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秀清凌逼洪秀全,责骂韦昌辉,为什么对石达开却非常好

尽管太平天国的建立,离不开洪秀全创立拜上帝教,但在太平天国中,他却只能算是精神领袖,真正掌握实权的,是东王杨秀清。

(杨秀清剧照)

说起来,杨秀清自幼父母双亡,全靠族人给他一口饭吃,才勉强活了下来。

贫贱的出身,让杨秀清不得不早早随年长的族人到紫荆山一带去做了一名烧炭工。终日辛苦劳作,但仍然摆脱不了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苦难生活。

虽然没有读过书,但苦难的生活,并不能将他折磨得精神更为麻木,反而让他对现实的生活更加不满。

洪秀全和冯云山来到紫荆山宣传拜上帝教时,许多烧炭工纷纷成为他们的信众,杨秀清也在大家的发展下,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杨秀清在信仰拜上帝教后,并没有什么出色的表现,但他却很快跻身于领导核心圈,并在地位上仅次于洪秀全。

那么,杨秀清是怎么操作的呢?

原来在1847年时,由于冯云山四处发展信众,再加上他又带着信众四处打砸寺庙等,引起了官府的注意,很快便被抓捕入狱。

事情发生后,洪秀全见形势不好,担心接下来他也会身陷囹圄,所以假称他要回广东营救冯云山,也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这下,几千名信众群龙无首,大家惶惶不安,唯恐也会受到牵连惹上官司,所以一时说什么的都有,负面情绪更是像传染病一样在信众中扩散。

眼看好不容易拉起来的队伍要散,在这危急时刻,杨秀清想到洪秀全一向自称是上帝的次子,于是他灵机一动,也假称自己是天父下凡,对信众多加宽慰。又鼓励他们一定要齐心协力,救出冯云山,这才是正途。

杨秀清这一番操作,不仅成功地稳定了大家的情绪,还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

还真别说,杨秀清的领导能力真不是盖的,大家听他的主意,还真把冯云山给救了出来。

(洪秀全剧照)

随冯云山一同回来的,还有闻讯赶回来的洪秀全。当他得知杨秀清的神操作后,为大局着想,也只能顺水推舟,承认了杨秀清的“天父”之事。

冯云山虽然劳苦功高,但他由于只是“凡人”,所以他也只能把二把手的位子乖乖让给了杨秀清。

杨秀清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不光有领导能力,还能征善战,很有谋略,因此在随后的起义中,大放异彩。

反观洪秀全,则就黯然得多,毕竟他只是个数考不中的读书人嘛!

所以在天京建都后,洪秀全索性把军政大事都交给杨秀清来打理,而他则拥着众多王娘们,在后宫里过起了骄奢淫逸的生活来。

杨秀清总理国事后,还是非常敬业的。

他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要求朝廷上下都要谨守秩序,知人善用,赏罚有度。

由于他办事公正,很快便赢得了民心。

不过,时间一长,杨秀清就膨胀了。

当时,除了天王洪秀全和他之外,还有四大王,他们分别是南王冯云山、西王萧朝贵、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

其中冯云山和萧朝贵在起义的过程中就已经战死了,也就是除他和洪秀全之外,太平军中,权势最大的就是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

(韦昌辉剧照)

杨秀清颐指气使惯了,再加上他又屡次用“天父降临”的套路对付洪秀全。

洪秀全也不敢揭穿杨秀清的把戏,毕竟揭穿了他,自己的精神领袖也就玩完了。所以为了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他也只能任其欺负,忍气吞声。

既然天王老子都不怕,杨秀清还怕谁呢?

他见韦昌辉有功,便刻意羞辱打压他,先是夺了他的兵权,又在韦昌辉部下失职时,故意当众杖责他。后来,他的哥哥与自己的妻兄因争地起纠纷时,他故意令韦昌辉来处理此事。韦昌辉被逼无奈,只得将哥哥五马分尸,才没给他留下话柄。

杨秀清这种种行为,让韦昌辉恨得咬牙切齿,觉得他欺人太甚。

让韦昌辉更不爽的是,杨秀清只针对他,却对石达开非常客气,从来没有羞辱过石达开。

那么,杨秀清为何不针对石达开呢?

石达开这个人为人豁达,少年时做过贩牛卖鸡的营生,由于他为人诚信有义,四乡八邻的人都与他关系亲厚。这使得他很有群众基础,被冯云山作为重点吸纳对象,共图起义大业。

(石达开剧照)

石达开骁勇善战,在与清军作战中,数战数胜。

起初,石达开被留在天京辅佐杨秀清处理军政事务。但不久后,杨秀清为了削除韦昌辉的兵权,就把石达开调离天京,让他接替韦昌辉掌兵。

这之后,石达开便一直在外征战,镇守一方。因此,他和杨秀清一个主内,一个在外,根本没有机会发生正面冲突。

同时,石达开这个人军政严明、对百姓很仁爱。在镇守地方的时候,他为了能让百姓休养生息,数次减轻赋税。同时他又礼贤下士,知人善用,因此在民众中很受爱戴。甚至一些读书人听说了石达开的行为后,都一改往日对太平军的印象,积极支持太平军。

杨秀清是个聪明人,他绝不想因为羞辱石达开,引发众怒。再加上他认为石达开对他的地位并不会构成威胁,所以他对石达开的态度就温和得多。

不过,随着杨秀清的野心越来越大,最后竟以“天父”的身份逼迫洪秀全封他“万岁”,最终为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而杀他的人,正是那个平日对他畏惧不已的韦昌辉。

(参考史料:《太平天国史》《太平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