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用留白,无画处皆成妙境,石涛绘《云山春晓》

石涛被称为清代以来300年间第一人,这样的评价仅次于开宗立派的宗师。石涛是个技法和理论相结合的画家,他在世的时候名气只局限于江南一带,甚至比不上八大山人。到了乾隆年间世人们开始通过他的绘画理论去研习他的作品,才开始有了效仿者。到了近现代,笔墨当随时代的观点成为主流创作观,让石涛的声望达到了巅峰。近现代的山水名家几乎都通过临仿石涛的作品进行学习。由于艺术家的推崇,会让一部分人误解石涛的作品都是超前的,其实他也会画一些“通俗”的画,拉近与欣赏者之间的距离。

石涛 云山春晓

《云山春晓》是石涛中期的作品,在这一时间段石涛始终在追求理想,他幻想通过绘画的才华受到帝王的赏识从而平步青云。为此他前后两次在江南接驾,奉献作品,最后也到了京城,只不过由于他前朝宗室子弟的身份注定会坐冷板凳。正是由于心中充满了憧憬,他在这一阶段画的作品比较注重装饰性美感,运笔也讲究节奏,山石的排布很像新安画派的写生风格,尤其是画中山势大多取自于黄山实景,看上去峰峦叠嶂,苍翠清润。

石涛 云山春晓 局部

画春景山水要明快洒脱,石涛在构图上兼容了边角构图与全景式构图,整幅作品看上去大开大合十分壮美。这样的构图模式成了近现代名家的最爱,灵秀与自在相结合,画出山的精神。《云山春晓》中疏密对比十分巧妙,山中云烟和溪流衔接在一起,从近景一直延伸到远景,冲淡了山石的险峻,为作品带来了浪漫主义气息。尤其是烟岚雾霭之中若隐若现透出山体,通过欣赏者的想象力仿佛置身于真山真水之中。

石涛 云山春晓 局部

传统山水的构图很像“盆景”,如何画出真实感是个难题,石涛没有特别强调他在写生创作,而是在作品中注入真情实感。画中主峰独立似乎在诉说他的志向,松林草庐透着闲散适性似乎在诉说他的情怀,石涛就是这样的矛盾,一方面他想要彰显个性抒发清高脱俗,另一方面他又舍不得放弃世俗繁华,这样的纠结一直持续到他50岁以后。每个阶段的人生态度不同,于是作品风格各异,《云山春晓》画的就是40岁的石涛,人生中充满希望与困惑,借用描绘春天的美景诉说他还有能力去再拼一次。

石涛 云山春晓 局部

石涛的山水画能够平衡技法与文人情趣,清雅的设色、披麻皴的山石、充满力量感的苔点,共同营造出磅礴的气势。迷离虚幻的烟云,构成无画处皆成妙境的美感。两种不同的味道让作品有了新意,暗合石涛“融古法为我法”的创作理念。

拓展阅读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大家共同的愿景,项圣谟绘《桃源图》

银烛秋光冷画屏,寂寞的宫廷女子,唐代佚名绘《宫乐图》

技法很强大,观点不可取,明代画家董其昌绘《赤日清凉图》

文徵明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诗文书画四绝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