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丰田车主都戴什么表?

丰田车似乎是普罗大众的“选车图谱”上永远无法规避的一个选项。

82年前,丰田刚刚成立汽车厂,创始人丰田喜一郎的梦想很简单,就是要“通过汽车,创造富裕社会”。82年后,丰田喜一郎梦想成真,丰田几乎成了“生活派”的代言人,无论是务实、皮实、家用等等词汇都能从丰田车上找到相应的答案。

现在,富裕社会如人所愿,那些开着丰田车的人们也对曾经恰到好处的“刚需”有了新的认知。

他们仍然被丰田车载着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方向盘上那双手成了生活轨迹的见证者,滴答滴答的腕表指针与发动机的轰鸣声一道,细数着压过的车辙,见证了岁月时光流转。

“它们都是我这十年的见证者”

十年前,赵女士刚刚结婚就做了全职太太,跟这个身份一同到来的,还有一台白色皇冠。

“他开家里的旧车子上班,把这台新车留给我开了”,赵女士口中的“他”正是她的爱人。这是赵女士拥有的第一台汽车,聊起当时的心情,她眼中仍旧有掩不住的幸福闪烁出来。

赵女士说自己特别喜欢白色,在她眼里,白色是公主的颜色,干净又高级。但实际上,赵女士却不是公主的性子,做了两年全职太太后,她就动了做服装生意的主意。

恰巧那几年日韩风风靡时尚圈,赵女士开着那台皇冠单枪匹马走南闯北,从十指不沾阳春水到风尘仆仆跑订货会,拿版、卖货。“累的时候连续几天不睡觉,就蹲在批发市场外面吃泡面”,赵女士说。

后来生意越来越好,赵女士就用自己赚的钱给自己买了一块白色的香奈儿陶瓷腕表。“吃苦归吃苦,但精致对于我来说永远都是必须的。”

十年过去了,赵女士早就买了无数块腕表,但唯有这款香奈儿陶瓷是她最喜欢的。赵女士总是说,“这块表的意义跟那台皇冠一样重要,它们都是我这十年的见证者。”

“想攒钱买块欧米茄”

印象中粗犷的普拉多与典雅的浪琴并不是一对很搭的组合,但薛先生说:“对我来说不存在搭配这回事,够用就行了”。

薛先生家在四线小城,毕业之后两年父亲给他买了这台车,名曰“开着去跑生意。”

薛先生非常乐意接手父亲安排给他的活儿,“一个是能亲力亲为帮我爸分担压力,另外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小城市,这个年纪能开一辆普拉多真是太有面儿了!”说到这儿,薛先生激动了拍了下大腿。

我问他,那你觉得什么样的表才能配得上你这台车?

薛先生想了想:“男人肯定都爱表,但是在我们这地方,差不多就行。”

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在小城市,人们对汽车品牌的认知远远高于对腕表的认知。迫于城市发展程度的限制,倒也在情理之中。

薛先生手腕上戴的是一款金闪闪的浪琴瑰丽,颇有些土豪的气质,但这块表跟那台车一样,都是父亲送的。

薛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块表我觉得也挺好,不过我还是想攒攒钱买一块欧米茄。”

“这表在首尔买的便宜了一万多”

伊先生有一台白色的卡罗拉,但是这台卡罗拉很少能出现在公司的停车场。伊先生每次被问到“为什么不开车上班?”都会很严肃的说:“开车成本太高了!还是地铁环保。”

伊先生的 “节约”不光体现在注重环保方面,据说工作七八年,伊先生没有请过任何一个同事吃饭,衣服更是“打折最好”,所以买车也是一样,伊先生的标准就是“开不坏,省钱”——买卡罗拉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

但没人能想到,如此爱惜金钱的伊先生居然对价格不菲且只具有装饰意义的腕表情有独钟。每每有人想咨询有关腕表方面的知识,伊先生总能拿出学富五车的架势,给人讲的透透彻彻。

“我的确有几块腕表,但都是在国外买的。”伊先生拿他最常戴的一块浪琴名匠月相举例子,“这块表我在首尔买的,比国内专柜便宜一万多。”伊先生说起自己的购表经历得意的甩了甩手腕。

“那另外几块表呢?”

“一般都不戴,放在家里时不时拿出来看看,就行了”。

伊先生还是那么“节约”,买卡罗拉为的是“开不坏”,买表要去国外买,还得省着戴。

“选择好的一定值得”

潘先生是公司里公认的“门面担当”,虽然头发明显看出有些稀少,但考究的衣着和每天精心的搭配总能表现出一种持续在线的审美能力。

潘先生说,自己是天平座,可能天生就对外表极其重视。再加上经常要同客户面谈的缘故,如何随时塑造出一种“精致感”已经成了潘先生的本能。

“比如买衣服时我会更偏爱范思哲这个品牌。”已经在职场摸爬滚打十来年的他,骨子里仍然有着对文艺范儿的执念。不止是服装,甚至是藏在裤脚与鞋子里的袜子潘先生都会根据穿着来进行搭配。

显然,对于如何正确发挥某一件单品的最大效能,潘先生已是谙熟于心。腕表亦然,对于他而言,这也是一件不可或缺的“配饰”。

“我手上这块积家是今年去伦敦休假时买的,其实比国内还贵一点,但是当时看见了就直接买了。”潘先生说自己有两块表,会根据不同的穿着选择其中一款进行搭配。

我问他“会觉得戴一块好表一定要配一台好车才足够完美吗?”

“我不这么认为”在潘先生眼中,汽车只是一个出行工具,选对即可。比如自己经常有商务洽谈的需求,所以买了一台雷克萨斯ES,“样子好看,好开,坐着舒服,足够了”,潘先生这样评价自己的车。

“但表不一样,表是有深厚积淀的,选择好的一定值得。”看来跟车比,潘先生还是对表爱的深沉。

“华为手环就挺好”

车和表,其实并不是一组固定搭配,而是人们自我意识的麻痹,车代表了出行品质与品位,表则彰显了身份与地位,长久以来就捆绑到一起成了组合体。

拥有一台凯美瑞的姜先生并不这样认为,车对于他而言是生活必需品,但跟柴米油盐一样,能满足家用需求就是一台好车,比如凯美瑞皮实耐用,就足够了。

对于表,姜先生表现的有些随意,为了回答我的问题,他无奈的让我看了看自己的华为手环。

“不想买块表吗?”

“不想,太贵了没必要。华为手环挺好。”

姜先生说,他对汽车和手表都不太感兴趣,虽然自己有台凯美瑞,但并不怎么开。相反,公司同事最常见到他的通勤工具是一台蓝色的铃木GSX机车

姜先生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骑上摩托的洒脱感,比开车来的直接,更酣畅更过瘾。戴华为手环也是因为能够记录一些数据,跟汽车和手表比起来,摩托车才是他致敬生活的最真实的方式。

“天冷了不考虑开车上班吗?”

“可能会吧,但还是想省钱把小蓝(摩托车)的排气改了,哈哈哈”,姜先生提起摩托车满心欢喜。

在这五位车主眼中,丰田车像是一位靠谱的“老伙计”,在创造、经历一种“富裕生活”的过程中,丰田车会恰合时宜的给到“三冬暖与六月凉”的慰藉。

但它更像一位忠诚的追随者,扎扎实实的承载着每一位车主的梦想,从生意人到城市白领,从阔绰富少到精打细算上班族,从女性创业者到追风少年,勾勒出形色各异的人生轨迹。

无论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还是走南闯北的日子里,丰田车都能本本份份的做好“老伙计”的角色,踏实又靠谱。

对于车主而言,丰田车是他们表明人生态度的底气,手腕上的点缀则是在满足刚需之后对人生态度的个性化定制。

可优雅可粗犷可奢华可运动,从中国到欧洲再到日韩,这不正是丰田期望中的“富裕社会”的多维姿态?

【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头条原创文章