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哥跑遍全球讲英文脱口秀,登上世界最高喜剧殿堂

上海杨浦小哥Storm徐

在海外演了300场英文脱口秀

和黄西、黄阿丽等华裔笑星不同

Storm带去了土生土长的中国视角

告诉老外现在的中国年轻人什么样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单口喜剧演员才算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在假期前一个普通的周六夜晚,外滩君跟着一位单口喜剧演员跑了一晚上场子,深刻体会了该职业的工作量。

他的名字叫Storm徐,外号“杨浦一哥”,他和他创办的线下演出组织“喜剧联盒国”(没写错,是‘盒’),上海爱看单口演出的观众一定不会陌生。如果你还不知道他,可以点开下面的视频先开心一下。

Storm演出视频

单口喜剧(stand up comedy)在国内更多被称为脱口秀,由于网络综艺的影响,近年来脱口秀成为了国内年轻人中间流行的亚文化,看线下演出也变成了时髦的生活方式。

和我们熟悉的李诞、池子、卡姆这些脱口秀明星不同,Storm发挥英语优势,在国外已经做过了300多场英文单口演出。

华人表演脱口秀在国外并不新鲜,但相比吉米欧阳、黄阿丽这样的华裔演员,Storm却是少有的在中国土生土长,且完全以大陆人视角在海外表演的单口艺人。

而在全职成为单口喜剧演员之前,Storm曾是通用汽车的一名工程师,最后却辞去了旁人看似很有前途的工作,选择了喜剧舞台。

在刚结束的长假里,Storm更是登上了世界喜剧殿堂——“喜剧中心(Comedy Central)”,成为首位在喜剧中心录制英文专场的中国内地演员。

01

骑着小电驴跑场子

一晚三场演出排满

全职单口喜剧演员有多忙?在长假前的一个周六,外滩君跟着Storm跑了一晚上场子。从高大上的商场空间、老式小区的地下室,到地标性的脱口秀酒吧,在体会到艺人辛苦的同时,我也明显感受到这个国内刚起步的演出形式,已经成为年轻人热捧的生活方式之一。

今晚Storm的第一场演出在徐家汇某个商场里,国内脱口秀巨头笑果工厂在这里举办了一个规模盛大的“喜剧周末”活动。幕布隔起的演出场地外面,散布着各种周边产品展台和饮料奶茶摊位,笑果老板李诞穿着宽袍大袖,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眯着眼在各个展台巡视。

七点半开始的“硬汉专场”,Storm是开场演员,他接过主持人的话头讲了一个关于上海人排外话题的段子,场子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十分钟演出结束,他下台后简单和潜伏在幕侧黑暗中的李诞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赶往下一个场地。

两个场地之间相隔两公里,Storm的交通工具是一辆只剩一面反光镜的助动车,开下街沿的时候储物箱还被颠开了。

“这辆车其实只开了一年半,但是使用频率特别高。”Storm说,就像有些人在洗澡时特别有创作欲,他则是在骑助动车赶路的时候头脑会特别活跃,灵感迸发。

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当晚的第二个演出场地,位于永嘉路一处不起眼的地下室, Storm进门的时机刚刚好,几乎没有调整呼吸的时间,就轮到他上场了。

相比笑果的喜剧周末,这个地下场地显得特别字面意义上的underground,没有花哨的门牌和装饰,推门进去却别有洞天,一百多平米的场地座无虚席。而和笑果场地相同的是,观众都非常年轻,Storm每一个构思好的笑点都击中了他们,同样得到了不错的反馈。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约在当天最后一个场地见面,这里以前是上海单口喜剧的名场所Kungfu Komedy酒吧,今年早些时候改头换面成了山羊GOAT。当晚的演出是英语专场,台下中外观众目测各半,年龄范围也明显比前两场演出更广,中年白人老外举目皆是。

可能因为台下老外观众的情绪反馈更直接,也或许因为这是今晚最后一场演出收工在即,英语演出环境下的Storm显得更如鱼得水,临场几句中文和上海话更是戳台下观众笑点:“大家都听得懂中文的,还特地来英文专场,你们干嘛装呢?”

现场拼盘的其他老外演员,和Storm也都是老朋友了

问起现在手头积累了多少段子,Storm说:“中文4小时,英语3小时。”而能像他这样有能力做英语专场的国内职业单口演员的确是凤毛麟角,“黄西可能算吧,但和我还是不太一样。”

02

登台喜剧中心

“这是件争脸的事”

因为曾在澳洲留学,Storm具备了用英文完整表演单口喜剧的能力。相比国内其他脱口秀明星靠网综节目蹿红,Storm选择了另一条职业路径。2015年,他在上海做英文演出时受到了墨尔本组委会的关注,被邀请去澳大利亚参加了当年的墨尔本喜剧节。

自此之后,Storm开始了自己的海外演出生涯,从伦敦、底特律到东南亚多个城市,大大小小演出至今已有300多场。

而就在这个假期里,Storm迎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黄金机会——他受邀前往新加坡,录制了自己的第一个喜剧中心(Comedy Central)专场,他也成为了中国内地首位登上喜剧中心的英文单口喜剧艺人。

喜剧中心全名为美国喜剧中心频道,旗下节目包括耳熟能详的《南方公园》《每日秀》《科尔伯特报告》《黑人兄弟》等等,在世界喜剧界是绝对重量级的平台。

中国脱口秀的启蒙也很大程度来源于喜剧中心的节目,2011年开始经由谷大白话等民间网友、字幕组搬运,囧司徒(Jon Stewart)、扣扣熊(Stephen Colbert)等脱口秀主持人的节目在国内走红。随后国内网友开始看到凯文·哈特、拉塞尔·皮特斯、蓬松哥、比尔·伯尔等人的演出视频,单口喜剧的概念得以在国内普及。

扣扣熊和囧司徒

Storm这次录制的专场来自喜剧中心新推出的板块“年轻喜剧人(Young Rising Comedians)”,频道邀请了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中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年轻单口喜剧演员共同完成这一项目,其中还包括最近在单口喜剧界人气高涨的日本“樱花妹”Yumi Nagashima。

Yumi 和 Storm

“这次录制时间特别晚,那天从晚上10点开始录,轮到我已经凌晨2点了,所以可能看上去人会有点憔悴。”完成演出录制工作后,Storm在回国的路上说道。

这次录制的节目大约会在年底播出,对于喜剧中心在国内的影响力,Storm显得比较冷静,“可能也就圈内人会当回事吧,就像是有些电影导演在戛纳柏林获得提名,但在国内还是籍籍无名。”

Storm不否认自己有“出口转内销”的想法,在国外走红打响名号,回到国内人气再上涨;但同样重要的是,他把喜剧中心演出视作一个更重要的契机,可以让更多的外国观众看到自己,并获得更多在海外演出的机会。

Storm 在录制现场

他说自己的终极目标始终没变,“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能否生产更好的喜剧内容,这是和国家软实力息息相关的。世界是一个更大的舞台,我想让更多人知道,中国人也能用单口喜剧的方式,通过我们的智慧逗乐你们。我不想讲什么大道理,也代表不了中国喜剧人,但这真的是一件很争脸的事。”

03

辞去通用汽车工程师

全职做单口喜剧

在抵达新加坡后,Storm在朋友圈Po了一张和喜剧中心logo的合影,配文写着:Started from the bottom now we're here。这是说唱歌手Drake的一句经典歌词,意为“从底层开始,现在我终于到了这儿”。

Storm有个外号叫“杨浦一哥”,他曾自己拍过一个短片,记录了童年故乡——杨浦定海路街道中联村的旧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里是真正的“棚户区”。

Storm 回到杨浦中联村

问起家庭状况,Storm说小时候也并没有受过穷,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爸妈努力挣钱认真生活,后来成功把他送到澳大利亚留学。当时Storm学的是汽车工程,毕业后回到上海,他进了大公司通用汽车,成为了一名试车工程师。

同样也是在国外生活期间,Storm爱上了单口喜剧这门艺术,线上线下看了不少演出。2012年回国后,他便将单口作为兴趣爱好一同带了回来,并开始潜心自学研究,尝试登台演出。

单口喜剧界的一大优良传统就是几乎每个场地都会定期举办“开放麦”,让没有太多演出经验的非专业演员上台试演。“刚回国那会,上海的舞台机会没有那么多,但单口演员其实已经有很多了。”

Storm回忆说,那几年的上台机会是非常宝贵的,“到演出场地要坐两个小时车,到了还不一定上得了,每次四五十个人里挑十个人,两个礼拜都不一定能讲一次。”

这种边缘人的状态,Storm持续了整整两年,“就是靠慢慢积累,持续输出,比如我一开始只有1分钟好内容,慢慢变成5分钟10分钟20分钟,最后有了一个小时,观众也会越来越认可你。”

白天上班,晚上讲开放麦、写段子,最后Storm竟然选择辞掉了通用的工作,成为了全职单口喜剧演员。“白天的这份工作毕竟不是自己的动力所在,后来觉得没劲了,而且经常要出差,就辞职了。”

2014年,Storm创办了自己的喜剧厂牌“喜剧联盒国”专注于线下演出,虽然目前只是一个4个人的小工作室,但已经在上海打响了单口喜剧圈内的名气。“我们有观众群,也有演员资源。一个行业是否健康,最重要的是看其中小企业的生存状态。这两年国内线下演出氛围越来越好,这也要感谢网络脱口秀综艺。”

从喜剧中心录制回国后,Storm又回到了忙碌赶场的状态——10月4号回国当晚演了三场,5号开着一车演员自驾去杭州演了两场,6号紧接着回到上海再演两场。他在微博上用流行梗自嘲:“没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疲惫,忙碌,且充实。”

问及当初辞职创业时的愿景,和目前的现状有没有落差,Storm很坦然:“和当初的梦想比,总归是差了一些的。因为梦想就好比是房子的蓝图,实际造完后可能会没那么如愿,还要修修补补。”

“但是梦想就是这样,做梦就应该做得大一点。”

文 / 汪戈里

部分图片来自StormXu 微博@StormXu徐风暴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