动员时的一贯行为举止方式。因为运动员时代,他就完全具备入选国家队的资格,球迷与媒体也一再呼吁,但因为多次落选而出言不逊,这反而更进一步让其远离伊朗国家队。

10月2日,伊朗足协下属的“技术与发展委员会”,加上伊朗国奥队领队埃斯蒂利等召开会议,商讨伊朗国奥队备战奥运会预选赛的计划以及备战等一系列事宜。尽管主教练马吉迪缺席,但会议还是决定:10月7日,伊朗国奥队将重新展开集训,并在国内安排与伊朗职业队进行一到两场热身赛。虽然伊朗足协官方没有对外任何说法,但马吉迪本人却在3日通过媒体宣布辞职。这让整个事情更趋复杂。

3、受困没钱请外教 领队强势爱插手

原伊朗国奥队主帅、克罗地亚人克兰尼卡(中)

实际上,伊朗国奥队主教练马吉迪辞职一事之所以说复杂,很大程度上与目前伊朗在国际社会上的处境不无关系。众所周知,伊朗国奥队的主教练在马吉迪之前是克罗地亚的前国家队主教练克兰尼卡,后者带克罗地亚队参加过世界杯赛。在2018年5月份,他正式应聘出任伊朗国奥队主教练。在去年印尼亚运会之前,克兰尼卡还率伊朗队到中国与中国95年龄段U23国足进行热身。

在今年3月份的奥运会预选赛第一阶段小组赛中,克兰尼卡率伊朗队顺利拿到了决赛阶段比赛,正常情况下,没有道理不继续执教下去。但是,在今年5月份,他与伊朗足协合同到期之后就离开了,这才有了后来马吉迪的执教。而克兰尼卡走人的原因再简单不过:伊朗足协没钱!伊朗因为受整个国际社会的制裁,资金不足已是“老大难”问题了,就像原伊朗国家队主教练奎罗斯曾意在披露的那样,拖欠工资属于“家常便饭”。克兰尼卡在与伊朗足协的合同到期之后选择分手,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伊朗足协为准备2022年世界杯赛,刚刚聘请了比利时外教威尔莫茨,这同样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伊朗队领队埃斯蒂利(左)与主帅马吉迪(右)并不和谐

对克兰尼卡来说,他选择合同到期之后分手,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在伊朗国奥队执教期间,他还需要面对另外一个强势人物——领队埃斯蒂利。年长一些的球迷或许都会有印象,1998年世界杯赛上,伊朗队击败了美国队,取得伊朗队在世界杯赛历史上的首场胜利,而且还是击败美国这个伊朗的头号“死敌”,埃斯蒂利作为进球队员,其地位也就不难想象了。所以,从埃斯蒂利担任伊朗国奥队领队那一刻开始,他才是伊朗国奥队中的“头号人物”,连克兰尼卡任职期间也需“礼让三分”。

在克兰尼卡离开之后,马吉迪就是他物色的主教练接班人。马吉迪本人的执教资质不符,埃斯蒂利并非不清楚,但这恰好可以在幕后更好地“操纵”一切。但以马吉迪的个性,恐怕不会甘心成为“摆设”。于是才演出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4、伊朗奥委会出手 换帅事宜待定夺

尽管伊朗足协已经宣布了国奥队下一期集训的时间以及相关计划安排,但究竟谁来指挥球队的训练?目前尚未明确。据来自伊朗奥委会的消息称,实际上,伊朗奥委会对伊朗足协在伊朗国奥队的事宜处理上一直很不满意。包括前面曾提到,在今年6月份任命马吉迪为主教练时,伊朗青年和体育部、伊朗奥委会都曾表达过不满。所谓的“不满”,最主要还是伊朗足协不重视这支队伍。

自1976年奥运会以来,伊朗国奥队就从未进入过奥运会。伊朗青年和体育部以及奥委会都希望伊朗国奥队能够重新参加奥运会,但伊朗足协由于目前自身经费原因,很难顾得上国奥队,毕竟伊朗国家队聘请外籍主教练的费用虽然不高,但已经让原本经费就捉襟见肘的伊朗足协更加为难,因而很难再拿出钱来去为国奥队聘请主教练。这也是为什么克兰尼卡合同到期之后不再续约的原因。相比而言,克兰尼卡无论是资历还是对伊朗足球的了解程度,都是比较合适的人选。而找马吉迪,很大程度也是因为便宜。在马吉迪之前,伊朗足协曾找过多位伊朗本土教练,但因为执教伊朗国奥队所获得的报酬远低于伊朗俱乐部执教的报酬,因而无人愿意接手。

据了解,在换帅的问题上,伊朗足协这次并没有最终的决定权,毕竟国奥队是奥运会队伍、由伊朗奥委会需要最终定夺。因此,伊朗足协主席塔伊首先需要征得伊朗奥委会的同意。据悉,下周,伊朗奥委会将专门开会研究此事。

伊朗奥委会因为不满伊朗足协不重视这支队伍,据悉在下周开会时将专门把伊朗国奥队单列,而且由伊朗奥委会出资来解决这支队伍目前经费不足的问题。据称,伊朗奥委会已经向伊朗青年和体育部提出设想,即将从目前伊朗体育基金会中拿出5%的费用,用于伊朗国奥队的备战。这个计划将在伊朗奥委会的执委会会议上进行专门讨论,然后再由伊朗奥委会与伊朗足协协商决定。在最终决定出台之后,伊朗足协全面负责执行。

某种程度上,在伊朗国奥队的身上,多少可以看到中国足球的影子。只不过,中国足球如今最不缺的就是“钱”,而伊朗足球最缺少的恰恰就是“钱”。差别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