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母亲被儿子“撵”出病房,丈夫:这都是为了她好

“妈,你别在这里待着了,你出去转转吧,我想自己待会……”没等帅龙说完,帅龙妈妈张素瑞已经泪流满面,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转身便出了病房。“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帅龙的爸爸申建军讲诉着事情的原委。

帅龙妈妈张素瑞来自河南新乡原阳县,一家4口人,儿子帅龙17岁,读高中二年级,女儿已经嫁人,丈夫申建军是个油罐车司机。张素瑞之前给人做保姆,一家人省吃俭用,为的就是供帅龙上个好学校,能有出息,没想到却辛辛苦苦攒的钱都送进了医院。

2018年11月帅龙感到肚子疼拉肚子,看着疼的流汗的帅龙,张素瑞夫妻立马将帅龙送到了当地人民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医院建议转院治疗。为了不耽误帅龙的病情,12月2日夫妻俩就带他到河南省肿瘤医院做了进一步检查,病情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河南省肿瘤医院的专家给帅龙制定了11个疗程的化疗,现在已经做到第八个疗程,由于病情十分严重,从开始化疗到现在已经7个月来帅龙只休息过20天。第四次疗程的时候,帅龙反应非常强烈,鼻子和嘴里都不停的留血,帅龙叫着张素瑞的名字。也是从那次以后,张素瑞的失眠更严重了,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甚至想到一走了之,但是又放不下孩子。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等死,每天满脑子都是帅龙的病,治疗费用。医生看到我状态不对,给我开了抗抑郁的药,病友们也时常安慰我。如果帅龙不在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张素瑞噙着眼泪说道。

申建军是个油罐车司机,之前有个稳定的工作,为了方便照顾妻子和儿子,辞了工作就近找了个代班的工作,由于代班工资不高,所以一有活申建军就抢着接。

“我得加油挣钱给帅龙看病,没办法去医院陪着他们娘俩,帅龙妈妈精神状态不好,所以我和帅龙商量每天赶他妈妈出去楼下散散步,放松下,我能力不大,对不起他们母子”,申建军眼眶红润,尽管申建军拼了命的挣钱,但是还是跟帅龙的治疗费用相差太远,有时候一天的工资还不够帅龙一瓶药钱。

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帅龙的情况慢慢稳定了下来,但是治疗费用却没能让这个负债几十万的家庭喘一口气。河南省肿瘤医院的专家给帅龙制定了合适的治疗方案,11个疗程做完,再加四个疗程,然后在做骨髓移植手术,算上后期排异等治疗费用最起码还要六十多万,面对这几十万的医疗费 ,张素瑞夫妇即便是不吃不喝也凑不够。如果您想帮助他,请点击:【抗白少年盼急救】,或者微信登录钱包,腾讯公益,搜索【抗白少年盼急救】如还有问题请关注公众号“微言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