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乐、宣萱18年后再合作!世纪CP本周复合

劳模古天乐。

对,又是他。

Sir掐指一算,这是他今年第六次出现在大银幕上了。

但,这又是18年来的第一次。

为什么?

看这——

古萱合体。

距离两人上一次合作的《寻秦记》,已经18年了。

冲着这对Sir曾经追过的世纪CP。

必须先来提前探一探——

《犯罪现场》

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糖,让人惦记18年?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93年,古天乐被TVB看上,去训练班做旁听生。

TVB训练班“从龙套做起”的铁律,在他身上,不复存在。

一出道,就是你眼睛挪不开的绝对C位。

计时开始:你在这张图上停顿了多久?

荧屏搭档从袁洁莹、蔡少芬到李若彤、杨恭如,随便拎出来,俱是当时香港最红的小花。

可宣萱还要更特别些。

如果Sir没算错,在《神雕侠侣》大火前,古天乐只演过三部配角戏。

其中两部里,都与宣萱有合作。

《餐餐有宋家》里演表兄妹,《阿Sir早晨》里演朋友。

可以说,宣萱是亲眼见证白古到黑古的“第一人”。

99年,两人在《宠物情缘》中演一对欢喜冤家,古萱CP正式诞生。

据说呼声太高,导致编剧直接改剧本,把他们从BE成全为了HE。

不夸张?

当年有这么一则故事:

俩人前后脚到海外演出,古天乐比宣萱早到达,于是海关人员在宣萱过关时对她说:你先生早一天已经抵达了。

宣萱很惊讶:我先生?

海关人员:对啊,古天乐嘛。

两人共合作了8次,其中《刑侦4》和《寻秦记》更是将古仔两次推上视帝宝座,《刑侦4》也曾让宣萱摘得视后桂冠。

彼此扶持,互相成就。

CP的至高境界,不过如此。

可怎么CP粉还是意难平?

因为,古萱少有HE,不是演竞争对手,就是演苦命鸳鸯,或演成不了眷属的有情人。

其中,要数1999年的《刑侦4》最虐。

古天乐饰演的徐飞,出于责任,无法和最爱的女人俏君在一起。

这场医院分手戏,素来有“世纪大刀”之称,是很多人“童年阴影”般的存在。

甚至在“TVB令人心碎的情侣分手场面”排行榜,常年榜上有名。

这一幕播出过,多少人当年给编剧寄刀片。

《刑侦4》用前面几十集告诉观众,徐飞俏君二人有多合衬,最后却以迫不得已的分手告终。

相爱,却不能爱。

宣萱直言这场分手戏,还没拍她就开始哭,当时几乎无法从戏中抽离。

而到了2001年的《寻秦记》,两人最后终于在一起了。

可看过剧的观众就明白,项少龙对乌廷芳更多的是愧疚,是因对方的改变而起的感动。

让他选择留在古代的那个人是白月光琴清,却不是她乌廷芳。

和今天互借热度的表面CP不同。

古萱的甜在于。

戏里虐你千百遍,但戏外绝没让你失望过。

多年间,古仔一直以大佬之姿对宣萱回护有加,宣萱车子坏了,他去修,在海外演出时,宣萱身体不适入院,他也赶去照料。

看《寻秦记》幕后花絮,当年宣萱忘词NG,古仔是这样化解尴尬的。

猜不到吧。

宣萱曾这样说起古仔的酷:

当你和他不熟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他很酷,但当你和他一熟就出事了,他会和你玩得很疯。

面对媒体接受采访时,古仔夸宣萱漂亮,她下意识作势打过去。

往往是这类小细节,最能看出熟稔亲密度。

这也是为什么,两人虽没拍拖,可大家却一直认为他们锁了的原因。

然而《寻秦记》以后,两人再无作品上的交集,也令人意难平。

直到去年。

终于让粉丝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希望他们有事!

信号太明显。

宣萱签约天下一,成为古仔公司旗下艺人。

电影版《寻秦记》进入筹备,新片《犯罪现场》开机,都是两人共同主演。

一起出席活动,接受采访,画风这样:

打住!

先收起你们得意的笑容。

嗑CP一时爽,最终还是要电影说了算——

简单说,《犯罪现场》是两线交织。

一线走犯罪。

古天乐饰演的劫匪汪新元一行人抢劫了珠宝店,一个月后,同伙弟兄伏尸屋内。

汪新元嫌疑最大,被怀疑杀人灭口后,一人卷走了所有赃物。

而现场留下唯一的证人,是鹦鹉……

另一线走感情。

宣萱饰演的JOY是一个半盲的收租女,直爽善良,常年关照年迈的租客们,向来无事。

直到汪新元入住。

作为在逃嫌犯,他行踪神秘,非常忌惮外人的接近,对房东JOY也高度警惕。

JOY虽然视力有问题,但她更灵敏地感觉到了这个人异常的气场。

平日里一茶一饭,都成了两人微妙的试探。

但两人间又总不经意流露出一种信赖、维护。

一个,你不说,我就不问;

另一个,为你好,我绝对不说。

-我有事要出去

-早点回

这个租来的“家”,好像真的有了家的感觉。

皆因为和JOY的心照不宣。

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混乱,家总在那里,她总在那里。

然而。

他们的交集,注定不可能一直岁月静好下去。

预告片中闪过的一幕。

显示汪新元从后方对JOY突然袭击……

老实说,这早就不是古天乐第一次演亡命之徒了。

但这次他的处境更微妙。

于白道。

他是头号通缉犯,抢劫金店,身负人命大案。

于黑道。

为了吃独食,竟然将兄弟一锅端,他在业内名声扫地。

更狠的是。

真凶还潜伏在暗处,准备杀人灭口,让他彻底背上所有罪名……

身后有万丈悬崖。

退任何一步,都是粉身碎骨。

而这个亡命之徒想要的,也从发一笔横财,变成了——

把事情解决

睡个好觉

一种近乎奢求的简单。

《犯罪现场》吸引他的,正是角色的这种忽明忽暗。

古天乐:我蛮喜欢导演在戏中对善、恶的设定,没有一条清晰的界线,好人会做坏事;但坏人也有善良的一面。

比如匪徒也可以有兄弟情义。

找到以前的兄弟打探消息,可看到他的老婆怀孕了,汪新元转身就走,生怕给他惹上新麻烦。

-你就要做爸爸了

-什么都别管了

这也是港片历来的气质。

不喜从正面着力,而擅长在“恶人”身上做戏。

《犯罪现场》同样是以一种反面、边缘的视角切入——

一个被逼入死角的嫌犯,情绪紧绷、杯弓蛇影。

古天乐如何表现?

就说一个镜头。

被列为头号嫌犯后,他第一次与警员街头偶遇,面对显而易见的怀疑,他不回避,选择直视。

只一个眼神,就让你读出困兽的戾气、创痛、挣扎。

他被危险逼视,也回危险以逼视。

恶,是港片例菜。

如今,这种特质最完整地保留在了古天乐身上。

古天乐演绎生涯的第一尊金像影帝,也正是凭借《杀破狼·贪狼》中最凶残的一次表演捧回。

勤勉、长青、观众缘日益稳固。

纵观今天演艺圈,古仔几乎是独一份。

近几年每年保证5-7部院线片,今年目前由他主演的5部电影,Sir粗略算了一下票房,已是超过30亿。

实在是闷声称王的典范。

号称全年只休息1~2天的古劳模,最近被问到是不是依然这么拼,他回答说现在好一点了:

多休个一、两天吧,都是尽力在工作之余陪伴父母。

颜王,劳模,俱是贴在他身上的金字招牌。

但霸屏是他的初衷吗?

就拿最新的这部《犯罪现场》来说。

虽然作为绝对的人气担当,但古天乐也在尽量把关注点分配到更多人身上。

无论是古萱感情线,还是古天乐和张继聪的警匪互动——

由于汪新元的嫌犯身份,真相不是他亲自说破的,而是在他的引导下,警察顺藤摸瓜,侦破案件。

为什么?

因为港片的精彩,从来不是一枝独秀。

双雄对决的借力打力也好,甘草熟脸们的群策群力也好。

港片风味,总是在相互成就中散发出来的。

古天乐当然懂。

无论谁说到古仔,总是三句不离他的讲义气。

刘德华赞他“不仅对新人照顾,对长辈也很尊重”。

渣渣辉称他是那种“大好友”。

那么多圈内人赞他讲义气,绝非没来由。

可古仔到底是怎么成了香港电影圈情义的代表?

说实话,曾经Sir怀疑过,“讲义气”是他立下的某种人设。

立人设,讲究的是为人所知,被人看到。

他呢,只做不说。

拍《杀破狼·贪狼》找了雪儿,前不久找了李若彤,现在干脆签下宣萱。

在一向推陈出新的演艺圈,他用行动支持旧友。

他知恩。

早年做配的古仔,曾被张国荣看好,称他是“刘德华和郭富城的混合”,这对当时纯新人的他来说,是天大的褒奖,也引得媒体对他关注报道。

他成名后,很少唱歌, 每次需要开唱时,唱最多的,便是哥哥的歌。

被提携的情分,始终不忘。

他念旧。

他身上,总透出几分香港街头的气息。

源自他是实打实由低做起的人。

当过保安,做过搬运工,侍应生,在鞋店卖过货,还在超市搬过米。

当年,他被曝出蹲过苦窑,TVB没放弃他。日后他出走TVB,再被问到老东家,他从不曾抱怨。

古天乐:我很喜欢拍电视剧,人人都说TVB是个大家庭,我绝对赞成,我受它恩惠甚多,所以我喜欢电视台比拍电影更多。有玩有笑,好温馨。

上:当年的TVB“新五虎”(古天乐、古巨基 、刘恺威 、吴家乐 、何远恒);下:18年,“新五虎”罕见合体

作为香港演艺人协会会长,他能平事儿。

15年电影《谜城》,豆瓣只有5.5分,说“烂”不为过。

他为什么接这片,难道没有分辨力?

导演林岭东提过,剧组在选演员时,临时被当时定好的男主放了鸽子,古仔知道了,不计片酬,自己出钱入股、做出品人。

当时古仔有三部戏在身,听到我说这事后,果断调出档期加入《谜城》剧组,影片才得以顺利拍摄。我很感谢他。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只为有个好名声,犯不着这么出钱又出人。

林岭东指导古天乐的枪战戏

18年的第37届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他拿到影帝后在台上说的一席话,朴实,却力有千钧:

一个人最紧要的是有家人的支持

就像我们香港电影

所有人一起支持

我们才可以做得更加好

那一刻才知,为什么称他是“香港最后一个明星”。

讲义气说到底,是将友人和同行视如家人。

同心同力,才能同繁荣。

回到这部《犯罪现场》。

抛开鹦鹉“证人”的悬案,古天乐的双面悍匪,光是这对世纪CP的“复合”就让人想一睹究竟。

其中包含着我们对古萱,也对香港电影的一点期待——

回到过去。

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被CP粉们预定。

很快,古萱的大银幕秀也能看到(10月12日)。

不过多句嘴。

合作了,真的就代表了他们“有情况”吗?

其实CP粉早已心里有数。

在不在一起,真的不是最终目的。

一个细节里有答案。

早年古仔因普通话不好,每每接受采访,总把宣萱推出来讲,他负责附和。

多年后两人再做访问,则更多的是古仔讲,宣萱笑着看他滔滔不绝。

我们总说港片老了,香港影坛旧了。

但又怀念着香港艺人之间这种特有的“老旧”——

身份可以变,人气可以变,地位可以变。

但彼此之间总有东西可以不变。

CP粉饭的,是并驾齐驱的认同和激赏,是互助互补的提携和成全。

说到底,是一种让我们穿透岁月的稳定的信心罢了——

你看,美好的人儿一直都在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