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 麻烦大了

Docker 是容器技术的典范,但其近况似乎不佳。

在早前泄露的一份备忘录中,Docker CEO 罗博·比尔登(Rob Bearden)赞扬了公司的员工,但话术却非常地耐人寻味:

尽管“不确定性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尽管过去几周我们缺乏明确性,但(员工)仍坚持不懈”。

缺乏明确性意指何物?接近该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很简单,就是缺乏资金。

实际上,比尔登表示:

“我们一直在与投资者接触,以获得更多融资,继续执行我们的战略。我想分享一下我们的最新进展。我们目前正在与两家投资者进行积极的谈判,并正在敲定最终条款。我们将在未来几周内为您提供更完整的更新。”

截至目前,Docker 已经融资超过 2.729 亿美元,但该公司尚未实现盈利。ME Cloud Ventures、Benchmark、Coatue Management、高盛 (Goldman Sachs) 和 Greylock Partners 参与了其 E 轮融资。投资者们肯定不会高兴,因为在近 6 年的时间里,Docker 仍未接近 IPO。

前 CEO 史蒂夫·辛格 (Steve Singh) 曾在 2019 年 5 月承诺,到本财年末,Docker 的现金流将为正,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否则,Docker 将不需要寻求额外的资金。

Docker 一度曾是家飞黄腾达的商业软件公司,在容器领域更是大展拳脚,2015 年 D 轮融资后估值达到 10 亿美元。然而眼下它却是步履蹒跚,甚至有消息传出该公司将被收购,发生了什么?

致命隐患:缺乏商业模式

Docker 的核心问题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也成为了该公司的阿喀琉斯之踵:缺乏可行的商业模式。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 Docker 希望利用其利润中心 Docker Swarm 来做容器编排。但随着 Kubernetes 的横空出世,事情就这样结束了。Kubernetes 已经成为容器编排的最佳选择,给其他容器留下的空间很少。事实上,Docker 自己也采用了 Kubernetes。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Docker 的首席产品官斯科特·约翰斯顿(Scott Johnston)说:

“Docker 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添加开发人员服务、CI/CD 服务、内容管理服务和安全服务,不管是我们的 Kubernetes 集群还是其他人的。”

这听起来不错,但既然其他人也都加入了 Kubernetes 的行列,很难看出 Docker 能提供哪些其他人不能提供的东西。

根据某研究机构的调查预测:

“应用容器市场将在未来五年内爆炸式增长。年收入预计将增长 4 倍,从 2016 年的 7.49 亿美元增长到 2021 年的 34 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CAGR)达 35%。”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必须是一家提供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的公司。谷歌、微软、AWS,几乎所有大型公有云企业都在试图分一杯羹,Red Hat/CoreOS、Canonical 和 Mirantis 等公司,也为私有云提供了易于使用的容器方法。

至于 Docker,的确提供了一个非常受社区欢迎的开源容器版本,但这却不是商业模式。更悲剧的是,Docker 自身在开源界的口碑还不怎么好,没有多少朋友。

Kubernetes,乱拳打死老师傅

在 Docker 还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商业模式时,包括 Docker Swarm 在内的一众容器编排程序已经被 Kubernetes 的兴起而终结。Kubernetes 已经赢得了容器编排战,越来越多的提供商在拥抱 Kubernetes,前文也曾提到,包括 Docker 自己也拥抱了 Kubernetes。

在今天,Kubernetes 已经主导了云业务流程。你会发现几年前的 Superstar Docker,已经让位给了前途无量的 Kubernetes。

跟 Docker 在开源界没有什么朋友不同,Kubernetes 早早地就与这个世界上唯一一家年盈利超 10 亿美元的开源技术公司—— RedHat ,达成了盟友关系。早在 2014 年,RedHat 就与 Kubernetes 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宣布全面投入 Kubernetes。在当时的一份官宣中, RedHat 以非常自信的姿态表达了对容器的“颠覆性”创新的认可,并大胆预言 Kubernetes 会在 2015 年后取得应用编排与管理领域的统治地位。

当时业界对这个论断大多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但今天回过头来再看,预言已经成为事实。

Rancher 的创始人梁胜博士有过一句评论,非常在理:

时至今日,在容器技术领域依然有许多创新,只不过这些创新大多发生在 Kubernetes 以及 CNCF 生态系统中了。

Docker,敢问路在何方?

2018 年 3 月,Docker 创始人宣布离职的时候,业界对于 Docker 的前景可谓哀声一片。业界对于创始团队核心人物的出走似乎总是抱着一种悲观态度,此前 Apache 基金会创始人、主席与执行副总裁离职之时,也曾让人对于 Apache 基金会乃至开源事业的未来产生悲观展望。

但实际上,离职的这位 Docker 创始人已经有一年时间不参与具体事务,对公司业务层面的影响很小。而其离职前的那一系列决策,更多也是战略转型之时的一种赌博罢了。赢了,固然好,输了也不过是失去了 Docker Swarm 等几个具体项目。公司的战略转型最终还是在磕磕绊绊中完成了。

Docker 公司最擅长的一点是,搞好与开发者的关系。在开源软件领域,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是云计算尤其是公有云提供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相似的例子不妨看看 MongoDB ,后者几年前业已上市,去年收入超过 2.6 亿美元,市值破 50 亿 美元。

四年前,Docker 获得了 9500 万美元的 D 轮融资,彼时估值超过 13 亿美元。当时的 Docker 不无自豪地表示:B 轮融资时拿到的钱还没花完。而现在,Docker 正在竭力寻找新的资金来源。

这个时候,Kubernetes 已经脱颖而出,Docker 带着 500 名员工(LinkedIn 数据),找寻着未来的方向。

参考链接

《Docker vs Kubernetes,容器生态圈现状如何?》

https://www.infoq.cn/article/J7mIyLAUvPWYkoLyC8vF

《解读 2017 之容器篇:后 Kubernetes 时代》

https://www.infoq.cn/article/2017-container-Kubernetes

作者介绍

点个在看少个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