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彧凡:时间和空间始终是我创作的重点

展览现场

作为一个时间与空间的混合概念,“旅程”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独立的位置。旅程代表着一种开始,一段距离,或是从此地到他处的游离。

而对于艺术家陈彧凡来说,旅程更多带有一种空间属性,陈彧凡从福建莆田,去往福州求学,后又搬往杭州,上海生活工作。在迁徙的旅程中,每个空间既是一个地理概念,又饱含这个城市的过往历史、现实结构,以及独有的文化诉求和时空观。这种经历成为他创作的源泉。

展览现场

“时间和空间始终是我创作的重点!” 陈彧凡讲到。

在空白的画布上,颜色反复的覆盖,日积月累,形成画面中强烈的物质感,当然时间也在作品中累积,成为可视的物;一块石头与弯曲的灯管,成堆的树枝和一张孤立的绘画,它们彼此连接,混为一体。然而,这些不同来源,不同属性的物体,却在相同的空间中,形成一种奇妙的关系。

展览现场

2019年10月3日,陈彧凡与圆大西双个展“叠加的旅程”在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开幕,在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陈彧凡的经典作品以及最新创作的装置作品,比如《态度》、《边界》、《浮木》、《化一》、《箴言》、《衍生物》等兼具平面及立体的作品,还有《3998》、《5390》、《爱的礼物》、《社会盆景》等占领空间的装置作品。

关于创作,陈彧凡表示是生活的一部分,其早期的创作更偏向抽象的表达方式,带有焦虑、无奈,甚至是更早期的冷暴力。不同的情绪,施加在画面上有着细微的差别,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变,自己的心态、情绪也产生变化,一些更有秩序感的作品也随之产生。

展览现场

而“不确切的风景”系列是通过自由落体的方式把颜料往下滴,也是时间和空间的累积,不同的是,在这系列作品中,颜料由于外部环境的原因会偏离轨道,是一种更加偶然的存在,但艺术季会在后期对其进行修正,达到其想要的效果, 探讨一种必然性和偶然性。

《衍生物》系列的创作,是过去物体的“物的衍生物”,是平面的作品如何形成二维的空间出来,不管怎样已经走到了一个尽头了。现在陈彧凡直接改变了观看它的方式,通过物体整个的扭曲状态,产生一种物的改变的过程,这个物体介于架上和装置之间。

“我是把它当成一个物体来看待,而不是纯粹的一张画的概念。”陈彧凡讲到。

平面绘画与装置作品的创作,陈彧凡是同时进行的,所以他会将绘画的思维会带入装置中,而同时装置的思维也会带入平面中,思维不停的交叉和切换的过程,形成一种立体的创作方式。也正是因为这种方式,陈彧凡会更在意作品和空间之间的关系。

展览现场

比如此次展览的作品《3998》、《5390》,数字5390是场馆两根柱子之间的距离,3998是美术馆从地面到天板横梁的距离。对于陈彧凡来说,美术馆的这些数据都是具体的衡定的,所以这个物理空间尺度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但我们似乎都在努力改变自己的"精神空间"。

而关于展览,陈彧凡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只有观看之后,或许才会有更多的感触吧。

雅昌艺术网对话陈彧凡

雅昌艺术网:此次展览的主题为“叠加的旅程”,对于这一主题您是如何看待的?

陈彧凡:我的理解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和大西兄生的艺术之旅,另外一层意思是"时间"和"空间"始终是我创作的重点!

2011,化一,纸本综合技法+太湖石,260x165cm

雅昌艺术网:策展人讲“旅程”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独立的位置,您从福建莆田,去往福州求学,后又搬往杭州,上海生活工作,这段旅程您是如何定义的?

陈彧凡:这段"迁移"旅程决定了我的创作和思考的大致方向。

雅昌艺术网:其中最让您难忘或者刻骨铭心的是什么?

《化一》系列之五 135x275cm 纸上综合技法 2007

《态度》430X300cm,2016,布面丙烯综合技法+原木+工业霓虹燈

陈彧凡:原来的难忘或纠结现在回过头来看都不是事,是创作"养份"累积的必要过程!

雅昌艺术网:策展人强调这种迁徙中的“空间”变化,您是如何看待的?物理空间的变化对您的创作有着怎样的影响?

陈彧凡:这种"空间"不仅仅是物理上的,更多是心里上的"空间"迁徙。

《衍生物》180X178cm,2018,布面丙烯+原木综合技法

《箴言》exhortation , 2018, 135x220cm,纸上综合技法

雅昌艺术网:其实,观看您的作品,也是一个从平面走向空间的过程,展览中呈现的您之前的作品,比如《态度》、《边界》、《浮木》、《化一》、《箴言》、《衍生物》等,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一条从平面到空间的转变路径,从您的创作脉络上来讲是否存在这样一条路径?

陈彧凡:你可以这么觧读。平面和空间作品始终是交叉进行创作的。所以从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就象一个"进化"过程。

《3998》尺寸可变,2019原木+不锈钢综合技法

《5390》尺寸可变,2019,原木+不锈钢综合技法

雅昌艺术网:当然还有纯粹的空间装置作品,比如此次展览展出的《3998》、《5390》、《爱的礼物》、《社会盆景》等作品,您对于“空间”是如何看待的?展览中,最新的作品《3998》、《5390》非常有意思,首先是他们的名字,纯数字,这有什么意义?之前的作品《1、2、1、1、3......》也是用数字作为作品名。

陈彧凡:5390是场馆两根柱子之间的距离,3998是美术馆从地面到天板横梁的距离。美术馆的这些数据都是具体的衡定的,所以这个物理空间尺度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但我们似乎都在努力改变自己的"精神空间"。

《社会盆景》地面部分,200X200X100cm,2017至2019,悬挂部分尺寸可变,原木+工业霓虹燈+石头+生铁综合技法

雅昌艺术网:《爱的礼物》这件作品也很有意思,名字与“爱”和“礼物”有关,但作品的形式却很有攻击性,您有意强调这种反差吗?还有《社会盆景》,在木头与霓虹灯组成的景观上面,悬挂了一颗石头,也是有种危险和被伤害的感觉在里面。

陈彧凡:虚情假义,貌似神离。爱的礼物,既象荆冠,又象桂冠,质是可供把玩的优质木材,形似锐不可触的尖利针刺,瑰丽而惊怖,借以隐喻一切美好与沉痛相纠结的事物,如男女之爱,教养与规训,信仰与迷狂,自由与妄为!

《爱的礼物》直径300㎝,2019,原木+不锈钢综合技法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在您的最新作品中,会有这样的元素,爱与伤害并并存?像作品《3998》,有种“羊肉串”的感觉,被挤压、穿刺,而作品《5390》虽然是直的,但在空间中,有种禁止通行的感觉,想要从它前面通过,就必须绕行,所以此次展出的2019年新作品整体上给人的感觉都是挺不“友好”的。

陈彧凡:我自己觉得还是挺友好的,虽然设想有"毛边"但还是温暖的。

《边界》200X316cm,2017,布面丙烯综合技法+铁板+工业霓虹燈+工业铁丝网

《浮木》,2016,灯箱装置180X120㎝,地毯180X180cm,综合材料

雅昌艺术网:材料运用的丰富性也是您创作的一个特色,木头、不锈钢、霓虹灯、石头、地毯等等,对于材料您是如何理解的?又是如何选择的?

陈彧凡:材料是思考的附属物,当你有表达的欲望时,才会考虑到材料的属性。

雅昌艺术网:反观整场展览,您最想诉说或者传达给观众的信息是什么?

陈彧凡:我没有太多的预设,我只是提供一种思路,不做结果的预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