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穿不用挠头,还有小酒润喉,太阳每天升起,发个啥子闲愁

大曾 ,曾初良,也乐斋主,湖南湘乡人,六十年代人。喜作文人画,常题打油诗,不求功与名,但得趣与乐。

大曾的画,寥寥几笔,把传统笔墨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在了一起。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读来令人称快!

现在一起来看看大曾《胡言乱语侃人生》的系列作品吧。

人到中年万事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吃穿不用挠头,还有小酒润喉。

太阳每天升起,发个啥子闲愁。

童心是个宝,有它人不老。

天真快乐多,情趣烦恼少。

依着葫芦画个瓢,无人欣赏自己瞧。

成功与否不重要,快乐才是第一条。

少年情怀总是诗,多少浪漫无人知。

待到如今心已老,不问其他只问吃。

屋檐不高常碰头,蜗居虽小自家楼。

平凡日子开心过,既无房贷也无愁。

解开衣服脱下袍,自己身体自己挠。

他人岂知痛痒处,爽与不爽差分毫。

偶尔笑笑人家,也被人家笑笑。

人生不过如此,何必斤斤计较。

老夫聊发少年狂,偶尔也进练歌房。

几首老歌轮翻唱,回回都有浪打浪。

老婆当家几十年,我只鼓掌不发言。

她问苦瓜怎么样,我说味道特别甜。

如今五行总缺土,自知命中常差钱。

正好生活平淡过,坚持少放油与盐。

老来无事享清闲,不求功名不问钱。

邀得小鸟作伴唱,曲终日落正堪眠。

处世之道本无奇,多交朋友少树敌。

开心切忌小心眼,待人还须大肚皮。

人到中年万事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进退得失全看透,名利当作粪土丢。

想找老虎借个胆,对着老婆大声喊。

可惜多年没借着,还是照样跪搓板。

有个酒鬼叫老胡,喝酒经常犯糊涂。

昨夜醉酒踉跄归,一行老树来相扶。

岁月不曾把谁饶,老来多送一秃瓢。

当年人前常扮酷,如今镜里莫细瞧。

男儿快意事两桩,仗剑执笔走四方。

削平世间不平事,写出天下好文章。

昨天醉酒夜半归,到家不敢把门推。

屋前静坐等天亮,好汉不吃眼前亏。

老来也爱扮个酷,但是还得要适度。

迷倒隔壁二大妈,小心老婆又吃醋。

竹篱茅舍居深山,一壶老酒喝三餐。

偶闻某某升官去,哈哈一笑何相干。

几个酒鬼来相会,不求同生求同醉。

喝到兴尽夜半后,各抱酒瓶倒地睡。

生命到头终作古,繁华归尘身归土。

多少追名逐利客,一世经营又何苦。

有钱岂能任性,无钱不必认命。

宠辱两字皆忘,人生自达化境。

内容源自中国书法家论坛,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