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射杀李广儿子,为何汉武帝不处罚他,还有意帮他遮掩

公元前118年,位于淳化县的甘泉宫狩猎苑里,一场浩大而热闹的皇家狩猎活动正在进行。汉武帝刘彻那天的心情特别好,经过自己近30年的励精图治,大汉国运昌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

最让刘彻高兴地是,在前一年,他的大汉虎狼之师在大将军卫青的带领下,将危害边境多年的匈奴人打得抱头鼠窜,赶入了漠北的不毛之地,彻底解决了这个让他耿耿于怀的巨患。至此“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

那天,为了犒赏勇猛抗击匈奴的功臣,他特地带上了李广的小儿子关内侯李敢,和骠骑将军霍去病,一同参与狩猎。

刘彻正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围猎之中,对身边将要发生的其它事情充耳不闻。但霍去病却似乎心事重重。转眼间,狩猎时间已过去大半,他的马头上却空空如也,毫无收获。

刹那间,霍去病张弓搭箭,用尽全身力气嗖地射出一箭,他终于出手了。

但他的离弦之箭,却没有射向猎物,而是直奔李敢而去。当李敢觉察到危险来临时,为时已晚,他被霍去病的精准箭法一箭穿胸,一代名将轰然倒下。

(霍去病剧照)

那么,霍去病为何敢当着刘彻之面,当众射杀李广之子呢?

这还得从李广说起。

“飞将军”李广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他从一个近卫侍从起家,常年战斗在抗击匈奴前线,勇猛兼备,治军有方。一生和匈奴鏖战数十场,鲜有败绩。“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就是对他的最高赞誉。李广就是匈奴人心中的噩梦,是匈奴眼中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山。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决定再次给予匈奴痛击,发动了漠北之战。他派出卫青、霍去病率10万汉军,分两路远征匈奴本部。年逾花甲的李广闻讯后,数次主动要求参战,均被卫青拒绝。在李广的苦苦请求下,卫青终于答应他出任先锋。

大军进入匈奴境内后,卫青从俘虏的口中得知了匈奴王庭所在地,便决定自带精兵,直捣匈奴老巢。命令李广率部从东路出击,牵制匈奴其余兵力,掩护汉军主力部队。

但李广并不赞成卫青的部署,他不想让建功立业的机会从眼前消失。“广自结发以来与匈奴战,今乃一得当单于,愿居前,先死单于”,他向卫青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卫青身为汉军统帅,怎会甘心大功旁落,于是断然拒绝了李广的要求。

无奈的李广只好遵命从东路出发。但东路不但路途遥远,且水草匮乏,不宜大部队行进。李广在陌生环境中艰难跋涉数天后,将士们迷了路,在茫茫戈壁中瞎转悠,耽误了与卫青会师的约期。

这边的卫青长驱直入,和匈奴单于激战数番,打得他丢盔弃甲,将他追至颜山,还放火烧了信城,但也没能达到俘虏单于的目的。

(李广剧照)

卫青班师回转,在漠南与李广会合。卫青当面责问李广没能如期会师的原因,耿直的李广默不作答,转身离去。

回到大本营后,卫青派人给李广送来了酒肉等食物,并以要上报战况给汉武帝为由,再次让李广手下前往幕府听候质询,并暗示李广将过错推到部下身上。

但一向礼贤士兵的李广拒绝了卫青的“好意”,愤然说道:“诸校尉无罪!乃是我自失道路,我自己去将军幕府说去!”于是准备亲自前往卫青处说明情况。

此时天色已晚,李广在营中巡视一遭后,快步回到军帐中,看到追随自己多年的部下军官,悲愤之情溢于言表,“广自结发以来与匈奴七十余战,这次有幸随大将军与匈奴单于交战,却被大将军派到东路,致使大军迷路,岂不是天意!广今年过六十,岂能再受刀笔吏之辱!”说完这段话后,李广拔剑自刎。

李广死后,“天下知与不知,老壮皆为垂泣”。

他唯一在世的儿子李敢,此时正在霍去病的军中,听到父亲自杀的消息后,认为父亲的死和卫青的逼迫有关,于是找到了卫青理论,并打伤了卫青。

(卫青剧照)

卫青本来对李广的死心存愧疚,而且被李敢打伤,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于是,卫青将此事悄悄地隐瞒了下来。

不过,这件事还是被霍去病知道了,于是在一年之后,发生了前文所述的,霍去病借着狩猎之机,怒杀李敢的事。

霍去病胆敢当着汉武帝的面射杀他的心腹爱将,后果可想而知。但让人疑惑不解的是,汉武帝却对随从人等说:“中郎将李敢,扈从寡人射猎,被惊鹿抵触而死。着厚葬李敢,厚恤家人。苑中内情,不得外传。违者斩。”

也就是说,霍去病射杀李敢后,没受到一丁点儿惩罚,被汉武帝轻描淡写的一句“被惊鹿抵触而死”就化险为夷了。

汉武帝为什么要这样做?很明显,他对霍去病太喜爱了,有意包庇他。

但一年后,年仅24岁的霍去病就去世了,关于他的死因,史书中说是病死的。但民间流传较广的说法有病死、在匈奴染上瘟疫等,不知道他的死和射杀李敢有无关系。

(参考资料:《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