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这条最短的大街,坐拥历史、艺术和人文三座“地标”

北京城里不止有“海”,还有“沙滩”。

此“沙滩”并非真正的“沙滩”,而是西邻故宫、景山,东接隆福寺广场的一条街。

相传,这条街的南侧原来是御河,御河长年冲积形成了一片地势低洼的砂石地面,由此而得名。

五四大街 北晚新视觉图

如今这地界儿叫“五四大街”,长短约一公里,几乎是北京城最短的大街。

大街虽短,却是北京文化和艺术气息最浓郁的地方,囊括了历史、艺术和人文的三座地标。

老北大红楼

相比西边儿的故宫、景山,东边儿的王府井、隆福寺商业街,夹在中间的“五四大街”,在北京看起来平淡无奇。

而在百年前,这里可是中国思想最前沿、最先锋的地方。

五四大街,顾名思义,与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无关系。

北大红楼 北晚新视觉图

这条街的29号,有一幢坐北朝南、带着民国特色的四层红色小楼叫“北大红楼”,北京人也管它叫“沙滩红楼”。

说起北京大学,无人不知它在中国的重要地位,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它可不止未名湖畔一个校舍。

当年,光绪皇帝在维新派推动下,接受康有为、梁启超的变法主张,实行新政,开办京师大学堂,校址就在原和嘉公主府第。

京师大学堂旧址 张小英/摄

1912年,北京临时政府改京师大学堂为北京大学,设一院、二院和三院,校舍也在不断扩大。

但四年后,原属京师大学堂的分科大学,由于被军队占用而无法收回。

校舍不够用怎么办?

时任校长兼工学院院长的胡仁源和预科学长徐崇钦向比利时仪品公司贷款二十万大洋。

胡仁源亲自设计,动工建造了具有西洋近代古典风格的教学楼。这座楼由于通体用红砖砌筑,因而得名红楼。

北大红楼 北晚新视觉图

“北大红楼”是1918年至1952年期间,北京大学的主要校舍所在地之一。

在这里,有过太多文化界名人进进出出,是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心中的精神圣殿。

李大钊、鲁迅、胡适、钱玄同、沈尹默、刘半农……一连串在中国近代举足轻重的人物,都曾在这里留下身影。

新文化运动纪念馆 北晚新视觉图

当时的进步刊物《新青年》、《新潮》、《国民》等,也是从红楼的印刷厂输送到全国各地的。

岁月流逝,门巷依旧。如今这里被辟为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保留着老北大的辉煌往昔,与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变迁。

中国美术馆

走出红楼,往东走一截儿便是北京的另一个文化地标——中国美术馆。

和其他画廊、艺术中心不同的是,中国美术馆的建筑本身就颇有意味。

中国美术馆 北晚新视觉图

它仿古阁楼式的现代建筑,黄色琉璃瓦大屋顶,四周有廊榭围绕,本身就是一件亦古亦今、中西合璧的艺术品。

始建于1958年,1962年竣工的美术馆,由建筑大师戴念慈先生主持设计,并由毛主席题写“中国美术馆”。

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十大建筑之一,也是国内最大的美术馆。

中国美术馆里宝贝很多,它收藏了各类美术作品10万多件,以建国前后时期的作品为主,兼有明末、清代、民国初期艺术家的杰作。

北京人看澳门摄影展 1995年北京日报 张风/摄

每年,中国美术馆都会有几个大型展览,还不定期举办各种小型的个人展览。

对于热爱美术艺术的人来说,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大厅里徜徉,无疑是最好的精神漫步。

三联韬奋书店

一座城市,因为有了美术馆,让热爱艺术的人有了精神归宿;而城市里的书店,则让爱书之人也有了心灵依靠。

美术馆东侧的三联韬奋书店,对于很多读书人来说,是一座静谧的“精神家园”。

三联韬奋书店 北晚新视觉图

它的前身,是1932年邹韬奋先生在上海创办的生活书店,后来它与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在香港合并成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96年,北京的三联韬奋书店在美术馆东街开业,按年月来算也是老字号了。

20多年时间里,它于北京的意义,不仅是一家以人文社科为主的综合书店,更是城市重要的文化、艺术交流空间。

季羡林、费孝通、杨振宁、吴祖光、新凤霞、张允和、黄永玉、王世襄……数不清的文化名人,和三联韬奋书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坐在台阶上看书的人 北晚新视觉图

新书首发式、展览、签名售书、学术讨论会、音乐茶座、讲座沙龙等文化活动,也让北京的读者对这里念念不忘。

不论是白天或是夜晚,走进书店,总有人流连于书架之间,楼梯台阶的两边坐满了静静读书的人。

如今,24小时不打烊的三联韬奋书店,成为点亮北京城的不眠灯火,在喧闹的街市中坚守宁静。

夜灯下的读书人 北晚新视觉图

短短的五四大街,却坐拥北京城历史、艺术和人文的几座地标。

偷得浮生半日闲,不妨来这里走一走,追寻北京城耐人寻味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